Memories of my school days

in STEEM CN/中文last year (edited)

说到学校的记忆,要说我刚刚移民到美国的日子。从一个天天准备高考,被学习压得喘不过来气的普通高中生,到自由散漫的美国高中生涯。巨大的变化让我尝到了不敢想象的快乐。


十六岁的时候,我跟随着父母从天津来到了一个陌生地方,叫做新泽西。这里有一个非常小的小镇子,Millburn。和天津不同,这里只有一个高中,还是和旁边另一个镇子拼凑起来的。整个学校只有300多学生。

听亲戚的介绍,在美国的高中中,需要参加一些运动队;这个可以尽快地融入学生中。而大小喜欢踢球的我理所当然想要申请足球队。

是一个炎热的夏日,太阳直射大地,要是在国内,应该已经听到知了的叫声,但是这里没有。我背起自己的运动包从家中走向学校的体育场。这是我第二次来到未来两年内将要就读学的地方。上一次是申请转学。

那时候我都没有好好看一下自己的新学校是什么样子的。之后跑到另一个镇子上补习英文,和尝试打工。新移民嘛,谁没有经历过这些呢?!

今天,应该算我真正走入我的新生活。当我刚刚走到学校的体育场的时候,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广阔的草地分成了四个足球场和两个棒球场。当时我就发誓一定要加入校足球队,参加正式的联赛,以圆小时的梦想。

已经有几个高中生模样的人在那里说笑、玩球。如果我能顺利选入队中的话,估计他们就是我将来的队友吧。

这时有一名小姑娘向我走来,她的个子不高,大约在五英尺半左右,长着一头金黄色的短发,穿着蓝色啦啦队服。这让我想起了在中国时就看过的美国电影。她笑着对我说道:“你好,从来没看过你,新来的学生?”当然她说的不是中文。我急忙回答道:“嗨……”就在这时,我发现在家中练习了一个月的英文便如石沉大海一般,一点都找不到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看着我的木讷,小姑娘笑了。这是跟我说话的第一个同龄的美国人,完全没有在家乡的那种打诨逗趣的能力。

就在这时,一位老人救了我。那个人便是我们的教练。他招呼所有到场准备参加球队选拔的人招集到一起。今天是头一天球队集训,是申请参加球队的球员身体素质的测验时间,在今明两天内,我们要参加耐力和速度的测试。不能通过考试的人就没有资格参加校队。

第一天是长跑,作为一个在中国长大接受中国教育的我来说,最怕的就是长跑,记得在中考的时候,为了能拿到三十分的的体育成绩,我是历经的千辛万苦,最后才将一千米攻克下来。而今天的题目是两英里。虽然还没有弄懂英里和公里的换算,但是我知道两英里远远超过了一千米的长度……

十分钟,慢长的十分钟。当我冲过终点线的时候,我的眼睛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软软地坐在地上,大口吸着空气。过了几分钟,其他的人有的凑在一起开始传球;有的则和场内的啦啦队员聊天;而我则干脆躺在草坪上,充份享受着阳光的温暖。

真和电影里面一样。我呼吸着草地上散发出来的大自然的气息。看见刚才和我说话的女孩子和另一个啦啦队的成员坐在场边的板凳上。

“不能怂啊!”我给自己打气,“把英文说出来!”感觉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双腿又恢复了活力,便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这当然引起了坐在板凳上的人的注意力。“Wow, you know kungfu?”说到中国的文化,我可在行了。我答道:“孔夫子中国人都知道,是儒教的创始人呀。”看着她们诧异的眼神我不知道我说错什么了。

再一次,教练救了我,一声哨响把我们集合到场地的中间……

第二天的速度测试,我没有问题。参加测试的小球员中,我跑第三。没办法,一个犹太人和亚洲人组成的学校,我的爆发力应该算高的。就这样,我如愿以偿地进入足球队,经过一夏天的强化语言和增加体重,我终于打上了主力。

开学之前的最后一天,我们照常来到学校练球。只见一位穿着笔挺的西装的男人走到球场边上和我们的教练高谈阔论起来。有个队友对我说那是我们学校抓体育的副校长,如果得到他的赏识在自己的recommendation上大笔一挥,到大学里的奖学金就会如金山一般摆在你的面前。这时这位校长和队中的球员他热情的和一位韩国籍的后卫握手、交谈。看着眼前的景像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全队中只有我和那名后卫两个亚洲人。中国足球和韩国的渊源大家都是了解的。通过几天的训练我知道我的技术比他强多了,“I'll make you to notice me!”我心中暗暗的对那校长发誓。训练开始,教练将主力和替补分开进行对抗赛。不久我们就获得了一个前场任意球的机会。

由于球队的战术是后卫冲进禁区冲顶,所以右路的任意球便由我这名队中唯一的左脚前锋主罚。我站在球前,看了一眼站在球门之后的校长,他正全神贯注地观看着自己的球队的比赛。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心道: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中国人的功力。倒退两步,眼睛盯着球门的上远角。助步、摆腿,一切按按着自己的设想施行着。就在触球的一刹那,皮球便似咆哮的狂狮,急速飞出,走出一条弧线。这一球我使出了十成的力道,速度之快有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带着呼啸的风声;带着中华儿女在足球历史上对韩国人特殊的结怨;带着表现自己的能力的自信……

突然,我感觉到皮球走的路线有写不对,弧线变成了直线。门后的校长大叫了一声,急忙底头,皮球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尽管飞出了很远的距离,球速仍然不减,只听一声清脆的声音,足球砸到了校长的车窗上。好在校长开的是宝马,那时候还没有特斯拉生产的卡车,如果放到现在,校长又是Elon Musk的粉丝的话,那前窗估计也得在我的『少林大力金刚腿』的力道下支离破碎了。

留下的是只是我和校长张着大嘴望着对方的静止的镜头……Man,he surely noticed me now。


开学了,由于在新泽西公立高中足球联赛的第一场比赛中我便攻入了一球,因此身穿九号球衣的中国人很快成了学校里的公众人物之一;原来成为一名运动员还有着种奇妙的功效:尤其是走在学校大楼的楼道中,来往的学生时不时地会抛来的甜甜的笑容和问候,感觉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唷。学校小还真是有好处,各个年级都认识我了。

很快,已经是十一月份,天气开始转冷。虽然新泽西州和辽宁属于同一纬度,但是几乎并不是很冷,我仍旧穿着短裤和T-shirt 上学。一个阴雨的星期五,我们打到了联赛常规赛季的最后一场,在积分榜上我们比第一名差两分,而今天出现在球场另一边的正好是联赛的领头羊。只有打败他们我们才能作为Essex County的第一名,进入前八强。这是我们的主场,看台上已经坐满了本校的同学。教练对我们说道:“We did go this far,one more game,we'll be in the final,listen to the crowd,everyone supports us. come on,let's make it happen。”大家兴奋的走出更衣室。

但是事与愿为,89分钟过去了,仍然没有人打破僵局。并且我们的右前锋,新泽西的all star球星因为两张黄牌被罚下场。裁判员开始高声的倒计时,我们在左边获得了一个角球。我并不擅长争顶,到这时候我一般都是在禁区内扯动,给后面插上的人制造一些机会。

角球发起来,只见那是一个前点的低平球,没想到这个球是传给我的,自己的身体已经前倾,球在身后了。顿时心中真是一万条“草泥马”欢快地跳跃着。不及细想,几乎是身体下意识的反应,拧腰转身,右脚够向飞驰的足球。就在失去平衡那一刹那,碰到了球皮。

倒地,我听到看台上沸腾了。场边的喇叭里响起了“Goooooaaaaaaaaal”,球进了。

“Yeah!”我一下子沸腾了。没命地向场边啦啦队跑去,在我的脑海中,我要在看台前做出了自己想往以久的庆贺动作━━两个手翻接一个后空翻,然后帅气地搂住两个啦啦队成员。

我太兴奋了,以至于用力过大,空翻后重心不稳,连退了三大步,直接砸进啦啦队的中间,坐到了地上。

丑大了。不过我的出丑好像没有影响大家的情绪,看台上的观众纷纷冲进了球场。啦啦队员们,在一边喊着“Tan the man!”的同时将我拉起来。这时候,还是那个金发女孩,给了我一个熊抱。

“嘿嘿!”虽然和我想象中的帅气不同,但是结果差不多。突然,听到身后一阵叫喊,我被除了守门员另外的八名在场队员重重地压在了人肉堆之下……


进八强了,整个学校都在欢庆。其实在美国足球并不是这个热门的体育项目,只不过我们学校的橄榄球队四年不知道什么叫做赢球的战记使大家更多的关注起足球来。

又过了一个星期,我们迎来了四分之一决赛的对手。一群高大魁梧的球员从客车中跳了出来。对方的球队中参杂了不少黑人队员。虽然足球不像篮球,黑人拥有着绝对的优势。但是在体育方面他们的天赋也是众所周知的。再看我们这群亚洲和犹太人组成的队伍,估计今天的比赛我们在身体素质上不占优势。

这时候教练叫到我的名字。“今天Adam停赛不能上场,反击就看你了。”(adam就是上一场两张黄牌罚下的右前锋。)我点了点头。我们在场上的队员,速度就我最快了。

比赛进行了三十多分钟,但是在对方出众的身体素质的笼罩下,我们这只四四二平行站位全攻全守型球队确实失去了体能和速度的优势。上半场比赛就要结束了,对方的阵型压得比较靠前,我们的后卫线一脚斜传,打在坐路对方后卫的身后,我迅速起动,从中线甩开对手的盯人急速插上。在禁区角得球准备传中给右路插上的队员。

忽听后面人叫道:“Man on!”只见被我甩掉的防守队员又一次冲了上来。踢过球的人都知道,禁区和中线的距离是多少。对方在我甩掉之后居然还能追上,难道会飞?我急忙扣球,刹那间闪过对手,右脚再向前趟,再次晃过对手。在与小禁区平行的位置拔脚准备传中。忽见对方中卫补位杀到我的面前。就在我起脚的同时,对方已经做出铲球的动作。

一声巨响,对方的中卫的脚、足球和我的脚紧紧地撞到了一起。霎那间疼痛钻心,左脚失去了力量,我倒在了场上。队医和担架迅速跑进球场。我的脚已经肿得不成样子,队医不得不用剪刀将我的球袜和护腿剪断才将我的脚解放出来。

“骨裂,一个月的恢复期”这是医生最后的结论。第二天我拄着拐来到学校,得知球队一比四被淘汰出局了。当天下午我们再次聚集到球队的休息室里,教练说道:“今天的赛季就到这里结束了。大家都表现的非常优秀。明天当你们都成为senior的时候,你们将会打入决赛的。”(我们队中绝大部份是十一年级的球员)

我艰难地走出休息室,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球场,“明年,明年我还会回来的。”

https://steem.buzz/steemit/@steemitblog/100-days-of-steem-day-4-weekly-content-challenge

Sort:  

拍拍拍

美国好啊
啪啪啪

给啊酷学生时代👍拍手5⃣👏
!shop

 last year 

谢谢安妮。5啪

你好鸭,lnakuma!

@annepink给您叫了一份外卖!

清凉夏日必配娃娃雪糕

吃饱了吗?跟我猜拳吧! 石头,剪刀,布~

如果您对我的服务满意,请不要吝啬您的点赞~

Thank you for taking part in the 100 Days of Steem Weekly Content Challenge.

This is a great post about 'Memories of my School Days'.

I hope your team won the following year.

The Steemit Team

 last year 

Thank you.

No, we did not win the following year. We had lacked behin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season. The team had some crucial players with injuries.

Coin Marketplace

STEEM 0.38
TRX 0.06
JST 0.041
BTC 32677.25
ETH 2057.83
USDT 1.00
SBD 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