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暹罗》,少年故事

in cn •  8 days ago

文/微我无酒

如果爱一个人,怎么会不害怕他的离去。

mew说。

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所有他爱的爱他的,都已经消失。有的消失在童年稚气的疑问,有的消失在黑白键温柔的余音,有的,就这样消失于夜色深处,和光怪陆离的霓彩一样遥远。

什么才是悲伤?

是失去的亲人,垮掉的家庭,母亲脸上明明崩溃却坚忍到几乎冷漠的神情?

还是这一切的一切,如同退去的潮汐,只有浅浅的水痕记载它曾经来过,轻轻温暖过年少的心;它幻化成亲情或是友情的形状,那样的洁白芬芳, 却又在人闭上眼睛细细体会的时候悠然抽离。

mew度过的是这样的少年时代。不知双亲在哪里,永远的失去了慈祥的阿妈,童年的朋友散落天涯。于是把音乐当作生命,一个人写歌一个人生活。即使走在一大堆“朋友”中间也能轻易看到他那被清冷环境打磨得过分清亮的眼睛。

怎么会不寂寞呢?这样的,连一首情歌都写不出来的时光,它这么久。

所以,重逢的时刻mew会一直一直贪婪的说话,有点聒噪却又不能够清晰地表达。

“寂寞得可怕。时间越久,就越是想念。如果真的爱一个人,我们能够承受必须分离的那天么?”

这样的话,仅仅是在屏幕前静默聆听,心也恍然惊动。

我们都曾年少。 都曾捧着一颗干净柔软的心,想要用它敏感的触觉,直面这个世界。然而。可是。谁能以这样的姿态一直到老。

因着年少的矜持和腼腆,世界碾过的划痕带来的钝痛封入血液在暗处流成了河。也因着年少的矜持和腼腆,我们拥抱着寂寞坦然的微笑。

亲人的离开总是那样的义无反顾和决绝。从来不会给抗辩或后悔或乞求或道歉的机会。友情的阙失亦如同在心上开了一个风口,那些小小的温润的用来稀释误会的话语在说与不说之间反复不定,勾磨得五脏六腑都微微发痛。喜欢的东西,迷恋的事物,像是极光如同霓虹比如音乐类似爱情,只能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不停的迷路。

mew最后还是笑了。虽然苦涩。

这不是一个关于同性恋的故事。仅仅是,一个少年,对所有温暖感情的需索。因为从未得到,所以才这样的贪恋和不甘,依赖到偏执。

然而这样一番情怀,又能说给谁知道。

笑。是终于明了。既然既然,无法承受必须分离的那一天,不如,少爱一点。


我们必须接受,无论我们在哪里,所爱的人不在身边了,这样,就是寂寞。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ort Order:  trending

nice..Hello good Morning here bro and Also tell me how I can earn good.And tell me the way you are working.Taking a good hold of you in the same way.I'm new to everything I do not know so much to tell me everything. 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