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在历史中的位置(二)Christmas history location 2.|月旦评

in #cn2 years ago (edited)

本文是《圣诞节的历史位置》系列第二篇,写在2017年12月25日圣诞日。

意在理清圣诞节这种世界性节日的历史线索。

计划是写三篇的,一口气写完了,就全发了吧。第一篇:圣诞节的历史位置 上

wesley-tingey-182283.jpg

然而,我们必须承认的是,由于这种逻辑的出现,世界大战才会发生。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德国的黑塞发表演说说,世界大战的发生,是因为基督教信仰衰微了。我们不难发现,基督教的共同体是普世的,它要求人们通过爱基督爱人类;而国家教育是违背普世价值的,它要求人爱自己的国家,仇恨其他的国家。

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在开明和进步当中,爆发这样的灾难。

像里根总统这样美国社会的中坚力量,他的精神依据,不是来自于所谓启蒙型知识分子所想象的那样,通过开明、宪政诸如此类的东西来实现的,而是依据基督教的信仰,而这恰好就是启蒙型知识分子所嘲笑的东西。

里根2.jpg

“我们永远不会出让我们的自由。我们永远不会背弃对上帝的信仰。让我们为所有那些生活于极权主义黑幕中的人祈祷。祝愿他们发现认识上帝的喜乐。但是在他们认识上帝之前,我们必须警觉,只要他们继续鼓吹国家的至高无上、宣扬国家对于个体的万能、并预言它将最终统治全人类,他们就是现代世界的邪恶中心。”——罗纳德·里根

我们无可否认,美国社会相比欧洲的世俗国家要有活力得多。在这个层面上,我们不难发现,上到美国总统这样的人物,他们的就职演说是要对《圣经》宣誓的;下到基层的社会组织、法院、美元,基督教的影响也占了非常大的一个比例。

如果说我们要分析这种信仰的力量为何会贯穿于整个国家内部的话,我们又要转向教会在组织结构和社会基层所发挥的作用。

在国家产生以前,教会在社会组织当中,除了我们前面讲到的教育以外,它还充当了一个凝结核的作用。教会是一个自发的组织,有各自独立的团体,有非常强的组织机构。最早欧洲的教会通常是处在社区自治的状态下的,在一个自治社区当中,教会里的人不是彼此了解,也是知心知面的。十九世纪欧洲的宪法,如果说是由国家产生的,不如说是建立在教会的习惯法之上的。也就是说,一个教区的同胞,只要不遵守习惯法,他们就有被逐出社区的可能性,而在此之上,才是所谓的国家宪法这样的东西。

从这个意义上,你就不难发现,同一个教区的成员为什么互相帮助,遵守社区的规范,从不触犯宪法,并且正直和勇敢是可贵而且被认可的品质。相比之下,像布斯堡或奥斯曼帝国的顺民那样,为了生存下去,苛刻地对待自己,苛刻地对待自己的妻子和儿女,尽可能不尽社区的义务,前者是在后者歧视链之上很多的。我们也可以说,一个独立自治的教区,比一个大一桶帝国的逼格要高得多。

在这样一种拥有强大组织力的社会当中,即使是出现了什么大的变故,影响也是不会很大的,也就是说,他们的抗压能力很强。相比之下,我想很多人都经历过一个人独自到大都市来的无助感。自由主义者所倡导的那种绝对的个人意志的自由,不受团体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的限制,我本能地觉得,他们是极其脆弱的,而且是和普通人剥离开来的。我们不难发现,在一个强大的历史变动当中,一个高压或者是其他因素造成的极其困难的环境下,教会显得非常强大而耐压。而没有宗教背景、纯属世俗的团体,尤其是知识分子的团体,即使在他们繁荣的时候显得特别强大,但是在困难到来时总是不堪一击,像泡沫一样迅速破裂了。

微信图片_20171227201444.jpg

像马克思,安兰德那种绝对的无神论者,在他们的笔下,依然是摆脱不了《圣经》的那些意象修辞的。像这种矛盾的东西,你可以在很多地方发现痕迹。社会组织这种东西,你可以把十九世纪以后的列宁主义政党,看成是一个没有上帝和基督的反面教会。它的组织形式,党支部书记其实就是一个相当于教区牧师的角色,在牧师给你讲经的礼拜天,党支部书记也召集他的党员什么的,学习马克思的著作, 做阶级斗争,讲工人团结的道理诸如此类的东西,一样是提供养生送死多方面服务的。

也就是说,在他们的自由主义理论当中,有一个非常大的缺陷。如果一个普通人信仰了原先最合理的自由主义的话,那么他的生活是极其孤立无援的。相反,你要是有团体,不管是什么团体,你在社会上生存的安全和保障都要大得多。

从这一点我就可以说,或者是说,倾向于这种说法,就是没有信仰的团体,不管是从政治角度还是历史发展的实际情况来看,它都是极其短命和脆弱的。也就是说,世界历史的继承者,最终依然要属于有信仰的团体。

现在,我越来越倾向于这种假设,就是说,我们现在所当作开明和进步的东西,与其说是开明和进步本身,不如说是基督教文明在高度发展以后,产生出来的剩余资产。而我们拿着这些剩余资产,发挥了腐蚀和摧毁原来的文明产生的基本力量的作用。并且我要说的是,这个文明产生的基本力量,过去现在未来依然是基督教和基督教会,没有了他们的内在组织的话,我们现在的文明不太可能会存在。

也就是说,如果世界发展的潮流是人道主义的自由和文明的话,基石是在西方世界的;而所谓西方文明的东西,基础是围绕基督教而产生的;最后,基督教中最重要的节日,就是我们现在所熟知的圣诞节。这就是我们之所以无法抵制它的原因,也是圣诞节在全世界范围内,如此重要非同寻常的原因。

最后,让我们像迎接春节一样迎接圣诞,提前祝大家2018年新年快乐!

(全文完)

steemit.jpg

Sort:  

我在想,你家里该不会有一本圣经吧?^_^

有呀,《圣经》在文学史中的地位也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