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在历史中的位置(一)Christmas history location 1.|月旦评

in #cn2 years ago (edited)

本文是《圣诞节的历史位置》系列第一篇,写在2017年12月25日圣诞日。

意在理清圣诞节这种世界性节日的历史线索。

wesley-tingey-182283.jpg

我们要讲圣诞节在历史中的位置,首先就要搞清楚圣诞节是个什么东西,也就是说,理清基督教在世界历史当中的脉络。

我首先要说的是,我不是基督徒。我是传统意识形态教育当中产生的一份子,这就是说,一直以来我都是被塑造成一个无神论者的,这虽然是先决条件,但是无法阻碍我讨论这个话题。

如果说教科书教给我们的东西符合史实的话,就是说,教会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背景,这种背景可以是基督教,可以是伊斯兰教,大体上扮演的是一个负面的角色,类似中世纪欧洲的“黑色岁月”的话,那么我们不妨得出结论:文明、启蒙和进步才是世界的主流,而启蒙是冲破了宗教世界的枷锁,才能够解放,并且得到自由。

这就是说,我们模模糊糊地倾向于一切自由和解放都是比较好的。我不知道什么叫做解放,但是假如你在考虑这件事情的时候,思考不同思想的传统和社会结构之间的关系,你就会发现,除了这种非常抽象的理论之外,基督教本身还存在一种组织结构和社会基层的问题。

在西方的文学作品当中,例如说是欧洲文学经典之内,按照启蒙突破了宗教世界,使得社会逐渐趋向进步的线索,人文主义应该在文明历程中占绝大多数,但是你很快就会发现,即使是这种人文主义的作品出现,或者说,即使是这种代表欧洲(特别是法国)的启蒙性知识分子,他们的出现依然只是一小部分,只是整个庞大社会上的一小撮。

通常启蒙的观念告诉我们,这些世俗的人文主义者应该是解除了基督教的束缚的。在法国,这种演变路径基本上是相似的。就是说,十八世纪以来,宗教世界的力量大大地削弱了,或者说,国家剥夺或很大程度上剥夺了中世纪教会的权力。

如果说国家从中世纪教会手中拿走了权力的话,那么最大的权利,就是教育的权利。国家教育、义务教育这些事情,如果做不到才是错误的,但是如果你了解一些西方历史就不难发现:教育原来是教会所主办的,现在国家用纳税人的钱兴办大学,世俗的大学产生了世俗的知识分子,世俗的知识分子通过改革教育控制了最基础的学校教育,最终掌握了塑造人类,也就是塑造儿童心灵的权力。

问题在于,国家把儿童从教会手中抢过来,是为了掌握塑造国民的权力,而不是为了塑造开明和进步的目的。他们要这些国民效忠于具体的国家,比如说奥斯曼或者德意志,让他们为国家牺牲自己,让他们把国家看成比宗教重要。例如说你可以有不同的信仰,但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我们的国民,效忠于我们国家。

steemit.jpg

Sort:  

对宗教与国家意志的见解很深哦

不敢当,来自斯宾格勒

我也不清楚欸,学术网站应该在学术论文平台上找,其他的话谷歌大都可以索引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