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与问责

in cn •  8 months ago

“责任”一词,我们用得并不少。随时会听说:“保安有责任检查来访者”、“护士有责任看护病人”、“教师有责任指导学生”、“银行有责任替客户保密”、“列车有责任向乘客通告运行信息”、“国家有责任保护其公民人身不受侵犯”,如此等等。如果竟有人问你“什么是责任?”想必你会一笑置之:难道还值得解释吗?
不过,如果有人问你:“员工准点上班的责任”与“列车正点到站的责任”有区别吗?为什么迟到的员工受到追究,而误点的列车无人追究呢?此责任与彼责任并不相同吗?这时你可能有点糊涂了:难道如此简单的“责任”概念竟然也这么复杂?

现在你得承认,对于“责任”概念的分析,未必很简单。

责任的首要特征是,它一定是一种受约束的行为;自主选择的或随心所欲的行为都不能构成责任。对行为的约束既可能来自某种社会力量,也可能来自人们自身的观念,而观念必定是在社会中形成的。因此,责任产生于社会,孤立的个人不可能有什么责任。任何社会产物都不会是瞬间出现的,而是形成于某个或长或短的历史过程中。凡是历史地形成的观念,必定有相当的稳定性,甚至已成为一种无意识的、近于本能的习惯。责任恰恰就是如此。

任何责任都具有两个要素:行为与约束。例如,准点上班是员工的一种责任行为,而员工纪律则是对员工行为的一种约束。对于不同的责任,责任行为与责任约束可能是很不同的。责任行为可能是一次性的(例如到达某地),也可能是连续性的(例如把守着大门);可以是很简单的(如按时发信号),也可能高度复杂(如培养后代);可以十分明确(例如在门口站岗),也可能非常模糊(例如对社会施行良好治理)。责任约束可以是先导性的(例如上班员工被预定的任务约束),也可能是后惩性的(例如不履行合同者将受罚);可以是刚性的(例如准点上班),也可以是弹性的(例如作家必须创作格调高尚的作品);可以是成文的(如员工守则),也可能是不成文的(如对配偶忠诚);可以有明确的追责者(如惩罚迟到员工的主管),也可能没有任何问责机制(在失去控制的官僚制度下对官员的追责就是如此);可能依赖于个人良知的约束(例如父母尽养育子女之责),个人良知也可能完全不起作用(例如为保持健康而约束不良嗜好)。

不同责任之间既然有如此大的差别,就很难笼统地谈论责任,而应当依赖于适当的分类,且挑选那些特别感兴趣的类型加以考察。我相信,下面的分类法颇具解释力且便于应用。

法律责任 顾名思义,法律责任就是由法律明确界定了行为边界与约束机制的责任;或许,称为“法定责任”更为合适。例如,遗弃自己子女的父母(无论离异与否),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因为婚姻法已明确规定,父母有抚育子女的责任,推卸责任者将被起诉,并受到一定的法律制裁。无论从履行责任与有效问责两方面考虑,法定责任都是最明确的责任,因而是最规范化的责任。相对而言,非法定责任既不便于履行,更难以问责,因而就规范性而言只能算较低级形式的责任。因此很自然,一个社会法定责任愈多,非法定责任愈少,社会治理就愈有效。当然不可能将所有的责任都变成法定责任。例如,总不能通过法律规定,每个人对朋友有兑现承诺的责任吧。但将尽可能多的责任变成法定责任,这件事本身,就应成为执政者的最重要的责任!你想必还记得,四人帮在法庭上否定了许多指控,其理由是他们不过是在执行党的既定方针。从法律的角度看,他们的说法并不全错:他们明显地要承担的许多责任,并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而在法庭上,除了法律以外,法官并无其他依据可用。这不禁让人想,在“前30年”中,究竟制定了多少法律去规范人们的行为?甚至可以说,究竟有多少人想到还需要法律!连最高领导人都干脆说宪法没什么用处,还能要求审判四人帮的法官们有降妖的法宝吗?
纪律责任 1976年河南信阳地区发生特大洪灾。在救灾的关键时刻,当时的国务院主要负责人因完全私人的原因不在岗位上,以致耽误了作出重大决策的时间,终于酿成难以挽回的特大灾害。在这件事情上,当事人并无法律责任;那个时代谁会想到为这类事情立法?但不能说,政府机构就没有一个内部条例,规定包括政府首脑在内的公职人员应坚守岗位,至少在紧急情况下能随时到岗。因此,并不能说,当时的负责人没有责任——这就是纪律责任或行政责任。行政责任受行政纪律的约束,在形式上很类似于法律责任受法律的约束。但相比于法律责任,纪律责任要宽松些,规范性稍差,问责的压力也相对小些。

道义责任 即受社会道德准则约束的责任。例如,文革年代的政府负责人,对于文革中的种种恶行,例如迫害与虐待国家主席,并不负有法律责任,因为并没有法律支持他抗拒最高领导人的意志。他也不能担负纪律责任,因为没有任何一条政府纪律允许他去干预文革“大方向”。况且,那时政府几乎已名存实亡,主要权力已转入中央文革!尽管如此,这位困局中的负责人还是有责任的——这就是道义责任。某一件事情——例如在刘少奇的专案结论中写上“叛徒、内奸、工贼”——即使法律与政纪都未禁止你这样做,难道道德准则允许你做吗?你与刘共事几十年,当然知道刘不是叛徒、内奸、工贼,而在报告中一定要写进去,其行为就构成诬陷了。这岂不有悖道德,能不承担道义责任!

坚持道义责任,就意味着:诸如深文周纳、陷害忠良、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贪赃枉法、假公济私等等败德行为——无论依据旧道德还是新道德,都没什么两样——都应当坚决摈弃,即使这将给自己带来损害也在所不惜。很多人未必不知道道义的价值,但在权衡利害之后还是选择了顺从权势,违背道义。例如在荒诞的大跃进年代顶不住权势的高压,弄虚作假,造成严重后果。你说自己并没有犯法,因此不负法律责任;你也知自己没有违纪,因此不负纪律责任;但弄虚作假就是败德行为,难道你也能说没有道义责任?在道德的法庭上,你能为自己作无罪辩护吗?与纪律责任比较,道义责任的约束更加宽松,规范性更差,除了社会舆论的品评之外,再无问责的力量。
良心责任 让我们展现一个文革中随处可见的场景。现在,一个可怜的受害者就在你的眼前,他四顾无依,惊恐怖竦。打杀之声四起,拳头棍棒正在逼近受害者。但你心知他是一个无辜者,绝不忍心亲手加害于他。对整个事件你没有法律责任。你还利用自己的行政权力,支开了几个狂热分子,对于事态的恶化没有行政责任。有人要你指证受害者的莫须有的罪行,你断然拒绝了,在投其所好与恪守道德之间,你选择了道德,你并无道义责任。尽管如此,你依然未能保护住近在咫尺的受害者,一个不顾一切的狂徒还是冲上来将其杀害了!你惊怖,你怒火中烧,又无可奈何,终于在泰山压顶的恐怖之下保持沉默,不置一言。更甚于此,你还不得不强打精神,在不能不有的随后表态中肯定了凶手的“革命行动”。在这一幕惨剧的终了,你已无法承受良心的重压,终于瘫倒了。对于这一悲惨事件,你负有责任吗?你做了你当时几乎能做的一切,看来你没有任何责任。但是,你依然无法释怀,仍然感到自己负有责任,你为自己不能谴责暴行的畏怯而羞愧难当。

不仅不参与恶行,而且公开伸张正义——这就是有良知者的良心责任。这个责任实在过于沉重,竟然很少有人能承担得起,这使人世间少了许多优美的故事,对于人性的崇高也少了很多期待。

良心责任与道义责任似乎有所重叠,在实践中几至难以区分。但我宁可强调它们的微妙区别,以免忽略了对于良心责任的担当。良心责任的约束已经宽松至极,对它几乎完全失去了问责的理由与可能。因此,在现实生活中,仅寄望于良心责任几乎等同于无责任!

我们已经分别考察过了四种责任:法律责任,纪律责任,道义责任,良心责任。其中法律责任是最基本的,相对较易担当,因而应当成为每个人处世的底线。法网恢恢,且法内法外界线分明,一旦有所失责,在追责中根本无所逃遁。其他几类责任的层次渐次增高(就其所体现的人道价值而言),而担当的难度也渐次加大,责任的规范性则渐次减弱,责任的界线渐次模糊,对责任的约束力与问责的力度都渐次降低。其中,良心责任的层次最高(就其精神价值而言),其担当的难度最大,规范性最差,界线最模糊,约束力与问责力度最小。就对责任的约束力渐次减低这一点而言,可以说四种责任有渐次弱化的趋势。

四种责任的追责方式很不相同。毫无疑问,法律责任只能在法庭上厘清。除了某些法律上已有明确规定的“渎职罪”之外,纪律责任通常由适当的行政机构或临时性的专门委员会追究。至于道义责任与良心责任,则通常不是任何强制性的问责机制足以明晰责任的。对于公众人物而言,道义上的失责并不能逃避媒体与公众的拷问;即使是良心责任,也难免成为人们说长论短的谈资,更难免成为学界热议的对象。不过,对于道义责任与良心责任的真正认知,主要还是有赖于当事人自身的反思或自省,良心责任尤其如此。

既然不同层次的责任,其问责的方式与手段都不相同,在问责时就应区别情况,分别对待,不可一概而论。在已过去的非常年代,如果人们在狂热的争吵与打斗之中,稍稍冷静地思考一下,理清不同责任的关系,难道不会减少一些无谓的纷争,免除一些莫名其妙的牺牲吗?然而不幸!这种理性的复苏并没有出现,大概那时也不可能出现,这就在劫难逃了。

于是,理清责任与问责的层次、类型,就成了当代人的义不容辞的责任。那么,这个责任应归属于哪一类呢?这可不是一个笑话。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ort Order:  

Congratulations @chaplin! You have completed the following achievement on Steemit and have been rewarded with new badge(s) :

Award for the number of upvotes received

Click on the badge to view your Board of Honor.
If you no longer want to receive notifications, reply to this comment with the word STOP

Do you like SteemitBoard's project? Then Vote for its witness and get one more award!

佩服

Posted using Partiko Android

Congratulations @chaplin! You have completed the following achievement on the Steem blockchain and have been rewarded with new badge(s) :

Award for the number of upvotes

Click on the badge to view your Board of Honor.
If you no longer want to receive notifications, reply to this comment with the word STOP

Do not miss the last post from @steemitboard:

SteemFest³ - SteemitBoard support the Travel Reimbursement Fund.

Support SteemitBoard's project! Vote for its witness and get one more award!

Congratulations @chaplin! You received a personal award!

Happy Birthday! - You are on the Steem blockchain for 2 years!

You can view your badges on your Steem Board and compare to others on the Steem Ranking

Vote for @Steemitboard as a witness to get one more award and increased up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