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己的战争

in cn •  27 days ago 

今天,人类有充分理由欢欣鼓舞地庆贺自己的巨大文明成就。但在蓦然回首之际,却发现处于朝自己开战的不幸境地:现代人竭尽全力争取解放,却营造了禁锢自己的牢房;争取丰饶,却奔向贫困;争取欢愉,却迎来了烦恼;争取轻松,却赢得了沉重;争取高雅,却陷入了低俗;争取空闲,却空前忙碌……。总之,人们发起史无前例的攻势,全力去摧毁自己奋力建树的一切,让自己得到与本来愿望恰恰相反的东西!

人类竟然真正向自己开战!这是何苦呢?

丰与欠

人类在什么年代最贫困?就在当代!哪个年代都不像今天这样,人们痛感到自己的欠缺;从来都不像今天这样,不可遏阻的冲动就是四处去寻觅自己需要而缺少的一切!

尽管衣柜中堆得满满的,却不再有一件看得上眼的东西;冰箱中那些堆放多时的食物已经吃厌,竟不再有一样可以下口,只能处理掉了;偌大一个超市,哪能找到几样中意的东西?如果餐桌上仍然是那老三样,宁可不吃也罢!真是,这年头,饿饭的时候就是越来越多,谁愿意去吃那些大众化的食物?人家都隔三差五上野味馆去了,总不能留下我一个人甘做土老冒吧?每天回家,望着自家那几间陋室的尊容,就使人丧气,那只能当作流浪者的收容所,哪是体面人士的下榻之地?都什么时候了,怎么也不能随便钻到一个徒有四壁的洞中栖身!无论它面积有多大,毕竟脱不了“经济实用房”这种恶名,那怎么能成为有品味人士的归宿之地?至于代步工具,就更别说了,望着自家车库中那辆破车就憋气,实在没有颜面开出去,停在一色的名车中间,叫人将脸往哪里搁。

凡此种种,无不让人觉得压根儿陷于贫困中!

但是,老奶奶还在一股劲儿唠叨,说什么今天的人太不知足!这个酸样也能叫人知足?

认真算起收入来,怎么说也不比往昔差,却就是感到穷不可耐,到底是谁作的孽?

还不是你自己——你在发狂地煽起自己的占有欲、不顾一切地将看到的一切搬回家去之际,你那贫穷的感觉就再也挥之不去了。

乐与悲

就算衣食无愁,也叫人乐不起来。开心的事儿也实在太少,几家玩腻了的娱乐场所,翻来覆去就是那老一套,再没有一点刺激了;那些该死的笨鸟就不能想出点新花样出来?再开心的乐子,也不能重复三遍,那已是人的耐心之极限,宇宙规律啊,没人不懂的。

什么KT房、卡拉OK、轻歌曼舞、听书观戏、溜冰跑马,那也不过是一时的快活,总不能当作长久的消遣。就算找到一个好乐子,潇洒过一回之后,也没有一丝快乐可以回味,毋宁说是乐极生悲,郁闷透顶,那种烦恼,实非常人所能忍受,比“什么乐事都没有”更坏。

真的,自从盘古开天地,就数今天的人类最不快乐、最多烦心事、最厌倦人生!难道你不曾听说,抑郁症患者、精神病患者、悲观厌世者、自杀者的数字在节节攀升,而且愈富裕的社会愈严重?富甲天下的日本佬快乐吗?据说自杀率已经是世界第一了。

目睹这一切之后,你如果仍然坚持认为,现代文明将每个人变成了快活神仙,那就真是愚不可及了。实际上,文明人类几乎无真正的快乐可言,甚至还不及自得其乐的非洲布须曼人呢。

是谁使文明人类沦落到如此悲惨境地呢?

还不是人类自己!正是人类太不安于现状,过于追求快乐,以至于陷入虚乐、淫乐,哪还能免得了乐极生悲!

轻与重

现代文明将人类从谋生的重负中解放出来,看来绝无疑义。想想两百年前的衣食之谋何等艰难!那时的人们何曾梦想过什么“8小时工作制”?而今天大多数人每周工作不超过40小时,每年还有节假日无数。文明社会即使百无一是,也不能否认它使人活得更轻松吧?

然而,你听到周围有几个人在说,自己活得很轻松?恰恰相反,抱怨生活压力沉重的人恐怕比任何时候都多。而且,生活的重负几乎从一出生起就开始了。

如果你的孩子还在幼年,他能不在各种培训班中与同龄人拼一个你死我活,岂有轻松可言?进入学校之后,就真正上战场了,那里只有厮杀的紧张,何来玩乐的轻松?进入职场之后,那就进了竞争的绞肉机,要么你将别人吃掉,要么你吃掉别人,还想在那种百战之地当快活神仙?

你没听说,一些本应前途无量的年轻才俊,活生生落得“过劳死”,倒不是死在扛两百斤重物的矿井中——那种情景今天已不常见;而是死在窗明几净的写字楼里。似乎舒适无比、轻松无比的当代白领,哪来的要命劳累呢?那就去问那些挣大钱的白领们吧!如果以为只有白领才过得沉重,那也不是事实。奋斗在职场上的千千万万劳工、摆摊设点图什一之利的商贩,岂能轻松度日?想做了无牵挂的快活神仙,那就只有偷渡到加拿大这样的傻瓜国家白拿救济去。

为争取文明进步而奋斗的人们,不就是指望从生活枷锁的重压下解放出来吗?而今天的现实却是:未见轻松,重戴枷锁!

何以至此呢?还不是人类自身的贪心!人们太急于获得惬意的享受了,太急于出人头地了,太看重成功后的轻松享乐了,而为此就只能给自己戴上如牛负重的枷锁,这真是求轻得重啊!

雅与俗

今天的街头巷尾,都不乏传统艺术爱好者三五成群,拉着二胡,哼着京剧,少不了吸引一小群拥趸。你欣赏这种风行了多少年的雅兴吗?且慢!今天时兴的可是另一种雅兴。可不,让年轻人趋之若鹜的流行歌;在大型演唱会上让无数人如痴如狂的当红歌手;将歌厅乐场震垮的摇滚乐;让所有入场者发疯地参与的狂欢……。

所有这些,每日每时都在俘获着亿万人的心;只有这些才被媒体看重,才上得了娱乐媒体的头版头条,才能出得了明星、巨星、天王,这还能不叫雅?简直风雅之至,雅到头了!与这种雅相比,没几个人捧场的那些老古董算什么!

然而,如果一种艺术到了人人都可参与的地步;如果连迈克·杰克逊这类满身毛病的人都被奉为娱乐界圣人;如果几乎所有传统的艺术界人士都与流行艺术保持距离……,那么,当你给当红巨星们戴上高雅桂冠时,不会有些踌躇吗?对于不少人认同的雅,你能毫无保留地认同吗?你不会觉得,实际上这是一种不折不扣的误置与颠倒吗?那种被误认为雅的东西,难道不正是一种地地道道的俗吗?

当然,俗未必不好,社会也未必不需要俗,但雅与俗的真正分野究竟何在呢?

如果承认:今天一些人所崇尚的雅,原不过是俗而已,那么,是谁造成了今天的俗呢?当然不会是别人,正是那些最热衷于艺术的人们。他们太过于要出奇制胜、推陈出新了,他们过早地视传统艺术为俗物,过分地追求独具一格的“雅品”,他们终于胜利了,赢得了大众,但他们迎来的并不是雅,终究不过是俗、直至俗不可耐。

雅与俗的这场搏斗有如此结局,谁会预料到呢?

久与暂

永恒,远不是常人所指望的东西,但为历代文人墨客所追求。那个希望将自己的著作藏之名山、传于后人的司马迁,岂不指望其著作能至永恒?“文章千古事”,是历代文人的共识,有抱负的文人岂能不指望自己的文章传之永久?至少,贾谊、王勃、苏东坡的文章已经千古流传了,而且没有什么理由说明不会继续流传下去,他们能享永恒吗?

如果这一切有望传之久远,就不再有什么理由阻止当代人追求永恒了。

雄文多少卷,志在千秋万世,自无疑义;只是,如果从来都在意“一万年之后如何如何”,却看不出20年后将会如何,那就显得意志力量短暂了;而刚刚宣布“永远健康”的副统帅,可以在旦夕之间命丧黄泉,更显得命运无常。任何建筑工地都少不了一个“百年大计”的巨大横幅,近来响彻南北的口号,更提升到了“千年大计”,这些豪言壮语,仅仅是为了反衬无数短命工程、短命计划、短命条令的转瞬即逝吗?一座预定坚如磐石的桥梁,会在顷刻之间坍塌;见证了许多桥梁垮塌之后,目睹那直通共产主义天堂的人民公社之桥,建成仅仅20年之后消失在弹指之间,会奇怪吗?

文革之后确立了“今后不再搞政治运动”,铮铮誓言,包含着老一代政治家扭转历史的豪情,他们岂能不指望这一既定国策能传之久远?当时谁会想到,仅仅三年之后“反自由化运动”席卷全国?人们抱怨房屋产权70年太短,难道不应想象,目睹了那样多的“永久”事物不能永久,立法者们已不再对“永久产权”抱有信心,终于展示一种现实与真诚吗?

人们追求永久,最终却收获了短暂,只是让“变幻无常”这一状态成了真正的永恒!那个无情地摧毁着人类素来珍视的永久事物的力量,来自何处呢?恰恰来自对永久的追求。

只是,当下所追求的永久,并不是经人类智慧长期提炼出来的永久共识,而仅仅是少数自命不凡者的自负与奢望;为使这种奢望成为现实,唯有将任何更有永恒价值的事物,变成短命昙花。

不再有目标

大多数现代思想家坚决主张,世间很少有什么东西出自有目的的行为,这就使风行了几千年的“目的论”世界观归于无效。

然而,这绝不等于说,人类活动没有目标;恰恰相反,人类无时无刻不在确立着自己的目标,只是这些目标与行为的结果常常不相一致罢了。行为的目标性,或许正是人类与经常处于盲目状态的动物的区别。没有任何理由否定目标的价值、否定无数为其崇高目标而赴汤蹈火的历史人物的奋斗。

现在成为问题的只是,既然人类有那样多有目标的行为,恰恰收获了相反的结果:追求丰富,收获了欠缺;追求欢乐,收获了悲哀;追求轻松,收获了沉重;追求高雅,收获了低俗;追求永恒,收获了短暂……,那么,人们还能有继续选择目标的兴趣与直奔目标的决心吗?人们不会幡然醒悟、意识到任何目标都是多余的吗?

这是一个颇令人沮丧且难以回答的问题。

首先不妨说,在很多情况下,没有目标未必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毋宁说,在很多人类事务上,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目标!人类有一个总目标吗?如果你认为有,请不妨说出来,它该不是迎接100亿年之后地球的毁灭吧?

人生有一个总目标吗?高尚人士的人生目标不乏光辉,当然不应妄加贬评,尤其不应联系于每个人终点处那个毫无生气的骨灰盒。但仍然不妨说,弥漫于人生目标中的大多数豪言壮语少有价值。至于人生大多数时间内的打趣、消遣、休闲、娱乐,更不妨看作某种信步闲游,并无目标可言,也就绝无“走向目标反面”的焦虑与遗憾。

你走向剧场,仅仅是因为一时受其吸引;是刻意去追求快乐吗?未必,很可能你随剧情大哭了一场;是刻意追捧高雅艺术吗?未必,你很可能雅、俗两字都不沾边;是刻意去轻松一番吗?未必,你只不过是随兴之所至而已;而且,观赏剧情激越的戏剧很可能一点也不轻松。人生的其他许多经历,多半亦应作如是观。

其次,人们为自己的行为设定短期目标,是常见而自然的事情。同样,行为的结果与预期目标相异甚至相反,也是很平常的事情。人们多半不在意去仔细审视,自己的哪些目标成为事实,哪些目标竟成空谈。严格的计功与问责,那只是公共领域的事情。

最后,至少对于一代人之久或者更长的事务,为人类确立目标往往是风险万分的事情。人类社会那样复杂,任何自信能完全洞悉其前因后果的人,如果不是欺世盗名,那就是愚妄无知。这种人一旦拥有权力,人们就只有等待灾难降临了。别问这是为什么,你就去回顾刚刚过去的历史吧。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ort Order:  

恭喜你!您的这篇文章入选 @justyy 今日 (2019-05-21) 榜单 【优秀的文章】, 回复本条评论24小时内领赏,点赞本评论将支持 @dailychina 并增加将来您的奖赏。
@justyy 是CN区的见证人,请支持他,给他投票,感谢!

Congratulations! This post has been selected by @justyy as today's (2019-05-21) 【Good Posts】, Steem On! Reply to this message in 24 hours to get rewards. Upvote this comment to support the @dailychina and increase your future rewards! ^_^

SteemIt 工具、API接口、机器人和教程
SteemIt Tools, Bots, APIs and Tutorial
*Join cnsteem Discord channel: *https://discord.gg/SnNaaYS

帅哥/美女!这是哪里?你是谁?我为什么会来这边?你不要给我点赞不要点赞,哈哈哈哈哈哈。假如我的留言打扰到你,请回复“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