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毁了英雄

in cn •  5 months ago

据报载,著名的笔杆子将军金一南,著文痛批某些人肆无忌惮地诋毁我们的英雄。

批得太好了,痛快!居然有人妄图毁灭民族的英雄,岂能容忍!可惜金将军举的例子太少了点,只说到雷锋、狼牙山五壮士。这就不足以说明问题。我非常乐意为金将军作点补充。不过,为此得将话题稍微展开一点,至少得涉及:什么是英雄?毁掉了哪些英雄?能够评议英雄吗?

什么是英雄?

我们耳中曾被灌入许多英雄的大名:秦始皇、陈胜、吴广、岳飞、李自成、洪秀全、黄继光、雷锋、王杰……,不胜枚举。这些人肯定都是名人。至于是否为英雄,则仁智互见。

其中有些人是众所公认的英雄,例如岳飞大概没人反对;有些人则似乎不太像。可见,在什么是英雄这一点上,还不能说已取得共识。没有完全的共识其实并无大碍,况且那也在所难免。不过,大致的共识还是有的,即使就全人类来说也是如此。

英雄总该有超常的品格吧,毫无特色如同一杯白开水,那也算英雄?英雄总该有些超常的作为吧,仅仅做了一些一般人都能做的普通事情,那也算英雄?英雄总该有一些影响力吧,平淡无奇无人注意,那也算英雄?于是,不妨综合出如下结论:

英雄就是那些具有超常品格、超常作为且有一定影响力的人。

我相信,这会是大多数人的共识。尽管如此,我还是不将它说成是英雄的定义,它在表述上还有一些缺陷,需要作一些补充说明。

首先,应在中性的意义上理解“超常”、“品格”、“作为”等用语,即不带褒贬,以便在英雄的界定上最大限度地排除党派偏见。超常未必是卓越,否则,我还不如改用有明显褒义的超凡一词。品格也不应等同于品德;行为则不必是善举,从结果来看也不必很成功。

对于品格与行为取如上理解,使我们得以避免“以党派论英雄,以成败论英雄”。此外,对“影响力”也要作一点限定:它应是正面的,至少不是负面的。这一限定使我们得以排除希特勒一类的人,否则就太糟糕了。

人们通常会认可巴顿、李将军、拿破仑是英雄,不太可能认为刘阿斗、庞统、希特勒是英雄。巴顿当然有超常的品格,电影《巴顿将军》很形象地表现了这一点。但你不能说巴顿的那些突出品格都是优秀的,至少他那非同一般的粗暴就不值得肯定。

美国内战的英雄李将军的作为非比寻常,但这些作为并不值得赞许,更非善举;而且他是一个败军之将,其行为并不成功。

拿破仑作为一个逆共和制潮流的独裁者与战争狂人,不会受到历史学家的太多赞许。但今天人们记住拿破仑,主要不是他如何揽权称帝、侵略他国,而是他的超常勇武与谋略、他推行新制度的坚定决心、他面对危局时的坚忍不拔与沉着应对。正是这些使得拿破仑在全世界总的说来具有正面的影响力。

再来看刘阿斗,且不说其行为与影响力如何,仅仅从他那付窝囊像看来,就不会有人说他品格超常,也不会说他是英雄了。庞统的品格与影响力(当然就当时而论)都不似等闲之辈,但其作为未免太平凡了点,致使这个本来要与诸葛亮齐名的人,没能成就为一个英雄,尽管人们可以将这归因于他的时运不济。

至于希特勒,其超常品格与超常行为都不成问题,但他是作为一个杀人魔王而被人们记住的,如果说他还有什么影响力的话,那也完全是负面的。当然,那些类似于希特勒的人,如斯大林、波尔布特、萨达姆之流,也应作如是观。

简单地说,英雄包含了三个要素:品格、行为与影响力。上述事例说明,其中每个要素都是重要的、不可缺少的。

论及英雄而不说到雷锋,会使有些人不爽。在当代中国英雄的圣殿中,雷锋占有很靠前的位置。姑且认可雷锋的超常品格;经有关方面多少年的经营之后,雷锋的影响力看来也非常可观。

但是雷锋的行为呢?我们从故事书上所读到的一切,除了勤于写日记、且每当做好事时总有摄影师相随等异乎寻常之外,一个文明社会有多少普通人做不到?如果必得认定雷锋为英雄,那就得专门为他特设一套标准了。

毁了哪些英雄?

1964年发表的一条最高指示,猛烈抨击了让帝王将相占据的旧戏舞台,而且严厉警告文化部,声称要解散这个“外国死人部”。

帝王将相中总该有一些英雄吧——至少秦始皇、晁错、曹操、武则天、朱元璋已被钦定为英雄,他们是否真为英雄暂且不论。如果这些人连登舞台的资格都没有,还能算英雄吗?这样一来,近数千年历史中一大批英雄就被轻易地逐出了。一下子毁掉这许多英雄,你不觉得可惜吗?有谁为此表示过一丝一毫的惋惜与异议呢。可尊敬的金一南将军对此说过什么吗?

说及现代史上的军事英雄,人们首先会想到十大元帅,他们在文革中的命运如何呢?朱德成了“大军阀、大野心家”,闲置十年(实际上早已闲置)之后郁郁而终;彭德怀早于1959年革职,文革中惨死于囚禁中;林彪的下场已众所周知;贺龙成了“大土匪、大军阀”,惨死于囚禁中;陈毅被斗得“不亦乐乎”,好歹被钦点为“右派代表”进入九大;聂荣臻、徐向前、叶剑英作为“二月逆流”的祸首受尽羞辱。只有已去世的罗荣桓与多年卧病的刘伯承躲过一劫。是谁毁掉了这些大英雄?可曾有人追问过?金将军或许也会有些感概吧!

如果认可“不以党派论英雄,不以成败论英雄”,那么,国民党阵营中总该会有些英雄吧。至少,很难否认抗日名将张自忠、薛岳、戴安澜、孙立人的英雄地位。就是“大战犯”李宗仁,你能说他不是英雄吗?他卓然独立的品格、抗战中的非凡战绩——只要提及台儿庄战役就够了——与人所共知的影响力,都是不容否认的。然而,今天谁还会记得他们呢,他们已被很彻底地毁掉了。

文革中,有多少国军抗日烈士的墓地、纪念碑、纪念文物被砸毁灭迹,有多少当时健在的抗日志士流落民间,处境凄凉,无人问津!在这些人中就完全没有可敬的英雄?如果有——即使是百分之一,那么有谁关注过他们的凄然被毁呢!今天,当急公好义之士慷慨激昂地声讨毁掉英雄的恶行时,难道我们不应想起这些人吗?

稍稍留心史事的人,不会没读过辛亥先烈林觉民的家书,那真是字字滴血啊!我得承认,在久历世事沧桑、不可能再多愁善感之后,今天再读林觉民家书,依然不免泫然泪下。

一个人明知赴死而义无反顾,一个人舍弃富贵荣华、娇妻爱子,毅然选择死,那种浩然正气,不是逼上梁山的草莽英雄与不得不死的法场好汉所能比的。至少,林觉民的那份英雄豪情,绝不在红岩就义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之下。

仅仅因为一顶“资产阶级革命者”的帽子,就使林觉民辈今天几乎不为人所知了——你去问问学生们,看谁听说过林觉民?党派偏见之荒唐,莫此为甚!对待历史人物,厚此薄彼一至于此,岂能不让人寒心!如果不希望无端埋没掉一大批民族英雄,难道今天不要大声疾呼:别再让偏见遮蔽良知与公义了!

能够议论英雄吗?

初听之下,这简直是浅薄无知的问题!上帝尚且可以议论,还能有哪个俗体凡胎的世人不能议论?不过,在我们这个特色国度里,对于这一类的事情都有根深蒂固的传统禁忌,并非一句简单的话足以解禁。这就不免要稍费唇舌了。能派上用场的理由倒是挺多的。

首先,在任何文明国度里,对英雄的确认既离不开一定的民意基础,也不免要经历一段时间——当然,突发事件中涌现的英雄除外。在舆论的酝酿过程中,对于英雄人物的评头品足、说长论短,不是议论又是什么呢?如果不容许这样的议论,那又从什么途径去获取公意呢?

众所周知的姚明,虽然没有什么夺关斩将之功,却仍然不失为一个当代英雄。你从没有议论过姚明吗?你总不致对他敬畏如神吧。如果有人竟然禁止你议论姚明,你大概会说:“脑子没进水吧,真不知身处哪朝哪代!”

其次,即使对于早已众所公认的英雄,无论他是至尊显贵还是民间豪俊,总归是肉体凡胎,不是什么上界神圣,哪能不准议论!“议论可以,但只准说好,不能说坏。”这就奇怪了,说话的权利其实不就是说可能不中听的话的权利吗?除了法律规定的例外,人们可以说自己想说的一切,这不正是言论自由的真义吗?

阻止人们评论英雄的唯一合法途径是,通过法律规定:英雄是不可以评论的!但是,法律可没有划定谁是英雄,因此,可实际操作的法律必须写成:某某某是不可以评论的。金将军想必认为,雷锋就值得这样的特别保护。如果真有这样的法律被制定出来,那么全世界都会来看东洋镜了;那该是多大的乐事!

再者,社会树立某些英雄,总该不是宗教意义上的封圣吧,未必已载入金券,藏于圣殿,永传后世,不得更改。

穆巴拉克当年还是埃以战争中的英雄呢,后来岂止是被人说说而已,已上审判台了!本·拉登当年就是在阿富汗抵抗苏联侵略的英雄,后来成为恐怖大王,在全世界被多少人咒骂!如果不准评论英雄,怎么能够将那些本非英雄或后来堕落的英雄拖下神坛呢?

对于任何公众人物,包括历史人物,人们的认识有一个逐渐深化的过程;将新的认识公之于众,不仅合符文明社会的行为准则,而且是一种义务。这样一来,物议公众人物(包括英雄)就成了一种十分自然的常态。

或许,上述的所有理由都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历史经验的启示。不妨观察一下现代史。你可曾发现,有哪位英雄竟被民间的批评骂倒了?你可能会说,贺龙不是被红卫兵当作大军阀、大土匪骂倒了吗?胡扯!没有最高领袖授意,红卫兵能有本事打倒贺龙!?

迄今所知的历史经验是:除非权势者的强力介入,仅仅是民间力量的说三道四,根本无损于那些已获定评的英雄人物。既然如此,还怕什么呢?如果某个英雄会在民间的议论声中倒下,那只能说明,他原本就不是真正的英雄。倒是那些钦点的英雄,就该得到这样的命运。我们已经见证了廖初江、黄祖示、王洪文、王立军;那么还会有谁呢?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ort Order:  

吃了吗?欢迎在steemauto里设置跟赞 @cnbuddy 给整个cn区点赞倘若你想让我隐形,请回复“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