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无圣人

in cn •  2 months ago

中国人在圣人的光环下,已生活两千多年了,岂能说没有圣人?清末那个显赫一时的维新人物康有为,还自称为康圣人呢!圣人应该多得很吧。那么,史实能支持这一结论吗?

史不掩瑕

人们爱读史,我猜度主要是为那些流芳百世的历史人物所吸引。

萧何出身文吏,虽无夺关斩将之功,但自始作为刘邦的内务总管,值天下草创,居丞相之位,充百官之长,功莫大焉。

萧何思虑细密,行事谨慎,德修淳厚,上下照应,百无一漏,迹近圣人。但至晚年,渐形倦怠,广置产业,深居府邸,颐享天年。虽不致动摇一生功业之根基,毕竟上下皆有微词,形象已不复完美。

虽然太史公将萧何晚年的表现,归因于听信谋士的自污之举,用以消除刘邦的猜忌,但两千年之前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呢?

诸葛亮一生文武兼备,德追古圣,堪称百世楷模,至今被供在庙中。他在后世人中的口碑与知名度,甚至不逊孔孟。如果史有圣人,似非诸葛亮莫属。即便如此,史书对于诸葛亮也并不稍事包涵,薄弱处施以曲笔。

诸葛亮自认负托孤之重,一揽朝政,事无巨细,悉从己意,岂能一无疏漏?诸葛亮才智过人,刚直自负,任人处事,率依法度,不假辞色,峻刻少恩。满朝文武,毕竟克己奉公者少,求功务名者多,岂能没有怨望?诸葛用人,素称野无遗才,但亦难免失察,马谡、魏延之事,就难说没有亲疏之别;诸葛亮身后可托大事者,不过姜维、费祎、董允等区区数人,未必可全怪蜀中无才。这些疵瑕,纵然难掩其一生功业,但一旦论及圣人头衔,就未可全然忽略不计了。

有唐一代,素称盛世,人才之众,史无前例。魏征一介谏官,若论文韬武略,未必能居上乘。但其不计得失,秉公论事,犯颜直谏,则史上无匹。如果要评一个良臣,自古至今,魏征都应是第一人选。

像魏征这样竭诚用事、了无私虑的人,无论哪朝哪代,王朝民国,都是百难获一之才,如今更已绝迹。然而,魏征身后竟被指控虚荣揽名,弄巧欺主,以致被掘墓抛尸,毁誉败名。种种谤议,虚虚实实,莫辨真假。不管怎么说,后世人要认魏征为圣人,已没那么理直气壮了。

孔圣人生前并不显赫,死后尊荣逐代攀升:由师而侯而公而王,最后一个头衔是文宣王,只差没有称帝了。

孔圣人之步步荣升,当然主要有赖于历代帝王的造神,但宋代大儒朱熹亦功不可没。固然自汉武独尊儒术之后,孔圣人一直居文人之首,但六朝及隋唐时代,儒释道三家并行,孔圣人的独尊地位并不稳固。只是到了宋代,儒家才获得其绝对统治地位,而其所以至此,论首功当推朱熹。

朱氏与其同道所创“理学”,虽自称乃得孔子真传,实际上另成体系,与传统儒学已有很大不同。朱熹既有拥戴孔圣人之德,又有创新学之功,至少该在孔庙中占一席之地,而且其位置就该紧挨孔圣人之后。

可惜,史官不饶人,直揭他晚年劣迹,而且其情状颇不雅:史称朱氏仗其官势强占他人财产婢女,以致对簿公堂,自毁令誉。朱熹还能进入圣人之列吗?至于朱熹所力挺的孔圣人本身,古今文献都有所论列,毁誉互见,并不避讳,就且不去说他了吧。

好歹有一个较完整的孔圣人形象留于心中,毕竟是国人之幸。

本文开头已提到的康圣人,也未必全是浪得虚名。康有为终身以革新孔教为志,著书立说,巡学海内,天下影从,弟子遍宇内,俨然一代宗师。论其道德文章,应不在朱熹之下。

可惜,他所处的时代,已不再有拥立新圣的气氛。其时西学东渐,风气渐开,眼看华夏之外,另有天地。最有眼光的士人,转向新学,革新孔教之呼吁,再难得有人响应。一度名满天下的康圣人,也就风光不再了。

而且,戊戌之变后,康梁流亡海外,活动舞台大受限制。再者,康有为以匡济天下为己任,并不在意区区小节,为人处事,颇多瑕疵。康有为本来就有恋名之癖,晚年尤重虚名。辛亥之后,康氏已是失意之人,仍然不忘在名片上注明“名播五大洲,游览三十余国”,其务拔天下头筹之心,全无收敛。

他本已妻妾成群,以耄耋之年,竟一时兴起,在西湖泛舟时纳妙龄船女为妾,如此荒诞,为人所不齿。康自毁形象,一至于此,就更与圣人无缘了。

孙中山一生致力于光复中华,实现共和,几乎达到目标,至今被尊为国父。孙中山志存高远,光明磊落,奔波一生,海内归心。对于中国现代政界人物,人们的评价分歧严重;如果终究还有一人能为各方所接受,那么这个人就只能是孙中山!

对于民国的建立,孙中山无疑拥有首功。但在1912年,他为践行南北和议,达成统一,毅然辞去总统之职。功成而不居,孙中山实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人,堪与华盛顿比肩。这一切,使孙中山在近代中国人心中,具有近于圣人的形象。对于灾难深重、现状不堪的中国人来说,毕竟有这么一个能与凯末尔、甘地、曼德拉等近现代世界伟人并立的人,无疑是一种幸运。

然而,随着现代条件下不断扩大的资讯开放,围绕孙中山的神话也在逐渐褪色。今天我们知道,在反袁的二次革命中,孙中山不仅举措失当,而且意气用事,以致酿成恶果,遗祸后世;我们也知道,广州军政府与陈炯明之间的内战,孙中山并非全无责任;此外也看到孙对于女色的高度随意,遍播龙种,他自己就坦承平生有两大爱好:革命与女人!

凡此种种,都不是人们所愿期待于一个圣人的。但这已是不依人们意愿改变的历史,即使是国父,岂能防人之口?

岂必看透?

萧何、诸葛亮、魏征、朱熹、康有为、孙中山,不都是史家用浓墨重彩褒奖过的杰出人物吗?他们都几乎成了圣人啊。然而,他们终究都未完全成为圣人,每个人都有瑕疵,或生前即被非议,或死后背了骂名,其所物议,纵然虚虚实实,毕竟不易洗脱,以致英名有亏。

那么,在上述诸君之外,是否更有贤者,竟全无短处,究是完人?不必幻想了吧,举出的这些人已算是人中俊杰了,尚且如此,岂望他哉!如果坚信有圣人在,不妨举出来让人们看看!

如此看来,只得承认史无圣人!这个世界并不完美,凡人总不免有疵瑕。究竟是上帝造物的艺术未达极致,还是人类自己不争气,那就不必去深究了。

那么史家的责任呢?史家给我们绘出了一幅多姿多彩的历史画卷,难道他就不能略示宽容,清除掉某个耀眼光环上的小小黑点吗?

孙中山的形象已经光彩照人了,他在流亡海外期间的那点风流事儿,能算个啥,就一定得载入丹青?朱熹不是得了孔圣人的真传吗?岂能不洁身自好,爱惜清名。即使不幸惹上了官司,所加之罪,就不能宁信其无,不信其有吗,何必让一件晦暗难明的讼事玷污了一代鸿儒的美名?太史公之写萧何,不足以为后世史家垂范吗?

如此等等,尽往好处想,不能不对史家提出更多的期待。但那又如何呢?不就是要史家施以曲笔吗?但史家的职责就是秉笔直书啊。最主要的是,每个人的历史其实是由他自己写成的。孙中山离世之后,他的一生历史就已经在那里了,并不会因哪个史家的喜恶褒贬而改变。如果其中有一个黑点,即使史家乐意隠恶,也是抹不掉的。

历史人物用其身心书写的历史,已经刻写在历史的时空中,铭记在人们的心灵上,它不可能不或迟或早地进入文字的历史中。

只要是史上留迹的人和事,唐人不写宋人写,哪能一厢情愿地让其永远湮没!

那么,读史者又将如何呢?回望历史,映入我们眼帘的光辉确实不多,有些时段几乎近于一片黑暗。我们的祖先毕竟刚刚走出洪荒年代,人类的历史还很短浅。偶尔进入我们视界的来自杰出历史人物的光辉,该会令人何等兴奋,能不特别珍视吗?

在读到萧何、诸葛亮、魏征等时,我常常不免掩卷长叹:他们不正是我所欣赏的完人吗?当然,我并非不知道他们不是完人,只是我内心深处不愿正视这一点罢了。他们每个人都带有一个稍稍逊色的尾巴,那个尾巴根本就不该进入我的视线!我所读到的诸葛亮的历史,就只应该写到诸葛亮出祁山大胜司马懿为止,其后的一段就当被忽略了。纵然史家不可忽略历史片段,历史小说家却有相当的取舍自由,更不必说读史者了。

我当然知道,无论我如何取舍,终究什么也不会改变。对于要在历史上看到完人的固执坚持,除了体现出不敢透视历史的怯懦,还表达了对于某种理想境界的向往。

没错,确实史无圣人。但是,我们心中不是还有圣人在吗?权且就将诸葛亮等当作我们心中的圣人吧。我们毕竟是肉体凡胎,而不是一具透视仪器,何必看透每个人的五脏六腑?何必洞悉历史名人的任何细微末节?

史无圣人,或许,就是人类自身的尖刻所招致的可悲后果。何必过于透彻呢?

宁无圣人?

或许,史无圣人还不是最大的问题;真正可悲的是,我们怎么就离不开圣人呢?难道你没意识到,圣人的时代早已成为过去,人类早就进入了平凡时代?身处平凡时代,而刻意要到古籍中去寻找圣人,且戚戚然为圣人难觅而苦恼,岂不荒唐!

确实,我们的时代平凡至极,了无诗意。今天,社会财富丰富到任何点石成金的上界神圣都无法想象的地步;但人们依然不能满足,不惜耗尽终生之力,孜孜以求。

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高度组织化的社会中,所有社会成员不能不休戚相关,荣辱与共;但社会同时又是高度原子化的,任何人都只关心自己,并不真正关心他人。像“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他人有难慷慨解囊”这种事情,已经是早不与闻的古代传说。

如果有人告诉你,谁是英雄,谁是圣贤,那只能聊博一笑。姑且不相信极端悲观论者的说辞,似乎这个世界已经道德沦丧、不可救药;但确实已不那么激动人心、遍地英豪了。

就这样,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圣人的时代,甚至是一个没有善人的时代。不幸吗?那倒也未必,似乎大多数人都过得有滋有味,其乐融融。

一个没有善人的时代,任何遇到困难而束手无策的人岂不求告无门?事实上并非如此,有难者完全不必求助于任何个人,他可求助于社会;当今社会已经如此进化,特定的社会机制能够为有难者提供种种帮助。唯因如此,现代社会才不致遍地苦难。

应当承认,我们的时代远非完善。就在我们身边,随时都会看到贫困潦倒者、饱受病痛折磨者、职场受挫者、情场失意者、蒙冤受屈者……,凡佛教所渲染的种种人间苦难,并未绝迹。且不说一个欠发达社会,即使是一个发达社会,也没有什么根本不同,至多在程度上有些差别。

那么,一个现代社会中的不幸者,倘无力自救而又孤苦无依,能指望什么呢?原则上,至少可指望性质上截然不同的两类帮助。

其一是寄希望于社会贤哲与善人。这是一种很自然的愿望,况且,我们这个民族自古就有很深的“救世主情结”,盼望大慈大悲的圣贤出来救苦救难。不幸的是,这种希望多半会要落空。

首先,真正的贤哲善人从来都是寥若晨星,今天更近绝迹,哪里能救得了那许多人间苦难!其次,那些被人们看作救世主并寄以厚望的人,那些竭力要让你相信是大善人的人,真的是圣人降世吗?

你最好不要轻信,人们已被假冒救世主害得够惨了。即使你三生有幸,躬逢圣世,遇到了一个真正的大善人;他能有多大力量,救得了这许多人?况且,世间没有永远不变之事,也没有永远不变之人。你怎么能确信这个大善人就不会堕落成世俗鬼甚至大灾星呢?尤其不应迷信握有权力的大善人,他真的表里如一吗?他可能善始善终吗?

其二是寄希望于完善的社会机制。亲朋故旧尚且不可靠,指望社会还有谱吗?在以往年代,事情确实如此。但现在时代不同了,人类文明已经进化到这样的地步,足以确立某些有效运行的社会机制,使得每个社会成员在需要时得到社会的应有帮助,就像我们今天在每个发达社会中所看到的那样。

在这样的社会中,全社会或者其中的某些组织(如红十字会,或其他慈善基金会),就扮演着大善人的角色,它不仅远比传统的善人更强有力,而且办事更加公道持平。如果这样一种社会机制尚未形成,那么,我们不能期待这种机制迟早会要形成吗?与虚无缥缈的大救星降世比起来,这样一种前景岂不更现实吗?

因此结论只能是:圣人降世不足信,社会进步尚可期!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ort Order:  

恭喜你!您的这篇文章入选 @justyy 今日 (2019-03-09) 榜单 【优秀的文章】, 回复本条评论24小时内领赏,点赞本评论将支持 @dailychina 并增加将来您的奖赏。
@justyy 是CN区的见证人,请支持他,给他投票,感谢!

Congratulations! This post has been selected by @justyy as today's (2019-03-09) 【Good Posts】, Steem On! Reply to this message in 24 hours to get rewards. Upvote this comment to support the @dailychina and increase your future rewards! ^_^

SteemIt 工具、API接口、机器人和教程
SteemIt Tools, Bots, APIs and Tutorial
*Join cnsteem Discord channel: *https://discord.gg/SnNaaYS

吃了吗?快来使用超级好用的steemit客户端---Partiko,这个可是我们华人团队开发的哦。如果不想再收到我的留言,请回复“取消”。

小時候以為父母、老師、明星,都是像聖人一樣。
長愈大愈覺得沒有聖人這種東西。
所謂的聖人,是我們內心理想及完美的投射。所以聖人只出現在沒人知道的古代及充滿想像美化的記載裏。如果落到凡間現實,怎麼做恐怕也不會完美。
是人總得吃飯睡覺大便做愛,有七情六欲。
我認為的聖人,大概比較接近老莊或悟道的佛道大師這類。

作者缺乏一个对圣人的定义,另外读史似乎不够细,可能可以有所改进

Posted using Partiko 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