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是天生的吗?

in #book2 months ago

很多人感概,今天的男孩子是不是越来越没有男性气概,缺少“阳刚之气”。
波伏娃在《第二性》里写道:“男人是天生的,女人是后天形成的。”而《发明男性气概》作者大卫·吉尔默认为:“男人并不是天生的,女性似乎才是更自然的。”
吉尔默是纽约州立大学人类学教授、著名性别研究专家。针对“男性气概”这个课题,作者不仅查阅了各类文献资料,而且走遍全球不同地区,深入研究各种类型的文化中“男性气概”有什么特质。他发现,所谓的“男性气概”其实是被“发明”出来的。不仅传统社会、落后地区会有这样的现象,世界各地不同文化,都会通过一系列道德标准来引导、鞭策、约束男性。核心标准有三项:繁衍后代、保护弱者、以及供应食物。
所谓的男性气概是一种生存的手段,而不是目的。准确地说,是“男性经常使用的生存方式”。所以,“男性气概”并不是天生的,而是社会文化“发明”的。像塔希提人、闪迈人物资丰富的地方就没有“文明”男性气概的观念演化图谱,而非洲、拉美,还有海岛地区的大部分部落社群的资源受限,竞争激烈,所以部落要通过“男性气概”来调动男性的积极性。这些地区盛行“大男子主义”,男性权力大,男人们其实活的压力也大。我个人倒是持有不同观点,他归纳的“受精者、保护者、分配者“特诊在一些动物上同样有体现,“男性气概”不能只停留在社会演化层;再说了环境资源丰富也会带来反身性,人多了环境改变,竞争大了也自然出狠人。
这倒是人类独有的创新;像正在踢的火热的欧洲杯也算其中一个让男人们流汗不流血的释放“男性气概”的方法。 社会演化不是“文明”了它,而是在“发现”怎么最有利于和谐的控制好它造福人类,道德标准教化成年男性扛起责任和未成年男性做好准备;如今的现代社会其实就对“大男子主义、钢铁直男、完美主义…”持鄙夷的态度,倒是媒介上中性风格的“小鲜肉”们很吃香,从社会演化中不太需要高压竞争的纬度观察,或者能使得社会向更平稳的方向运行,也是一个令你我感觉突兀感觉不适的小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