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如鲠,名为白骨

in partiko •  19 days ago

#####0#####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章】

第一世,我名如花,美人如花隔云端,说的就是我。

从小到大,村里人都说我长得俊得很,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辈子不知道积了什么样的福气,才换来今生人人羡艳的美貌。

可就是因为这张脸,害得阿娘惨死在地主家的压迫下,害得阿爹不得不抛妻弃女,横尸荒野,更害得婆媳反目,被所有人抛弃,血肉之躯被野兽啃噬殆尽。

那么,至福至祸都是它,还要它何用?

如果,如果一开始就认命的话,是不是结局就不会变成这样?是不是所有人都会得到命中注定的结局?是不是自己,也就不会永失所爱?

那么,一开始就认命的话,不就好了吗?

“可是,如花啊,为何你至今仍不肯放下?执迷不悟,终会害人害己啊!”

“不,不是的。佛,如花没有错,错的是那世人,是他们蛮横无知,虚伪至极,您自诩普渡众生,可是您连他们都普渡不了,又何苦来渡我这一亡魂?”

“既然如此,那我便与你结下一誓,看看本佛,是对是错,如何?”

“如何结誓?”

“秃鹫已亡,白骨生莲,你在这里等上一千年。千年后,有一僧,路经此地。届时,就看你的造化了。”

“我佛慈悲。如花还有未了心愿,求佛开恩。”

“人间情爱,何苦?”

“只求他入人道,再世相逢。”

“痴男怨女,也罢,本佛便再允你一愿。切记,红颜白骨,皆是障眼。千年期限一旦将至,你便难逃死劫。”

“如花,切记。”

“佛家六世轮回,一世一荼靡……好自为之。”

……

【第二章】

在世人眼中,我是当今陛下最宠爱的妃子,我的任何要求,那个男人都是没有办法拒绝的。

很多大臣和百姓说我是红颜祸水,终有一天是要祸国殃民的。

可是那个全天下最尊贵的男人却不为所动,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宠爱着我,力压朝野上下所有的反叛之声。

“商有妲己,惊为天人。一日不见,思之如狂。”他曾戏言道:“终有一日,寡人要为你倾了这天下。”

佛说爱欲如手执火炬逆风而行,终有一日会引火烧身,万劫不复。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还在那里,这就足够了。

第二世,他是商朝的王——子辛。心怀宏图,罔逆天改命,解救天下无辜百姓。

我为妲己,活百年,终于等到他。

“陛下为何事而忧?”某日,我见他眉宇微锁,不禁轻声询问道。

“近日来周国姬发一路过关斩将履占我城池,天下易主的谣言四起,民心慌乱,恐怕不日,我便要亲自上阵。”他拈起我的下巴,展颜一笑,“你可害怕?”

“既为祸水,何惧之有?”我微微一笑,心如止水。

“好!这才是孤的王妃,我儿的母亲,全天下唯一一个敢与我并肩的女人。”他双瞳焕发着极度深情的光芒,款款道来:“你,总是让孤惊艳。”

“陛下何日启程?”

“明日。”

“此去路途艰险,周国有天相助,陛下可有良策?”

“并无。”

“陛下……”

“无妨,这个民生缭乱的奴隶时代,就由我,来开始反抗吧!”

“您明知,结束这个时代的人,却不是您。”我痛苦地闭上双眼。

“那又如何?”他勾起一抹笑,挥退宫人,一把将我推倒在床笫之间,退帷解衣,“一别多日,良宵苦短,爱妃莫要再白白浪费了。”

“陛下……妲己日后就在摘星楼上,等候陛下凯旋归来。”

“也好。等我回来,继续荒淫无道,只对你一人情深。”

“妲己,等您。”

“吾妻妲己、妲己……”

【第三章】

公元前1027年。

商纣王败死,商兵不敌,致死顽抗。

周军入朝歌,在城中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一战,商朝覆灭,大周国自此成为中原上的霸主。

后来,世人称:妖后妲己知朝歌衰亡,恐被俘,便携子在摘星楼上引火自焚,死无全尸。

都说商纣王帝辛逆天而行,荒淫无道,百姓苦不堪言,这才使得周武王伐纣,有神相助,故成就千秋霸业。

可是啊,他们不会知道,我的子辛从小便心怀宏图,罔解放天下苍生奴隶,重享人人生而平等的太平盛世。

佛,你看啊,这些便是你所偏爱的世人呐!他们从来都是这般愚昧不堪,自甘堕落,不识好歹,生生误了我的子辛的一片赤子之心,甚至死后,还要背负着千古骂名,于世不容。

如此,我的子辛死了,他们又怎能苟活?

于是,我大开杀戒。

佛出现,悲天悯人地望着脚下的尸骨,摇头叹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回头?你要我如何回头?哪里有岸?”我咬牙质问道,满身戾气。

“我佛慈悲,世间自有渡你之人。”

“那是你的佛!你的慈悲!我不要他人来渡我,这个世上,能够渡我的,只他一人。”

“施主想如何?”

“几百年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他的转世,可是他们竟然害死了他,不可原谅!我要尽我所有的手段去报复这个毁了他的大周王国,什么封神英雄?!什么天之骄子?!总有一天,我要这个苦苦建立起来的大周王国全部为他的死陪葬!!!”

“……阿弥陀佛。”

【第四章】

第三世,我为褒姒,倾国倾城。

楼城之上,手执火炬,烽火戏诸侯。

公元前771年,周国的最后一个王——周幽王,就这样死在我的无理取闹之下。

佛又出现了,但这次他却是悲天悯人地望着我,好像快要哭出来一样。

“你可知,他是谁?”佛问。

“我的仇人——周幽王,姬宫湦。”我莞尔,笑道。

“一花一世界,一世一轮回。因果报应,孽缘呵。”佛答曰:“他便是你苦苦追寻的那个人,一世名唐生,二世名子辛,三世姓姬名宫湦。佛家有六世轮回,如今六世未到,便已是如此造化弄人。如此,你可愿,跟我走?”

我想我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那个傻傻地分不清善与恶的男人,那个昏庸无道、心甘情愿被我玩弄的男人,那个已经被我害死了的男人,他怎么可能会是我的唐生哥?

怎么可能呢?

是我的幻听吧?是的,一定是的!

唐生哥,他怎么可能被我亲手害死?

我求佛,这一切都是假的。

可是佛闭目不言,他的一滴眼泪无声地落进了凡间的尘世中,顷刻间便化成滔天大雨,像是要把所有的罪孽都清洗一遍。

怎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只是,我只是想和他相守一世而已啊!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拆散我们?我们那么地相爱,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你可愿,跟我走?”佛又问。

“不,我不走。”

“何故?”

“但为他故,苦也是乐。”

“你若执意如此,恐怕天道无情。”

“哈哈哈……天道无情是么,我偏偏要逆天而行。看那天,能奈我何?!”

佛轻叹。

离去。

【第五章】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我终于又等到了他的第四次轮回。

第四世,他是拥有虎狼之国的秦王嬴政,少年为质,乱世为谋。

我为蒙恬,女扮男装,随他出生入死。

这一世的他,拥有与实力相睥睨的野心。身为君王,他生来的目的,就是一统天下。

这一世的他,为征战天下而生,为一统天下而活。

他说,他要将七国一统,问鼎天下,让这个世间向他俯首称臣。

他说,届时天下太平,这个世上便只剩下秦国一国,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生而为质的皇子和孤寡无依的老人有家不能回。

他还说,阿蒙,你要帮我。

这就够了!这便足够了!

单是这六个字,就足以令我甘愿命断而绝不回头。

这一世的我,为他而活。

世人都知我与秦王同年而生,少年英勇,沙场奋战,忠心耿耿。

永远不会有人知,我本为女儿身,罗裙代铁甲,年华付流水,只为那一人平生所图。也不会有人知,我曾满手血污,午夜梦回惊醒,冰冷的眼泪爬满了脸庞。更不会有人知,刀剑无眼的战场上,修罗将军蒙恬,竟然笑着孤军奋战。

世人不需要知道这些,他们只需要知道,大将军蒙恬,忠心耿耿为秦王效命,若有不臣之心歹人佞臣,吾替杀之,平之,斩草除根。

他们只需要知道这些,便已足够。

很快,秦国的军队迅速壮大,为了巩固势力,他的后宫开始纳入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

这些女人的容颜不外乎都很美丽,有的温婉淑德,有的明艳大方,有的泼辣动人,可是只有我知道,她们永远都不可能被政放在心上。

因为政,对每一个女人,都是厌恶至极的啊!

太后朱姬私通外官嫪毐,乃为其育有两子,嫪毐早有不臣之心,同是至亲至爱之人,太后犹豫不决。终,意屠杀秦王,保全自己的情夫和两个年幼的孩儿。

秦王嬴政怒极,心灰意绝。下令对嫪毐施以车裂之邢,诛杀两子,囚禁朱姬,永生不得出。

看啊,这就是我的政,心狠手辣,专横无情,并且高高在上,令人靠近不得。不过幸好,有我为他手中将刃,与他风雨同舟,并肩作战,遇神杀神,佛挡杀佛。

政的第一个孩子,扶苏出生的时候,我远在千里之外的战场上厮杀,刀光剑影之间,我杀红了眼。

后来,修罗将军蒙恬的名讳,一战名扬。

后来,我慢慢就适应了。

他身为一国之君,就要担负起一国之君的使命,而这其中最重大的一项,便是开枝散叶,为秦国的传世而绵延子嗣。

我凯旋归来,他为我摆庆功宴,同席而坐。凛然如他,此举告知天下众生,我蒙恬,与秦王嬴政,出生入死,宛如手足。

【第六章】

很多年以后,秦王嬴政一统七国,自称始皇帝,如愿成就千秋霸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很多年以后,历史上的大将军蒙恬,金戈铁马去,马革裹尸还。终为那人倾了天下,荣华谢后,不过一捧黄沙。

这一次,佛没有出现。

等待唐生下一次的轮回中,我时常会去想,在身为嬴政的那一世里,唐生,他是否爱过我呢?

世传秦始皇嬴政,不耽女色,只爱江山不爱美人,是故终身未立后位。

在我身为蒙恬死后的很多年间,我又回到了他的大秦帝国。

以孤魂野鬼的身份,看着他的长子扶苏,冤死在大臣宦官的阴谋之中;

看着他的宫嫔儿女,惨死在幼子胡亥的屠杀之下;

看着他倾尽毕生之力建立起来的大秦帝国,终于在万民起义的海潮中被无情推翻,金碧辉煌被历史的尘埃洗涤,不复存在。

我仍然记得,他第五次出巡,我入他梦,求他去沙丘探访一故人。他这一世杀戮太重,许是想起了什么,最终放弃了抵抗,任胡亥等人设计而杀之。

其实,哪里有什么故人?不过是看到了宿命罢了。

他元灵消失的那一刻,我告诉他,我在下一世等你。然而他却只是悲天悯人地望着我,在说什么,我听不见。

很多年以后,我终于想起来了。

他当时的那个表情,像极了——佛。

我没有等来他的第五世。

他在身为嬴政的那一世里,大肆筑万里长城,建阿房行宫,造铁马兵俑,修地下皇陵。后因求长生仙药无果而坑杀百万术士。

他是一统天下的始皇帝,应天而生,是历史上唯一的一个千古一帝,功过参半,后世褒贬不一。

他花光了下一世的力气,缔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太平盛世,提前完成了建国大业。

同样的,他……舍弃了我们的六世之一。

在漫长的时光洪流里,我开始变得安分守己。

曾顺手救下一只被猎人宰杀的小狐狸,不因恻隐之心,只为朝夕相伴。

曾身临黄泉目睹忘川河水被血色染,随手摘下一朵彼岸花朵,静养百年,如今已亭亭如盖矣。

曾到尘世间走过一遭,听书生讲竹马郎情妾意,后来功成名就荣归,青梅红妆他嫁。看浮世因缘际会,游荡奇山异水天下独绝,被放牛郎哄骗,与狼王共枕,令百兽臣服。

也曾窥探江山格局命脉,见过天下改朝换代,旁观江湖意气生杀,兴起做一卜卦老人,遇一有缘人结友而交,次日不告而别,音讯全无。

如此,几百年便过去了。

风沙磨钝了我的棱角,沧海填平了昔日桑田,斗转星移,浮生变换。

第九百九十九年,我终于,又见到了佛。

【第七章】

金光闪闪之后,佛微微一笑,道:“施主,别来无恙。”

“好久不见。”我亦回以一笑,“你终于来了。”

“不过五百年,施主近来可好?”

“尚可。五百年前齐天大圣孙悟空大闹天宫,由佛亲自出面镇压。他的第五世,我没有等到。”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山高水远去,何处染尘埃?施主不必介怀。”

“如何不介怀?我此生所有的爱恨情仇皆因他而起,他生,我生。他死,我等他下一世轮回。若是你,你会如何?你当如何?”

“听天,由命。”佛闭目而言。

“听天由命?可笑!你还要蒙骗我到什么时候?唐生哥!”

是了,等待他第六次的轮回中,我路过凡尘,终于想起来,我的唐生哥,最后是被我亲手杀死的。每一次,每一世,都不可避免地死在了我的手上。

而眼前的这个佛,便是我苦苦追寻千年的爱人呐!

不知道那一天是哪一天,我受邀参加尘世里的一家喜宴,锣鼓声喧,欢声笑语满天,就在那双新人齐齐对拜时,天地之间豁然寂寞无声。

穿堂风过刹那,我蓦然听见前世他留在风中的呢喃,那时,他是在说:“如花,人佛殊途,你可愿与我殊途同归?”

那一天,我大彻大悟。

“我愿意。”我开口,哭着却笑了。

“为时已晚。”佛睁开双眼,金瞳冷情,无爱无欲,拨动佛珠,他道:“施主,顺应天命,我佛慈悲。”

“那是谁的天命?!那不是我的天命!”

“……”

“我毕生所求,不过是想和你好好的相守一世而已,我那么拼尽全力地想要追上你,可是你却,你却百般不肯要我?!哈…哈…真是荒唐!!”

“人佛殊途,岂能同归?施主,及早皈依我佛罢!”

“我心中的佛,至始至终只有你一个。”我流下两行血泪,咄咄逼问道:“我要你亲口说,这份情,你要是不要?”

我走近他,终于抱住了这份触手可及的温暖,这毕竟是我,等了那么多生生世世的平凡啊!

可是我没有听见我心跳悸动的声音,我恍然想起,我的肉身早已在一千年前便被秃鹫啃噬殆尽了,而如今的我,只是一具白骨!

一千年前,我刚嫁去那里不久,村里的人便染上了瘟疫,他们都说,我是灾星、祸水,毅然决然地要将我祭献给死神,甚至到死前,我都没有等到他来救我,我以为,他也将我给抛弃了。

然而当我与佛结了誓,吸食了方圆百里之内的亡灵怨气,屠杀了一整个村子里的人,将他们的尸骨堆成一个波月洞后,我方可得知,他早在我之前,便先一步顽疾不治,去往往生的路上了。

白骨生莲,最是为情所生。

佛双手合十,手中的佛珠赫然分崩离析,散落一地,但,他没有推开我。

佛说,“我不能。”

【第八章】

这一世,他们都唤我白骨夫人,所有的人都怕我,所有的妖都惧我,可是他们却不敢不敬我,因为我已经活了一千年,成了精。

虽说成了精,但也一直备受各方妖魔鬼怪的虎视眈眈,以吸食人和妖的精气为力量的我,结识了许多仇家,然而我并不怕他们来寻仇。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便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早些年救下的小狐狸,如今已长成为活色天香的丽人,与凡间书生相恋,金童玉女,促就一段佳话。

她离去的那日,我并未多做阻拦,只告诉她,“自己选的路,莫要后悔便是。”

小狐狸泪眼汪汪,百般言谢,“夫人早年对小狐有救命之恩,小狐无以为报,唯有下辈子再行恩义。谢夫人,共成全。”

“不要再说什么下辈子,这辈子,就已经足够长的了。”

“夫人其实,一直都心存仁善呢!只是世人他们不知道罢了。”

“你该走了。”

“小狐知道了,夫人保重。”

我抬手敷上胸口那个不再跳动的地方,只是感觉很好笑。

我,还会有心吗?

所谓的仁善,也不过是一个蓄谋已久的阴谋罢了!

当我把唯一的善良展现给世人们看的时候,不是我足够的愚蠢,而是我拥有强大的能力,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杀死他们,吸食他们的精气,以助我千百年以来的长生不老,和天命不死。

波月洞。

“所以说啊,小巴蛇,贪吃不足蛇吞象。”我虚擦了擦唇畔,轻蔑地笑了,“他们妄想杀死我,将妖王之位取而代之,可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在强大的对手面前,所有万无一失的反抗,都不过是在垂死挣扎罢了。”

“是,夫人英明。”蛇妖谄媚地禀告道:“还有一事,属下已经查知,唐僧他们,就快路经白骨山啦!”

来了,终于来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夫人。”

我倚身在榻上,望着手上长长的指甲,那是一种极为惨淡的颜色,就好像在多少世以前,那令人绝望的一世一样,心知不会有什么希望,却还是忍不住祈祷上苍,赐我们一世安康无恙。

该来的总会来,也是时候,要做个了断了啊!

终于,在某日,我幻化成人,莲步轻移,向他信步而来。

“施主在这荒郊野外的,可是在等谁?”

这一世,他转世名唐僧,从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取经。

这一世,我为白骨精,六世痴缠,相思如鲠,名为白骨。

【后记】

前生生得一副艳丽皮囊,嫁于富甲一方的少爷为妻,婆媳和睦,夫妻恩爱。

后村人不幸染上瘟疫,以为灾星祸水,被所有人抛弃,祭祀给悬崖峭壁之上的秃鹫,啃噬血肉,余一白骨,怨念深重,幻化成妖。

活千年,而成精,世称——白骨精。

《完》

Posted using Partiko iOS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ort Order:  

Thank you so much for being an awesome Partiko user! We have just given you a free upvote!

The more Partiko Points you have, the more likely you will get a free upvote from us! You can earn 30 Partiko Points for each post made using Partiko, and you can make 10 Points per comment.

One easy way to earn Partiko Point fast is to look at posts under the #introduceyourself tag and welcome new Steem users by commenting under their posts using Partiko!

If you have questions, don't feel hesitant to reach out to us by sending us a Partiko Message, or leaving a comment under our post!

Congratulations @enterprize! You have completed the following achievement on the Steem blockchain and have been rewarded with new badge(s) :

You published your First Post

Click here to view your Board
If you no longer want to receive notifications, reply to this comment with the word STOP

Support SteemitBoard's project! Vote for its witness and get one more aw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