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办公室的故事 2020-4

in STEEM CN/中文last year

大约在一年半以前的某一天,我们办公室的好朋友,实验室经理B(在IT办公室的故事 2020-1中介绍过他到我们办公室发牢骚。不知道谁把着火的电池放到了他储存液态氢,液态氧的区域)跑到我们的办公室。一般看到他,我们都会听到他抱怨些事情。

这次他来直接问我有关移民局的问题:“你知道如果被移民局列入黑名单怎么处理?”

“嗯?”我一愣,“不知道啊。我来了就有绿卡,从来没跟他们打过交道。怎么啦?”

“我去DMV续驾照,他们说我被移民局列入黑名单了,无法更新驾照。”

“你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我有点好奇。川普上任以后,对移民严厉要几乎歧视的地步。当然如果是合法的,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挂入黑名单这件事,我感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我上一本护照在半年前过期,签证只能到护照过期那天。当时移民局跟我说等我拿到新护照之后,出个境,然后再入境,拿签证。我哪有时间回国,再回来。结果就错过重新签证了。”

“What?”我想象不到,一个可以管理无尘实验室,各种高危化学物品的人能到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尤其在新移民发马上就要出来的时候。简直是觉得自己活得太舒服了,想往撞枪口上撞。其实他往南到墨西哥边境,走出去,再回来就行了。那有那么麻烦还摇回国?

“你赶紧找学校,找HR证明你的合法工作身份,看看哪个律师能帮你一下吧。”

同事J坐在一旁听着我们的故事。他今天和一个PhD的学生干架,对方无礼要求我们在一个公共的服务器上面的给他SUDO权限;只是因为这个学生不想改自己的docker config,把镜像放到自己的home目录下。气的同事J看了两个小时的卖山地摩托的网站,说要买一辆周末到山里去散心。当他听完我和实验室经理B的对话,好奇地问:“想象不到这么麻烦?”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佬,再加上他有一个哥们在上海那边推销美国棒球职业大联盟,成天更他吹嘘在国外生活有多舒服。以为哪个国家都是一样的。
我鄙视地看了一眼。“一个可以不要女朋友,也要买两三辆山地摩托的人就别关心国家大事啦。”

“哦,对了。买摩托。”同事J又回去看销售网站去了。

继续聊了一会儿之后。实验室经理B有些无奈,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他还在上研究生。看看用学生身份能不能再换个身份。

短短几天过去了。事情发展的非常一目了然。移民局准备把实验室经理B遣送回老家罗马尼亚。他的孩子在美国出生,拥有美国国籍,但是也要跟着一块回去。电子工程系的系主任,和工程院的院长都想保住自己的职工;但是州立大学的总部Boulder直接下命令说,可以再招一个,这个就让他去吧……

又过了几天,实验室经理B就不见了。已经退休的老经理R(B的师傅)又回来学校了。据说老经理R已经多次退休过了。我就参加过他的两次退休欢送会。最后一次他说他终于可以休息了。在山边的一个湖畔买了一块地,准备搭一个船坞,没事到湖里去钓鱼。很明显船坞搭好了,船也买好了,结果却被叫回来补空缺了。走在教学楼里面嘟噜着脸。时不时的还会来我们办公室抱怨无法无忧无虑的钓鱼。


就这样,难道我们的好朋友就无声无息地回国了?一年之后的某一天,电子工程系的系主任跑到IT办公室来。一进来就开始抱怨太多的小公司想租学校的无尘实验室,实在没有人力物力提供服务。不明白,为啥他们电子工程系的人都喜欢跑IT办公室来抱怨?

系主任是印度人,他的口音之重,我们连蒙带猜,也只能明白不到一半。就连我们的学生工印度女孩D也听不明白。看来哪里都有地方方言。美国也是各州各味,口音区别很大;就像总统川普,估计也是成都周围的能听的顺……

我们猜着猜着,终于有一句全懂了。他说:” 实验室经理B快回来了,他的账号什么的需要恢复。”在实验室经理B刚走不久的时候,电子工程系系主任便和我们商量能不能保住B在学校的用户账号。学校在想办法把打通移民局的问题。系主任还把他当初申请绿卡时候的律师请回来,帮助自己的爱将。

“没问题,”我和同事J异口同声地答应下来。实验室经理B的账号,我们一直保留着;还有他在Onedrive上面所有的文件,我们也和校IT商量过,全部保存下来。


时间飞快,去年年底,有一天上班。我们办公室里异常的安静。全屋的人都在认真地做着寒假去哪的计划。我已经决定了坐游轮去巴哈马(Norwegian Bliss 八日旅游 之一Norwegian Bliss - Orlando 八日旅游 之二Norwegian Bliss - Bahamas 八日旅游 之三);学生工K(前端,平面设计)要回老家加纳;学生工印度女孩D不回国,去新泽西的亲戚家串门。我没有想到一个办公室来自天南海北的四个人里面,居然有两个在新泽西有亲戚的;同事J则要回堪萨斯。用他的话说:”My sisters have shot out babies left and right。”看来他要回家看各种孩子去。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只听实验室经理B的声音:“嘿!伙计们,我回来啦!“

我和同事J高兴地和他打招呼。两个学生工没见过他。一脸懵逼的样子,估计在琢磨,怎么会有一个不认识的人拥有打开我们办公室密码锁门的密码。

“老子终于回来啦!” 感觉实验室经理B非常兴奋,“用了一年的时间,天天都在琢磨着什么时候能回来。”

要说罗马尼亚得多差呀,这么想回来!当然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实验室经理B接着说:“你们知道我们怎么差点回不来吗?”

“航空公司没钱买汽油了?”他得问题没变没檐,我回答的也就云山雾罩了。

“我们的孩子是在美国出生的。她没有罗马尼亚护照,她压根就没有护照。当初我们回去的时候,我们把所有该办的手续,文件通通做了一遍。就怕再回来的时候出问题。结果我们在过美国海关的时候,孩子没有处境记录。明明是美国国籍,但是孩子就入不了境。”

他的陈述停顿了一下,好像电影里面在最紧张的时刻买个关子。可是他现在站在我们的面前,兴奋的讲述自己的经历。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剧透,我们肯定知道他们和孩子都进来了。

“我当时所有的文件都在手里,但是真没有处境记录。我们可不像再回去了。你们知道吗?在罗马尼亚,我们肯本没有地方买车,医院的大夫都移民跑了,医院里都是从高中抓来的人充当大夫。要知道我们住的公寓楼,楼里头水没水压。马桶用完,有可能突然没水……”

“打住……”我觉得我要是不阻止他,不知道话题要偏到哪里去了,“Fact,simplify, condense(事实,简化,紧凑)”记得电影变形金刚里面有这么一句,让我在这里引用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朋友说话都这么喜欢跑题?也许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我觉得有时候我也跑得厉害。

实验室经理B还没有继续他的故事。同事J还兴奋地停留在刚才的陈述中:”那你们岂不是就不冲马桶了?”

…………

“你上次就没冲……”我无奈地白了同事J一眼(IT办公室的故事 2020-3 同事J厕所被偷窥)。

实验室经理B继续:”海关说,你让你的孩子先出去,然后再进来。就用处境和入境记录了。”当时处理实验室经理B全家入境的海关指着他们来的机场走廊跟他们说。指示他们让孩子从海关的关卡(算美国境内)先”出境”到进关前大家等候入关的的机场走廊(算美国境外)上,再回来。

就这样实验室经理B夫妻二人,看着自己两岁的孩子独自一人出境,入境,再次回到自己的身边。

“终于回来了。现在没房,没车。我们现在寄宿在过去的邻居家。另一个邻居借了我一辆车。总算我能上班了。谢谢你们帮我保留我的账户啊。”


看着实验室经理B的样子,感觉他已经准备再次安顿下来了。虽然现在几乎是一无所有,但是起码全家人还在一起,还有工作。也许生活的道路再度明亮起来了。好事!慢慢地重建家园吧!祝福!

Sort:  

没事来拍拍办公室!shop

 last year 

欢迎欢迎👏 👏

你好鸭,lnakuma!

@goodreader给您叫了一份外卖!

@team-cn 新手村 迎着沙尘暴 开着巴士 给您送来
清凉夏日必配娃娃雪糕

吃饱了吗?跟我猜拳吧! 石头,剪刀,布~

如果您对我的服务满意,请不要吝啬您的点赞~
@onepagex

@tipu curate
!shop

Posted using Partiko Android

Upvoted 👌 (Mana: 5/15 - need recharge?)

 last year 

谢谢 👏👏回敬

你好鸭,lnakuma!

@annepink给您叫了一份外卖!

@ericet 村长 迎着暴雨 徒步 给您送来
女王节快乐~

吃饱了吗?跟我猜拳吧! 石头,剪刀,布~

如果您对我的服务满意,请不要吝啬您的点赞~
@onepagex

 last year 

喝彩👏

继续拍手

 last year 

谢谢👏 👏

Coin Marketplace

STEEM 0.36
TRX 0.05
JST 0.040
BTC 32292.32
ETH 2023.20
USDT 1.00
SBD 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