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落雨,Every Memory Log

in STEEM CN/中文last year

坐在窗前,看着天色突变,本是炙热的浪,成了凉爽的风。闭上眼,将近期所有的事情在脑海中回放,感受着雨点落在玻璃上的清脆,如同敲打着心河的舷窗。炎炎夏日里,我在岁月之中横渡,苦觅方向,在感受着汗水从脸上析出,聚集成线,落在地面上。沉吟许久,我看着外面,雨渐停,风渐止,阴霾的天空,点缀着不知名的彩虹。这一瞬间,我倒是想写写自己的生活,分享下我所有的笔墨。

2021年7月5日上午,培训结束。在7月6日,我回到学校,把工作材料整理好,巡个河,巡个校,自斟自饮着马奶子,感受着肚子里的翻滚,口腹之欲管不住,还有什么能管的住?

第二天,一个人驾车从唐布拉到乔尔玛,从乔尔玛开始,顺着国道217向南而去,直达那拉提。在2021年第一次走上独库公路,在2021年一个人走过山崖,在2021年一个人在高山上俯视感受着来自灵魂的眩晕,那一刻,感受到的是自己与天地间的渺小,感受到的是夏日的凉意。在那一刻,总有一种感觉,一个人翱翔,一个人成长。

独库公路全长561公里,我走了272公里。我也曾想一个人走过全程,但终究还是难以坚持。世间千里路途,我只看一程;至此风雪艳阳,只留期盼。

从独库公路回来后,死宅了一段时间。没有出门,最远的距离,可能便是从自己的床,到哥哥家的餐桌了。而前几日说有培训,当我驾车翻过了山,却又通知取消。我在山顶上,打开自热米饭,将车座位半躺,打开车门,看着太阳即将沉入山河之中,感受着白日最后的余温,感受着雨后风起的清凉。在那一刻,我还是很喜欢雨水的。在那一瞬间,我仿佛又回到了一个人在272公里的路上。

在独库公路里的272公里,一路我看着天气渐渐阴沉,豆大的雨点砸在车窗,在雨刷刮过的瞬间,我看着凛冽的山川,感受着盘旋的山路,在终达服务区时,我静谧的欣赏着。在那一刻,周围所有的车辆都成为了虚无,只有我一个人,一辆车,在凛冽的山川,盘旋的山路,感受着雨落时的宁静。那一瞬间,没有世间所有的纷扰,在那一刻,手机没有信号,所有的电子产品都成为了摆设,只有一个人,一座山,落雨,积云。

我在那拉提服务区前十几公里的转角停了下来,将车停在白线以外。我看着险峻的山,远望而心颤,风清而雨冽,阳光正值,车辆穿梭。我想多停一会拍个延时,却被警察喊话:“0926,赶紧走,服务区在前面,这里很危险。”

危险,可能是背后的高山,可能是背后盘旋的公路,可能是一路俯冲而下的骑士。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自己。

到达一个服务区,看着牌子上写着那拉提服务区(此时还在独库公路范围内),我将车停在那里,看着外面的大屏幕,播放着的是《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在那一刻,我看着很多人驻足停留,我看着他们在那里点评着歌,说着即将到那拉提。

时间,刚好中午。简单来了份自热米饭,我在车里小憩一会。

当我启程出发,在一个新的转角,确认安全,因为周围停着很多车。下车,外面一只雄鹰,展翅,翱翔。

我看着它扇动翅膀后便一直翱翔,御风而行;

我看着它无助彷徨般不断的徘徊,孤寂迷茫;

我看着它展翅刹那如同垂天之云,等风而起。

那一刻,我为它在手机上留下了二十秒的剪影。

......

到家,浑身的汗水,洗澡。

看着淋浴的水,每一滴在身上碎作千万珠,束缚成线;热流从身上点滴到地上,汇流而去。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又黑了几度。我摸着自己心口,炙热的跳动,缓缓,将血液送至每一处。仰望看着每一滴水,砸在眼睛上仿佛碎成了星河,感受着灵魂的空荡,又仿佛出现在山顶,又仿佛出现在凛冽的独库公路上,又仿佛出现在凌晨的校园,又仿佛出现在Minecraft中一个人的世界,又仿佛翻过了所有的通讯录无人可说......

我躺在沙发上,雨滴又捶打在玻璃上。转过头看着天色突变,本是炙热的浪,成了凉爽的风。闭上眼,将所有的事情在脑海中回放,感受着雨点落在玻璃上的清脆,如同敲打着心河的舷窗。炎炎夏日里,我在岁月之中横渡,苦觅方向,在感受着汗水从脸上析出,聚集成线,落在地面上。沉吟许久,我看着外面,雨渐停,风渐止,阴霾的天空,点缀着不知名的彩虹......

雨停了,天已暮,夜色依旧。

我看着窗外,不见星空。

我躺在床上,闭上眼,所见皆是星河。

Coin Marketplace

STEEM 0.22
TRX 0.06
JST 0.026
BTC 19859.99
ETH 1369.96
USDT 1.00
SBD 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