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润物细无声

in #grandmalast month

image.png
source

在我印象里,奶奶的记忆并不清楚,可能是因为她没有跟我们生活在一起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奶奶对谁好像都是那么一副随缘的样子,我们子孙几个在别人谈起他们奶奶对他们多好的时候,我的内心总是会生出羡慕之意。

总感觉好像奶奶不太喜欢我们,我们渐渐长大,工作,似乎和奶奶一点联系都没有,就好像以前每次临近过年我爸爸每次让我们兄妹仨人打电话回去问候奶奶,我们都一脸尴尬不情愿,可能爸爸知道我们的想法,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其实非常懂得,所以每次都是告知一声,就了了于事,渐渐地跟奶奶的联系越来越少,渐渐也就习惯了。

可是去年疫情,让我们跟奶奶的关系却有了从未有过的和谐,面对疫情,全面停工,工作的人也就待在家里好好的陪家人。

因为我们是要回去乡下过年,当时因为深圳较之于乡下,乡下反而适合修养生息。那时候我每次下楼都能看见奶奶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悠闲地喝茶,奶奶腰板挺直,一针一线的缝制毛衣,那一幕在我看来是非常的和谐的。中午的时候,因为爸爸妈妈老是有事情出去,家里只剩我们兄妹仨人跟奶奶在家,我们就得吃奶奶做的饭菜,奶奶喊我们吃饭的时候,平静且自然,仿佛一点感情也没有,但是我看着饭菜的时候,饭菜可口且清淡,我发现这些碗碟都特别的感觉,奶奶比较讲究仪式,每次吃饭都好像要一勺一筷一碗饭一碗汤摆在前面,吃得特别的慢,我在她面前吃饭,跟我说的最多的是慢慢吃饭,像个女孩子的样子。我只能微微一笑说着:好的,奶奶。

那时候有一次妈妈叫我打扫一下院子,我拿起扫帚的时候,我发现除了灰尘之外,一切都摆放的井然有序,我并没有什么可以打扫的,心里默默地开心,感谢奶奶平时的打理。

洗完澡后我上了四楼的天台,那里有一套石桌椅,是爷爷的最喜欢的地方,可惜爷爷在我初二那年去世了,我记得那时候奶奶一点也没有哭,表面非常的平静,仿佛跟她生活了几十年的人从来没有在意过一样,那时候我脑子里想着,我以后应该不会成为我奶奶这样的人,可是我上到天台这一刻我发现我这些年的想法都是错误的,这副石桌椅异常的干净平滑,仿佛跟新的一样,现在这把年纪我才懂得,才知道奶奶一直在想着爷爷,爷爷最爱的东西她都一直保存着,润物细无声,原来老一辈的爱情都在小小的地方体现出来。

我站起来看着院子,看着院子缝制东西的奶奶,想着中午吃饭的仪式感,看着家里干干净净的,可能这就是奶奶生活的方式,不可能因为我们的到来,而打破她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生活。想到这里,我懂得了奶奶的生活,在她眼里,我们生活的环境不一样,在老年人的眼里,不打扰我们可能就是最好的相处方式。

第二天一早,奶奶生活如旧,我依然对奶奶给予最普通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