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in future •  last year 

当大多数新西兰人还在责怪移民抢走他们的工作时,你有没有想过,也许5年,10年之后,其实是机器取代了你的工作。

很早之前读过一篇文章,讲了社会发展并不是直线上升,而是呈指数般增长,一旦到了节点,以人类现有的认知能力,完全无法理解也无法应对即将到来的新的社会形态。

从原始社会过渡到农耕社会需要几万年的时间,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历经千年,从工业社会到知识型社会,却只需要百年时间,而下一个社会形态的诞生,会不会骤不及防呢?

一项发明和创造,就可以把我轻易的代入一个新的纪元,社交媒体的诞生在一定程度上改写了人类的交流方式,短短十年时间,已然对整个社会产生了变革性的影响,谁也不知道下一个改变人类命运的东西什么时间诞生,无法预测,只能静观其变。

俗话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全球化给我们带来的影响力已经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展现的淋漓尽致,经济全球化,但是政治却没有全球化,也基本不可能全球化。虽然有联合国这样的组织存在,但在管理国家这件事情上,还是关门各管自家事,所以这就有了全球化和国家主义的矛盾,也是现在极右势力崛起的原因。

人们因为看不到未来,所以想退回过去,回到固步自封的状态,因为怀旧的心理作祟,让人们更愿意美化过去的美好,反正前路迷茫,不如后退几步,却不知道再次退回的过去,也是截然不同的境地。

社会的进步,是一个整体的进步,其中的个体渺小的不值一提。宏观来讲,GDP上升就是所谓的进步,没有人会关心个体是否幸福快乐,个体只不过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小的不能再小的劳动力,工作产出价值,再充当消费者用自己的私欲喂养现代社会这个大怪兽。

伴随着人工智能的诞生,本身就不关心个体情感需求的社会,会更加倾向使用没有自我意识的机器来代替人工。人有智慧,也有意识,但我们现在只是在大肆发展Artificial Intelligence ,而只有极少数的人在关心Artificial Consciousness,有一天,一个故意不通过图灵测试的机器人的诞生,会不会就是人类得以永生或者永远灭绝的时候呢?

地球的年龄约四十六亿年,约5000万年前开始有灵长目动物,到2000万年前出现猿类,而直立的猿人约出现在500万年前,这样看来人类在地球上的时间不过如弹指一挥间,整个人类的整体也不过是沧海一粟不值一提,更不要说渺小的个体了,而个体的问题那更是小九牛一毛。

在永恒的时间道路上,人类总是喜欢用自己有限的认知去判断问题妄下结论,其结果就是陷入纠结和烦恼当中。当人说痛苦是无法避免的时候,其实是自己把自己圈在这个原本就不是问题的境界里,退一步,用所谓的上帝视角看待问题,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死钻牛角尖,凡事都想要一个答案,只会为自己平添烦恼。

世界之广阔,给属于其中的万事万物都安排了最好的归属。没有必要相争,也没有必要追求狭隘的“成功”,将目光放到更远更大的地方,将有限的精力放到发展个体的心智上,才会激发内在的创造力。每一个个体都是独特的,没有必要模仿或者参与竞争从1到N,而是应该创造一条属于自己的新路,像PeterThiel那本书介绍的那样从0到1。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ort Order:  

Hi! I am a robot. I just upvoted you! I found similar content that readers might be interested in: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c2157b0102xdb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