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中世紀小說 #2 快進來決定故事的走向跟結局的終章名

in cn •  2 years ago 

前言


IMG_3214.JPG

我在淺水灣酒店拍的, 挺有中世紀feel吧!

其實這只是我練筆的作品, 寫完下一篇結局後就會著手開始以這世界觀為基礎的長篇小說了。另外比特跟托爾的角色描寫間其實沒有主配之分, 因為他們兩個都對這故事的推進同樣重要 ; 一個是這序章的骨幹人物, 另一個則是整個世界也就是長篇小說中很核心的劇情因素。其他的一律都是村民1,2,3... XD

再者就是上次劇情選擇的影響, 如果結果是

<#1>
「不知你還記得否, 不過你三年前大腿受重傷, 跑來找我求救的狼狽樣子我還記憶猶新呢! 」
<#4>
「...」沈默不言, 望向托爾叔叔尋求幫助

的話, 托爾會反對比特參與這春獵節, 而整村人會慘死野外, 托爾叔叔更會在比特熟睡中被殺死, 留下僅有的逃命方法跟比特最後都不能解開的身世之謎。

而如果結果是

<#2>
「我不願意來只是因為怕不懂你們的規矩, 破壞了你們神聖的儀式而已。」

推進方向就會跟現在一樣, 可杰克對比特的信任度大大降低, 杰克可不一定是個簡單的反派呢!

最後就是, 今次的分叉路除了可以影響結局外更可以決定下一集的名稱, 記得踴躍參與!!!

如果希望我提供簡體版本的話, 請在comment處打上 /cn-reader <你的所在處(以防被誤判洗板)>
那麼我的bot @yinlovesu0914 就會人工一一檢閱(白眼)並下集開始變動。

2) 暗藏危機


「...」面對杰克的張牙舞爪, 比特決定沉默不言, 默默離開。在踏出帳篷前, 比特意味深長的盯了盯杰克, 再度三思後毅然走人。
他的確怕, 可他不是怕這虛張聲勢的村長兒子, 而是怕把事情弄得不可挽救, 所以才把這口氣嚥下去。
雖然比特看似隨意, 年輕的他早已深得托爾叔叔的深謀遠慮。這讓負責養育他的托爾叔叔心感滿意, 可是跟隨著比特步出帳篷的托爾心裡隱隱有種不安的預感。

「待一會等你的春獵儀式結束, 你就可以出去見識見識了。」望著似乎衝勁不減地擺弄着獵刀的比特, 托爾深知受委屈後的心情絕對不是味兒。可托爾的決定也不無原因, 之所以要等到比特的春獵儀式後才離開, 除了因為尊重索士亞的傳統外, 更是為了等待外界的風波稍為平息。另外他也希望身負重任的比特經歷一下這特別的洗禮, 說不定對日後的他大有益處。

「叔叔, 你跟我的身份應該不一般吧。」自小便受著叔叔的半騎士教育令比特有着異於常人的眼光, 領教過杰克的幼稚後他更加意識到了自己的與眾不同。
聽到大伙們準備出發的他也開始收拾思緒, 隨時投入到他第一次, 也是最後一次的戰鬥。

村長率先帶領著獵人們走出來, 杰克緊緊跟在後面, 跟比特碰頭後卻只是輕「哼」一聲便再沒糾纏, 看來村長在裏面也對他「教育」了一番。其實眾多村民也不滿杰克的驕蠻任性, 奈何沒理由倒戈反對自家村長的兒子, 大家只好不約而同的讓兩邊各自為政。


大隊緩緩踏出野外, 僅有幾個村民自願留守村子, 最後一行二十六人大搖大擺的走進剛溶雪的森林。溶化不久的水在依然涼風陣陣的晚上重新變形, 結成令隊伍不得不減速前行的冰面。可破冰而行的索士亞村民卻赤步行走渾然天成, 這是他們生存在這寒骨之地的資本, 亦是比特的第一個考驗。

在木樁上蒙眼行走是比特最喜歡的訓練項目, 儘管滿眼黑幕, 冥冥中卻彷似有道光在帶領著他。可今天情況似乎有些特別, 不知是否被那晨朝的霧霞影響, 他心中的那道光漸漸變得搖搖欲墜, 甚是密茂的樹林在漸行漸窄的陽光襯托下開始變得詭異。
而托爾叔叔亦慢慢察覺到周邊不妥, 不動聲色的把手放到那從沒出鞘的劍把上。

其實托爾早已看出那霧氣說不出的詭秘, 不過既然早就半腳陷進去, 便無謂打草驚蛇了 ; 會動的獵物在食人花眼中格外耀眼。


source

「哈哈托爾大叔終於捨得戒備了, 擔心一會比特的表現分心了嗎?」然而一眾獵人在踏入森林的一刻已經小心翼翼的眼望四方, 杰克卻得寸進尺的揶揄道。其他獵人卻從始沒有摻和, 他們可沒杰克那麼眼光淺陋 : 在適當時機才催動精神作戰是每個戰士夢寐以求的境界, 對力量收放自如的戰士擁有綿綿不盡的體力。

當杰克還在面帶輕蔑的冷笑時, 托爾風雷一閃的轉身往杰克腳下揮劍。他們附近的獵人尤其是村長頓時不知所措, 以為厚實的托爾叔叔也會為了三言兩語而大打出手。仔細一看, 比爾的利劍仍在鐵鞘之間, 順著杰克驚恐的眼神, 一條還吐著信的蛇顯然在地。雖然它的七寸位看似已被利器所斷, 各位包括比特依然被這駭人的畫面一震。而那始作俑者托爾叔叔卻沒因解除了這危機稍有鬆懈,

「想活著走出去的話就別放鬆, 準備作戰, 我們的敵人不是普通的魔獸 ! 」托爾深吸了一口氣。

「要來的始終要來。」然後他一把將比特拉到身後, 並把一條精巧無比的項鏈交到他手中,
「一會收到我信號, 你就帶着這項鏈跑回家裏, 再向對着它施法。」他口中的施法, 指的就是比特那令人痊癒的奇術, 而從托爾的語氣看來, 他顯然已有犧牲的覺悟。

原本他們的隊形由村長為頭, 比特這新秀其後, 再以托爾及一個叫基森的中年獵戶站在他的左後跟右後方作保護 ; 這次雖有考驗比特的意義, 大家的安全仍然是這春獵節的首要條件。

「果然那奇術跟我的身世有莫大的關係。」比特謹慎的把那看似由白銀鍛造的項鏈放到口袋裏面, 可他無論如何都不想留下托爾叔叔獨自逃走。他不可以連這唯一的親人都失去都白白斷送了。
本來的打算是預到危險時, 比特便能閃身往後退到隊形中心, 由兩個老手上前抵抗。可托爾叔叔的訂囑, 甚至可以說是警告如雷貫耳, 令隊形瞬間混亂起來, 連一向穩如泰山的基森都緩緩向後踏了兩步。
這次托爾叔叔失算了, 他大大的高估了這村莊的團結心 ; 面對未知危機的他們竟開始各自後退, 只剩下村長及他兒子原地備戰。


「嘿嘿嘿...」可能因為計劃被悉穿, 那躲在暗處的敵人隨即發起進攻。一根深邃漆黑的影子隨聲而至, 雖然有別於普通的箭矢甚至火球, 這看似虛幻的黑影卻在空中確實的影響著它存在的空間。說時遲那時快, 那黑影以迅雷之勢攻向托爾之際, 托爾叔叔身影一擺, 劍出, 影斷。防禦成功之後他一把推開比特村長數人再一躍而出, 在一處樹木稀少的地方擺出全神貫注的姿態。

雙腿稍蹲的托爾叔叔右手緊握那終於出鞘的利劍, 這把長劍一看就知鋒利無比, 就連僅僅直視劍身都能令人心生敬畏。就算它毫不起眼的握把都帶著精細微妙的雕紋。然後他把劍直舉到面前, 劍身一正, 天上突然有道光衝破重重迷霧跟葉林搭在劍尖之上。原來劍身上也刻有那奇特的雕紋, 而一縷暗光正順着紋路跟劍把互相交接, 最後延續到被他略顯粗曠的姆指蓋着的寶石上。 伴隨著那暗光流動的是托爾叔叔那雙變得聖潔無比的雙眸, 彷彿誓要斬斷世上的一切罪惡。

其實在擊斃毒蛇時托爾便知道他們即將面對的敵人, 毒蛇屍體上全無生物的跡象, 更沒有該染紅大地的鮮血, 顯然是幻化而成的生物。而這圈套的設計跟攻擊的手段通通都指向他熟悉無比的對手 : 阿法爾斯邪教

比特, 杰克跟杰克森村長在草叢裏看到托爾叔叔威武的一幕, 而比特心中的那道光暗暗地跟托爾叔叔身上若隱若現的白光共鳴, 就像在催促着比特做一個很可能影響他一輩子的決定一樣!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記得在comment處upvote投票

記得在comment處upvote投票

記得在comment處upvote投票

提示: 如果參與投票的話可以不必upvote我的post了。一切隨心吧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ort Order:  

<#2>
<聖光之秘>
比特耐心等待托爾叔叔的信號, 迎向命中注定的使命

<#1>
<聖光之禍>
比特決定跟托爾叔叔共抗黑暗

<#3>
<一視同仁>
比特以德報怨, 帶著一行人包括杰克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