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赞美苦难?

in #cn4 years ago

我不喜欢苦难,从来都不喜欢。

我也相信,很多真正在苦难中挣扎求生的人,也并不喜欢苦难。

但是很多人喜欢赞美苦难。

冰雪男孩的照片,扎扎实实地击碎每一颗良知尚存的心。曾作为过人的我们,就算把自己的耳朵绑住,眼睛盖住,我们都无法相信,他们淳朴的笑容,童稚的容颜是值得承受这些无穷尽的冰雪、脏乱、与饥饿的。

人们说,那么艰苦还那么爱学习,确实是值得赞美。

但是,是谁把他推向艰苦?是谁让他要奋斗好几辈子,才能跟其他人同在一个咖啡厅,喝上一杯咖啡?

这样,公平吗?

我们从来不去思考。

也不知道是谁把冰雪男孩那么写实和日常的一张照片,通过现代科技展现于世人眼前。

然后我们就捐款,我们的良心也就安定了下来。就像去寺庙捐油灯钱,不管最后它们去了哪里,反正捐过了,就觉得自己会得到神的庇佑。

这些故事,并不少,但是我们都像炒大白菜一样,哄哄大火,猛烈地几分钟就可以上菜了,等它自己凉去。

冰雪男孩不是一个人,是一种现象。是一个真实的世界里,社会的一个黑暗角落。那里,有泣血的哭泣。

才几十年过去,我们富足了。

忘记了,其实也有很多人每天在生死存亡之间,没有尊严地苟且存活,只是因为他们投错胎。

我们一夜暴富了,忘记了,我们也曾经那样苟且存活。

我们竟然还天真地认为,我们的Chanel、Hermes、Dior,甚至,在美国烂大街的MK和CK都能付款后立即让我们变成贵族。

然后,我们学人的模样,开跑车,戴名表,拿名牌包,住高级酒店,晃荡在开满名牌店的大街上,向世界宣示:我们是有钱人。

我们看不见那些没能力看病而在家待死的躯壳;我们看不见那些提前好几个小时起床,在凌晨爬过一座座险峻的陡壁悬崖,只为去漏雪课室上课的干裂血红脸蛋;我们甚至穿梭于城市,也看不见半夜和凌晨的那些风烛残年,驼背弯腰推着一百斤纸皮的垂暮之年。

鲁迅说,所谓中国文明乃是人肉盛宴的历史,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盛宴,所谓中国则不过是安排这人肉宴席的厨房。

111952vh99vowwl9i2h9u8.jpg

(Picture Source: Google)

Sort:  

但人生离不开苦难,总要懂得面对。

这就是其他情况啦。

你见过在天桥上乞讨的二十来岁的姑娘吗?

愿听详情。我很怕乞讨的人,是一种莫名的怕。解释不清。

我也很害怕,怕的跑开了,但是后来想想反而觉得惭愧。

也没有什么详情,可以看看我最新一篇文章。

有意思。我一直都想知道我什么我会怕这样的事情。

Coin Marketplace

STEEM 0.21
TRX 0.07
JST 0.028
BTC 19982.16
ETH 1089.50
USDT 1.00
SBD 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