疹|月旦评

in #cn2 years ago (edited)

112233.jpg

近來我的右腳踝和雙手的手臂生出些疹子。很癢。說起來,是去年夏天的事。

和朋友去拍一個的短片,上了一座幾乎無人問津的山。一座到了離山腳就沒有信號的山。經過一個山坡的時候,為了往上不得已以攀爬的方式,四肢緊緊的貼在地上,手指扣進鬆軟的土地。

就是在那個時候,山上的在土壤附近懸停的一群飛蟲,不,應該說,那群飛蟲本身就是山的一部分,它們似乎把我們當做了山的一部分。宛若是木乃伊電影裡的情節,配角們被沙漠的金色甲蟲群捲入其中,和金字塔融為一體。而我,確實地,完全地被這樣對待了,只不過可惜,這山的守護者並沒有派出什麼太強大的敵人,它們只是在我的衣服上停留,鑽進我的個個袖口。不過即使這樣,我還是感到十分難受。陷入苦戰的我最後不得已冒著森林火災的風險點了只煙,在濃重的白霧攻擊下那群蟲子才退卻了。

有一天夢裡,還夢到了那片山林之王大野豬(?),他慌張的對我大吼:“可別得意忘形了!這山林燒了的話在人類的世界你也活不下去吧!”說罷便大牙一揮,那群蟲子便灰溜溜的撤退了。

總之,這早已經是去年夏天的逸事了,那次除去失聯了幾天(因為手機沒信號)以外,並沒有其他驚動自己和他人的事。然而,也許是森林王那可恥而無奈的伎倆,臨近秋冬交替的時候,上述的那幾個部位居然長出了疹子,至於為何左腳無恙,大概是因為那時候左腳的襪子和褲子裹得比較嚴實,而右腳在滑落的時候整個褲腿都卷起來了的緣故。這疹子,剛開始沒怎麼在意,意識到的時候,我正在拼命的抓我的皮膚。大概在手肘到小臂上,星星點點的分佈,微微的隆起,後來知道醫學上的稱法是“丘狀”。我認為“丘狀”實在是非常恰當的說法,確實是如地理一般,處於山巒和平原之間曖昧的狀態。也就是說,把手和視線持平,藉助光源,的確可以看出異狀的樣子。也就這樣,這些疹子,立馬成為了陪伴我生活的一部分。

癢這件事,輕易的可以看出一個人人性的一部分。哪一部分呢,自控力的部分。我一直承認我是自控力很差的一個人,事實也確實如此,這疹子的出現讓我每天都需要找些事情做,找些分散注意力的事情做。不然的話,一旦放鬆下來,這些小山丘便開始作祟,激烈的,難以抑制的癢,我常常講皮膚抓破。抓破皮膚的短暫疼痛成為了我的朋友,這種痛感沖淡了激烈瘙癢所帶來的焦慮,像大麻一樣,不,大麻之類的藥物被稱之為鎮痛藥物,而我恰恰要藉由疼痛來擊退另一個稱之為癢的惡魔。從哺乳動物誕生伊始,癢就隨之誕生了。毛囊讓我們敏感,讓我們會感受空氣的流動,豹會根據風的流動而調整奔跑速度來節省體力。溫度降低,人身上的汗毛便會豎起,“戰慄”就是這樣。然而這樣方便的毛囊有一個煩惱,那就是癢。

癢簡直是給了人類自殘的理由,也簡直是給了貓狗踡縮起來賣萌的必然性。漸漸地,這種肉體上的痛苦甚至轉到了心靈上。心癢毛抓,用癢來形容人的難以忍耐和焦灼簡直是太過適合,適合的讓疼痛嫉妒到牙癢癢。在我初中時代,一位老師曾經形容一個半吊子學生时所做的生動描述便是“這抓抓那兒抓抓”,是的,癢甚至已經滲透到人類的社交禮儀上了!在正式場合,懂得禮儀的人會正襟危坐,而缺乏教養的人就會撓癢癢,這本是人的本能,但這正是人和動物的區別。貓貓狗狗踡縮起來用牙齒摩擦自己的后腿你會覺得特別可愛,但人類卻不能在公共場合把手伸入衣服裡撓自己的後背,荒謬!人類可真是辛苦,因此一般都選擇避嫌,然後在廁所的隔間裡,一個勁的抓個夠。畢竟,人的本能就是本能,道德是首先建立在本能之上的。無視本能,或者刻意貶低其存在,將其視為“非道德”的道德觀本身,就是毫無道理的。

已經是另一個年頭,疹子卻依舊時不時騷擾一下我,來勁了痛苦不迭。看樣子還要持續一段時間的樣子。從網上看到這叫“癢疹”,不由得欽佩取名者,言簡意賅的說明了要點——我好癢啊!

steemit.jpg

Sort:  

有东西过敏吧。

有可能,很少过敏的,得预防了...

细读起来有点恐怖呢,是不是我想多了。ps多留意这疹子,必要去看看医生。

发作的时候比较难受,日常问题不大,最近一直在擦药,谢谢关心!

抹点可的松,止痒很安全

感谢!我还没用过,去试试看!

准备用繁体了吗?

不是啦是我输入法的问题,以后大家阅读不方便我注意换回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