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疫苗之殇】山东的孩子像根草

in #cn6 years ago

代好友[微信公众号:月风投资笔记]发一篇考证的文章,以防和谐。其实除了领导,谁家的孩子都是草



王昭洁——女 ,7岁,山东省章丘市,曾接种乙肝疫苗
漩涡中的长生生物——全国最大的乙肝疫苗企业

(一)“疫苗之王”的长生生物

7月的第三个周末,一篇《疫苗之王》在朋友圈刷屏,它揭露了国内几名“疫苗之王”——杜伟民(康泰生物实际控制人)、高俊芳(长生生物实际控制人)、韩刚君怎样通过资本运作等方式吃下原国有性质的长生生物,并在十年间逐步成长至中国疫苗行业的半壁江山——最大的乙肝疫苗企业、最大的流感疫苗企业、第二大水痘疫苗企业、第二和第四大狂犬病疫苗企业。

文章的高潮部分更是精彩纷呈:

1、韩刚君和杜伟民控制的江苏延申,2009年3月曾被查出狂犬疫苗造假,18万份问题疫苗全部已经注入病人体中,最后被处罚300万元,总经理和5名员工判刑。但在半年后,江苏延申重新营业,获得防疫部门160万人份甲流订单;

2、杜伟民曾行贿已落马的原药监局副主任尹红章47万元,加快疫苗上市审批,丰富康泰生物产品线,最终该公司顺利上市;

3、2017年11月,内部员工实名举报长生生物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造假,国家食药监局查实后要求吉林省局处理。结果吉林省食药监局后对长生生物2017年11月发生的百白破疫苗造假于2018年7月进行了查处,没收库存186支,罚款300多万。这时25万支疫苗已经全部销往山东,打入25万多名儿童的身体;

4、国内疫苗龙头成大生物的狂犬疫苗报价149元,长生生物报价239元,后者还要多打1针。尽管价格差距明显,但长生生物狂犬病疫苗的市占率依然从4%快速提升至28%;

5、2017年长生生物销售费用5.83亿,25个销售,人均销售2330万元,是成大生物的47倍。

让人叹为观止和出离愤怒的操作手法,但是大部分人可能并不知道,长生生物的快速发展、以及它带来疫苗之殇,其实早在2016年,就已经与山东这个地方紧密而又痛苦地纠缠在一起。

一切都因疫苗而起,一切还因疫苗而终。

(二)5.7亿元的山东非法疫苗案

2016年3月,山东破获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问题疫苗案,案值高达5.7亿元。

主犯庞红卫在5年间,串联起一个由100多名上线、200多名下线构成的地下疫苗交易网络。这位原医院的药剂师,甚至把自己的女儿孙琦也牵扯其中。

这一切开始于2005年,国务院当时出台了《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放开了人用二类疫苗的管制,允许进入市场销售。

这项政策的初衷,是2003年SARS后群众防疫意识觉醒的大背景下,协调疫苗市场空间大增后的各方利益:政府免费提供、义务受种的一类疫苗仍由疾控负责;公民自费、自愿受种的二类疫苗则交由市场负责。

如果按照正常渠道,疫苗从生产厂家最终到达接种者手中,会经过省、市、区三级加价,零售价格一再被抬高。而庞红卫当时的身份是菏泽市牡丹区人民医院的药剂师,能接触到疫苗厂家直接拿货,然后卖给基层防疫站或者个人,中间的差价可以说是暴利,她准确地在当地把握了这一“商机”,获利颇丰。

——说一句题外话,疫苗尤其是二类疫苗行业至今依然是利润最为丰厚的行业之一,长生生物的毛利率有91.59%,甚至高于茅台的91.31%。

2009年,东窗事发,庞红卫因非法经营罪被判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五年,并处罚金50万元。但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是,仍在缓刑期间的庞红卫,后面竟然还能掀起如此巨浪,最终导致药监局、卫计委和山东等17个省的相关责任人被问责,357名公职人员被处分。

庞红卫被法院判决后继续经营疫苗黑市生意,因为她深知疫苗行业的利润空间,而且越做越大,因为这位“庞姐”的疫苗品种很全,是全国疫苗销售圈中的知名人士。

警方后来查明,庞某母女通过联系国内的100余名医药公司业务员等上线,购入防治流感、乙肝、狂犬等病毒的25种人用二类疫苗,每支加价1到2元,销给国内24个省市约200多名下线。其中购入疫苗花费2.6亿元,销售金额3.1亿元,违法所得近5000万元。

2017年1月24日,济南市中级法院认定被告人庞红卫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庞红卫经手的许多品种都是接近临期的,而且全程缺乏恒温措施。 一位办案警察曾提到,“我们查仓库时专门带一个温度计,测试当时的温度是14℃,而疫苗的储存温度应该在2℃—8℃间恒温保存。”——也就说,许多疫苗可能是无效的。

一部分行业专家认为,这起山东疫苗大案,和2005年的《条例》有一定关系,它允许药品批发企业经营、储存、并运输二类疫苗,而因接种二类疫苗导致异常反应的补偿费用,则由疫苗生产企业来承担。这种规定会导致疫苗批发公司的道德风险,降低疫苗储存、运输质量和费用,本次案件的核心焦点也在于冷链储存和运输的缺失。

于是,监管部门于2016年4月23日公布新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要求二类疫苗开始走政府招标后统购统销统运的模式。

当时谁都没有想到,新《条例》的颁布,竟然最后催生了长生生物这样的怪兽。

(三)为什么都盯着山东

其实在2016年的山东非法疫苗案中,长生生物也间接粉墨登场过。当然,当时的它,是一个狂犬病疫苗市场份额仅为4%的行业后辈。

长生生物曾向山东兆信发货69万人份疫苗,合计金额4602万元,疫苗主要流向山东各级疾控中心、防疫站。后山东兆信则因卷入山东非法疫苗案,已经被食药监部门被撤销药品GSP认证证书。

根据公开资料,这家出现严重问题的山东兆信是长生生物2014年第二大客户、2015年上半年第一大客户。长生生物在2017年报当中,依旧将山东兆信列为第二大应收账款债务人,欠款4745万元;而第一大应收帐款债务人系山东疾控中心,欠款7334万元。

无独有偶的是,A股市场另一家明星疫苗股——沃森生物,也曾涉及山东非法疫苗案。

当时沃森生物的控股子公司山东实杰、及山东实杰的全资子公司圣泰(莆田),因深陷山东非法疫苗案,双双被撤销GSP证书及《药品经营许可证》。为此,沃森生物将商誉和无形资产共计提减值5.1亿元,其2015年净利润也因此由-3.89亿元修正为-8.41亿元,甚至公司年度报告也因此被中介机构出具非标意见。

沃森生物于2016年4月底火速宣布转让山东实杰股权,并在9月1日最终敲定将山东实杰的45%、40%股权分别转让给德润天清和玉溪沃云,而后者其实是沃森生物董事长、总裁李云春旗下企业。

即使如此,山东非法疫苗案的余波难消。公司公告显示,2017年净利润亏损5.58亿元,2018年上半年也仅实现7000多万元的利润。但是其股价,已经较2016年底翻倍,市值暴涨至323亿元,万德上显示的2018年预期PE242.4倍。

当然,一部分医药研究员高度看好其13价肺炎疫苗和二价HPV疫苗的业绩爆发,至于这个公司是否历史上有过严重瑕疵,反而无所谓了。

包括这一次长生生物的百白破疫苗,其实早在2017年11月就已被食药监总局通告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规定,其25.26万支百白破疫苗,大家应该还有印象,全部销往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为什么,又是山东出的疫苗事故?

根据统计局数据,2016年全国出生人口数1786万人,出生率为12.95‰。

而单单山东,2016年就出生177.06万人,相当于全国的1/10,其中二孩出生占比更是达到63.3%。山东目前的出生率已达到1991年以来最高的17.89‰,位居全国各省份之首。山东是全国最敢生孩子尤其是二胎的省份,这在出生率逐步下滑的全国来看尤为可贵。

而且,山东县域经济发达,城市发展以中小城市为主,房价和生活成本比北上广以及江浙等地都要更为平稳,也有意愿和能力生孩子。中小城市的疫苗消费习惯,也更愿意接受当地机构的推荐而非自主选择。

——原来如此,《疫苗之王》中曾提到:“他们生产的疫苗,每天都源源不断,注入你和你孩子的身体中”。毕竟,孩子才是消费疫苗的主力群体,而父母也更愿意为孩子的疫苗治疗支付更高的价格,相信“便宜没好货”的朴素真理,也是对孩子最大的爱意。

要怪,也怪不了我们新生儿为什么那么多吧。

(四)逻辑的部分坍塌

在2016年山东非法疫苗案引爆公众关注的时候,财新“不适时宜”地在公众号推送了一篇2013年的旧闻——《疫苗之殇》,讲述的是摄影师郭现中历时三年,采访记录的一部分“疑似疫苗不良反应及有毒疫苗”受害者案例,引起了公众的强烈关注和充分讨论。

财新在转发这篇旧闻的时候,特意提到:“对于疫苗在生产和流通中出现的质量问题,以及正常疫苗的不良反应问题,目前都缺乏足够的识别和补偿。这里我们重发这组报道,希望读者能有些风险防范意识,更希望卫生疾控部门能拿出切实有效的行动。”

今天,有一个微博号重新转发了这组图片和文字,短短半天就实现了10万转发和10万点赞。

而大V“和菜头”,2016年在公众号上写了一篇激进的《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提出2016年山东非法疫苗事件其实与郭现中的《疫苗之殇》有本质区别,不能因此而否定疫苗的伟大成果和重大作用,再次引起了公众的讨论。

在这里,笔者的观点是:

2013年的《疫苗之殇》,其实关注点应该在于对无法100%杜绝的疫苗不良反应的合理补偿以及救助机制,以及对违法有毒疫苗的严厉惩戒;

2016年的山东非法疫苗案,本身属于二类疫苗,而且冷链缺失仅仅导致疫苗失效,与有毒疫苗并无直接联系。但其底层逻辑是:药企生产的疫苗没有问题;

2018年的长生生物事件,它动摇了这一层底层逻辑,药企生产的疫苗一旦在工艺上有问题的话,可能一只脚已经迈入了有毒疫苗也就是《疫苗之殇》的讨论范畴了。

但是无论如何,笔者依然认可疫苗的伟大作用以及其对人生命质量的显著提升,预防接种是一门被历史数据和现代医学充分证明的科学技术,所有家长都必须坚持给孩子做必要的疫苗接种。人类历史上无数次证明了这一点:

1974年,英国有报道称接种白百破疫苗后发生36起严重神经系统反应。电视新闻持续报道此事,公众丧失信心,导致接种工作中断,接种率从81%大幅下降到31%。但随着疫苗接种率的下滑,发病率由之前的1/10万上升至100/10万~200/10万,从而形成了百日咳的疫情。
日本在同一时期也因为媒体报导白百破疫苗的不良反应而发生了与英国几乎完全相同的一幕:白百破疫苗接种率从1974年的80%下降至1976年的10%;1979年百日咳疫情流行,出现1.3万余病例,41人死亡的后果。

林肯在1863年11月19日在葛底斯堡曾演讲到:“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可以永远欺骗有些人,却不可以永远欺骗所有人(You can fool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and some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but you can`t fool all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其实从身边的经验来看,旧闻《疫苗之殇》和山东非法疫苗事件虽然在短期内引起了公众的恐慌心理,引起了大家是否应该打疫苗的争论。但是从长期来看,绝大部分的年轻父母,反而能更为理性地看待疫苗,包括它的收益和风险。这也是A股市场今年疫苗股行情的一个逻辑基础,市场真真切切地观察到了大家的防疫需求和优秀品种的爆发机会。

但是,这一个逻辑基础,却被一家上市公司的恶意造假事件,给彻底击垮了:人们并不是不相信疫苗的效果,而是可能不再相信国产疫苗的效果。类似于,人们并不是不相信婴儿奶粉,而是因为三聚氰胺事件不再相信国产婴儿奶粉。

讽刺的是,环球时报曾批过《疫苗之殇》,认为山东非法疫苗案,其问题出在流通领域,许多媒体将其与疫苗不良反应混为一谈,容易扭曲公众对于疫苗的认识。但是这次的千里之堤,正式溃于疫苗企业自身的蚁穴,因为有问题的疫苗,其不良反应的概率,有可能会大幅提升,从而变身成为有毒疫苗。

所以请允许笔者背着“文盲”的帽子,再用一次“疫苗之殇”的副标题吧。

(五)旦种暮成的长生生物

新颁布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要求,各省疾控机构通过省级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统一招标采购疫苗;县级疾控机构与疫苗生产企业签订采购供应合同。

简单的说,新《条例》将二类疫苗的所有权限,都上收至省级平台,而权力的集中,有可能产生了各种灰色交易的滋生空间。

长生生物的2017年年报中提到:为提高品牌影响力,增加销售份额,公司的推广费由2016年的2.02亿,激增至2017年的4.42亿元人民币;会议费为7284万元,同比增加2884%;最后公司总销售费用达到5.83亿元,25个销售,人均销售2330万元,是成大生物的47倍。这一数据变化的背后,恰好是疫苗流通体制的变化。

再叠加了民众对于疫苗理性消费需求的提升,以及山东为代表的新生儿浪潮的到来,长生生物的旦种暮成,以狂犬病疫苗为例,3年内市场份额从4%暴涨至28%,也变得可以理解了。

马克思曾说过:“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

对了,长生生物的毛利率是93%。

(六)山东的孩子像根草

1990年11月,美国正式建立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ERS正式建立,要求疫苗生产者、医疗人员需将自己发现的疫苗接种不良事件记录进该系统,同时也鼓励疫苗接种者本人及其家属全部参与进反馈工作中。

从VAERS系统建立的十年间,美国共接种了19亿份疫苗,VAERS共计接到了12万份左右的疫苗安全事件报告,多数报告内容为接种后的发热或过敏反应,严重不良事件极其罕见。这些数据经系统处理之后面向公众和研究者及时公开,极大缓解了担心疫苗存在问题的恐慌情绪。数据还可以帮助疫苗公司发现实验中未曾注意到的安全问题,对之后的疫苗研发带来帮助。

VAERS的数据还包括了疫苗生产商所提供的信息,因此类似此次长生生物事件如果发生在美国,则同一批次的所有药品极其编号都可以进行查询,可将危害降至较低的水平。

为了避免受到不良疫苗伤害的家庭陷入困境,减轻民众对疫苗不必要的恐慌,美国政府还于1986年出台了《国家儿童疫苗损害法案》,随后成立“疫苗损害补偿信托基金”,基金的来源是对列入《疫苗损害一览表》的疫苗收缴每计量0.75美元的税金,并将税金用于并非由疫苗企业过错产生的接种伤害。该法案正式实施以来,平均每名受害者获得了813970美元的赔偿。

大概的规则是:疫苗企业无过错但造成接种者受损,美国政府基金提供赔偿;疫苗企业过错造成的伤害,企业自己承担责任。不会出现接种疫苗导致重大疾病之后无人问津,以至家庭生活陷入困境的情况发生。

这些都是国际经验上非常行之有效、成熟运作数十年的疫苗行业管控思路,一切的宗旨都是打消大众的顾虑,保护弱势群体。

毕竟信心一直比黄金都珍贵。

与之相对的,在山东(还是山东),曾经有一起狂犬病疫苗致盲事件。

2005年6月22日,8岁的夏富兴被家里养的一条狗咬伤。当天下午,夏的母亲辛庭慧领着儿子来到一家单位卫生所分次注射了狂犬疫苗。

7月30日吃饭时,辛庭慧突然发现儿子在桌子上乱摸着找筷子和碗。她赶紧和丈夫带孩子到医院检查,结果发现儿子的一只眼睛视力降到0.1,另一只仅有光感。在经历多方求治后,2006年1月,夏富兴在北大一院眼科做脑组织活体检查,最终诊断为:狂犬疫苗导致的视神经损害,即视神经萎缩,免疫介导性炎性病变。2007年前往最高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果同样肯定孩子致病与所扎的狂犬疫苗有关。

随后,辛庭慧夫妇起诉了该单位,该单位共计赔偿夏富兴损失765390.55元,老老实实地付了。随后该单位咽不下气,转而起诉了狂犬疫苗的制造企业,法院一审判决该药企需负担76.54万元的80%。

药企提起上诉,理由包括卫生所“可能从其他销售者处购买的产品或假冒伪劣产品”、“北京法源科学证据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不具备证明疫苗本身存在质量问题的证明效力”等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最终采信这些理由并判决该药企无须承担责任。

你猜的没错,这家狂犬病制造企业就是长生生物。

一头是一度失明的孩子和痛苦的家长,一头是只执行打针却负责全程赔偿的单位卫生所,一头是权威鉴定报告认为有关联但是无责的市值百亿上市公司。

你说,哪家疫苗企业不爱山东呢?

但是谁家的孩子不是宝,哪家的孩子才是草。

参考文献:
[1]. 《疫苗之王》,兽爷,2018年
[2]. 《山东疫苗案主要嫌犯庞红卫:涉非法经营达3.1亿》,新京报,2016年
[3]. 《二类疫苗的管理漏洞这样堵行不行》,健康报,2016年
[4]. 《长生生物卷入山东疫苗案 69万支疫苗经涉案公司流入山东》,界面新闻,2018年
[5]. 《沃森生物转让山东实杰股权 力消山东疫苗事件影响》,证券时报,2016年
[6]. 《2016年各省份人口大数据:山东最敢生二孩 山西人口出生率达10.29‰》,第一财经,2017年
[7]. 《疫苗之殇,谁来缓解民众恐慌》,网易回声,2016年
[8]. 《男孩注射3针狂犬疫苗双目失明 向诊所索赔92万》,半岛晨报,2008年
[9]. 《疫苗之殇》,财新,2013年

Sort:  

现在是长春的狂犬病疫苗造假事件

@luneknight, 其实我就是来点赞的,别管我哈!

@luneknight, 这是小可可我在steemit最好的邂逅,好喜欢你的贴(^∀^)哇~~~ img

BTW, @cn-naughty.boy 淘气包你好好说话可以吗,就知道调皮,哼~~ (:3 」∠)

Congratulations @luneknight! You have received a personal award!

2 Years on Steemit
Click on the badge to view your Board of Honor.

Do you like SteemitBoard's project? Then Vote for its witness and get one more award!

Congratulations @luneknight! You received a personal award!

Happy Birthday! - You are on the Steem blockchain for 3 years!

You can view your badges on your Steem Board and compare to others on the Steem Ranking

Vote for @Steemitboard as a witness to get one more award and increased upvotes!

Coin Marketplace

STEEM 0.20
TRX 0.13
JST 0.030
BTC 65744.86
ETH 3466.75
USDT 1.00
SBD 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