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的上等人

in cn •  8 months ago

在号称最追求平等的革命发生近百年之后,“上等人”的身价比任何时候都被看好。当一个社会中大多数人都争先恐后地挤入上等人行列时,获得上等人身份的种种方法,就会真正成为人们刻意追求的热门秘技。

谁是上等人?
人生而有等级,不知是谁造的孽!无论归咎于昊天上帝,还是佛祖阎王,或者某个尘世帝君,芸芸众生都将无可奈何。唯一可以宽慰的是,正是一个等级制社会,催生出了追求平等的启蒙学说,孕育出了声势浩大的社会解放运动。但经两百余年的风风火火之后,似乎仍然是莫奈之何。于是,人们只剩下一种希望:做上等人去!
然而不清楚,何谓上等人?
如果是在印度,上等人的角色几乎已写在脸上了,没有人不明白。至于其他地方,就可能有点问题。幸而孔圣人说过,凡人有君子与小人之分,自然君子就是上等人了。但仍然不清楚,该如何从人群中认出君子来呢?
或许,问题本来很简单:那些底气十足,能在你面前昂首挺胸、颐指气使的人,不就是上等人吗?
如此说来,所有官儿就都是上等人了。这一点想必无人反对。此外,那些并无官职但有爵位的人,也应算作上等人,这也不会有人否定。只是爵位这种东西早已成了老古董,今人何曾见过?聪明人立即会找到现代的替代品:显赫头衔如何?院士就够显赫了,仅仅说出这一称号,就足以让人喘不过气来。至于等而下之的教授、大师之类,那就只能将就了。
上述说法远不能为各界认同。首先就有官场与学术界之外的人出来反对:还有商界、文化、艺术、体育等行业中的巨子呢?这就会有人补进顶级富豪、演艺明星、体坛名将等等。
如此下去,显然拿不出一份众所公认的清单。
于是,就会有爽快人出来收拾局面:什么这个那个的,凡是衣着光鲜、出手阔绰的,都是上等人!此言一出,你会茅塞顿开,还是惊诧莫名?或许,较持平的结论还是:在这件事情上,完全的共识是不可能的。那么,一个大概的共识呢?似乎不成问题,但却未必有人能清晰表达出来。最主要的是,根本就没有这种必要。在现实生活中,人们总会近乎本能地作出自己的判断,完全不会去介意,他人的判断有何不同。

争当上等人
在我们的时代,无论是上等人还是贵族,这类身份依然使人很受用,却不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已经是新时代了,人们还能接受一个有点过时的称谓吗?如果改用精英的名称,上等人或许就欣然接受了。其实这更成问题:上等人与精英的内涵是不完全一致的。
新时代的上等人似乎特别幸运:恰恰在今天,唯上等人是尚,成了一股强劲的社会潮流。在这股潮流的推动下,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朝上不朝下了。
这种流行取向包含两层意思:崇拜上等人与争当上等人。
在当今之世,谁不知道,上等人就是权势,就是金钱,就是荣耀!对此最敏感、反应最快、判断最准的,就要算商家了。今天的闹市,最耀眼的招牌是什么?还不是遍地皆是的“富豪酒家”、“贵族之家”、“帝王饭庄”、“宫廷菜馆”……,你还想找到一家“平民餐馆”?这不是专向上等人献媚又是什么呢!就凭你那干瘪的钱包,商家还能看得上?如果停在商店前的是宝马,徒步而至的你,就别指望导购小姐首先走向你了,她能不抢着去给宝马开门?如果有数十辆豪车开道的迎亲队伍呼啸而过,你看旁观者的那种羡慕劲儿,就差口水没流出来了。只有一辆破车的迎亲者还敢出来凑热闹?至于有警车开道的官家公子的迎亲队,看热闹者就只有怨自己投错胎了。家底子再差的小伙子,宁愿负债累累,也要凑个几十万,像个上等人般将媳妇接回去。无论你如何猥琐,一旦成了成功人士,就等着宾客盈门了。你知道赵本山、王宝强有多少粉丝?已是天文数字了!
此情此景能不使人坚信,世上只有“功名”二字才最最要紧!或许你曾听说过,什么“多少年功名尘与土”,什么“视功名如粪土”,那恐怕是另一个世界的语言。
目睹了这一切,如果还毫不动心,还不奋起挤进上等人群,要不是故作清高,那就是自暴自弃了。今日之社会,争当上等人的迫切,怎么说都属空前。你不妨去书店看看,什么书最紧俏?还不是“成功宝典”。实际上,那就该叫做“成上等人宝典”。你想要孩子读个大学吗?已经不够了!现在哪个父母不是要孩子以硕士、博士为目标?孩子智力不逮也要上,砸大把的钱也行。何苦呢?还不是要当上等人!你看到了争相考公务员的那个疯狂劲。在我们的社会里,公务员差不多挨得上是上等人了,哪能不争!好在考试并非唯一的进身之阶,对有心人来说,什么途径都愿一试,即使违章犯禁也在所不顾。这样,胆大的贪官们财运就来了。要不然,徐才厚们的钱袋怎么会满得那么快呢?

幸乎悲乎?
为了表达对金钱的鄙弃,聪明人发明了“铜臭”一词。功名当然包含了金钱,但并不限于金钱,仅用铜臭二字可打不倒功名。或许,还不至于要打倒功名。但与功名相联系的祸福悲喜的问题,确实不可忽略。在这一点上,看法当然是多种多样的。
在万众一心齐奔功名的年代,要指摘这种潮流,至少显得不合时尚,更可能被人讥为伪君子。不过,说出某种客观事实,还是理性观察者的职责。
以是否“居于人上”为标的的价值观,当然不是以平等为目标的现代文明的准则。如果整个社会都由“竞奔上游”的原则所主导,而且以成功等同于高尚,以上进等同于优秀,以成败判断等同于价值判断,那么,我们就进入了一个丛林社会。这绝不是现代化先驱者们的初衷,先贤们的目标是以“自由、平等、博爱”为旗帜的文明社会。现代文明社会不排除竞争,但应当是平等参与者之间的竞争,不应有上等人的位置。
旧时代当然少不了上等人的趾高气扬,甚至逞凶肆虐。但至少有一些优秀的上等人,自愿放弃自己的特殊身份,来到民间,热心服务于民众,为实现一个平等的社会而奋斗一生。历史记住了这批民族精英,其中就有梁启超、谭嗣同、秋瑾、林觉民、张静江、陶行知、贝时璋等响当当的人物。如果他们看到,今天的社会依然是“衣分三色,食分五等”,不同等级的官员车马官舍序次分明,就是远住嵩山的某个处级上等人也谨遵不渝,他们在九泉之下将情何以堪!
上等人的涌现、固化与张扬,使社会与平等理想的距离愈来愈远,岂不悲乎!
这还不是最可悲的。一个等级制但有序的社会固然非人所愿,但在一定时期内或许尚可接受,它至少能维护最低程度的安定与和平。但今天远谈不上有序。今天的上等人之恶劣,实在是史上少见。不妨去看看薄熙来、周永康们做了些什么,这几个人还未必是最坏的。今天的等级制,其荒唐与厚颜无耻,也大大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即便犯事的官员,都住上了豪华监狱,你听说过在古代中国有这样的事吗?
考虑到这一层,平等的追求者心中的悲愤,就更无可名状了。
幸而,毕竟还有某些正面的效果差可安慰。最主要的是,对上等人身份的狂热追求,终究为社会的发展激发了某种活力。
万马齐喑与万马齐奔,不过一字之差,其结果却可能天隔地远。毛时代无疑是万马齐喑,于公于私都没有任何积极性,社会自然就彻底停滞了,实际上每天都在衰朽崩坏。改革年代则一改为万马齐奔;就个人而言,当然多半是朝私利而奔。但正如亚当·斯密所言,在“看不见的手”的导引下,最终还是奔向了于公有利的方向。备考公务员的千千万万人的狂热,未必能博得你的钦佩;但你不能不承认,通过这条狭道出来的优胜者,总比那些靠关系提拔的人具有较高的知识素养。那些拼命创造政绩、积累晋升资本的官员,更难给你多少好感;但或许正是这些人铸造了“后三十年”的辉煌。在这一点上,你很可能会想起刘志军;他当然不是一个好鸟,但其贡献至少抵得上一百个庸官!那些高喊“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人,听了这番议论,想必要暴跳如雷了。
上面的观察,大概能让人长点见识:
美艳的鲜花,常常生长在肮脏的黑土地上。
那么,这是上帝之德,还是苍生之幸?

还是精英时代?
人们已见识了够多的上等人。无论这些人能耐多大,人们还是希望能够平视他们,长时间的仰视唯有令人不胜疲劳,更别说已忍受多时的深深厌恶了。
那么,一个没有上等人的普遍平等的时代,是否就要到来?
我是一个顽固的乐观主义者,始终坚信那样的时代一定会到来。最大的理由就是,至少有一部分人类在这方面已作出榜样。诚然,今天的欧美也不是什么地道的平等社会。但不能不承认,东西方的差距远非常人所能想象。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当奥巴马在小餐馆就餐时,旁边的食客就把他当作一个毫不相关的人,绝不会有任何人因“见到领袖”而激动万分。而在我们这里,即使是一个芝麻大的顶头上司,人们岂敢怠慢!你若不信,就不妨试试看。1980年代,国门刚刚打开,访问青岛的美国军舰,接待了一批解放军官兵。令第一次见识美国鬼子的中国军人深感震惊的,不是美国人的坚船利炮,而是美军官兵的融洽无间。在中国军人所受的教育中,“官兵打成一片”从来都是中国的专利,并不知道这些早已成了神话传说。
既然这个世界已有人做到了,就没有理由肯定我们做不到。
尽管如此,我倒还不至于盲目乐观到认为,普遍平等的实现就在眼前。岂止不在眼前,实际上还相当遥远。任何人都难以否认,我们的文明从来就缺少平等的基因。如果,在这样一种基础上培育平等精神还不是最大的困难,那么,被推销给全世界的那种伪平等,就真正是实现平等的最大障碍。试想,如果在强大文宣系统的包装下,连最大的官儿都与老百姓水乳交融了,这个社会还需要改进吗?在主流意识形态的话语中,这里根本就不存在不平等的问题,当然更没有髙踞于平民之上的上等人存在。这一点,再没有比前国家主席刘少奇表达得更清楚的了,这位主席在蒙难之前不久,对北京的掏粪工人时传祥说:“你当掏粪工人,我当国家主席,都是为人民服务,我们是平等的。”略作修改之后,这句话也可以用于薄熙来或周永康与某个农民工的对话。但你能从其中读出平等来吗?
无论你心中的平等理想如何高扬,都不能不承认,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人们所面对的,仍将是一个高度等级制的社会;当你朝上仰望时,所看到的仍将是自信满满的上等人。这就是一个上等人的时代;说得好听点,就是精英时代,如果将“精英”理解为位居社会上层的显赫人士的话。
或许,人们很难承认今日之精英,是真正意义上的精英人物。但如果认定所有精英都不过是垃圾,那也言过其实。应当承认,与毛时代的权贵相比,今日之精英已不可同日而语了。首先,今日之精英几乎全部受过正规高等教育,其中不少还具有硕士、博士学位,包括海外学位。其次,今日精英多半不固守什么教条。我接触过一些身居要职的精英人士,其思想之开放令人震惊。或许,你听到的截然相反,完全是头脑僵化的说教。那么很可能是你被糊弄了,要知道在体制内生存的人,都是有两套话语的。与一些激进的看法相反,对于今日之精英,完全可给予适当的肯定评价与正面的期待。
如此说来,就得接受被一群上等人支配着的现实,这种状况也并非糟糕透顶,或许远远没有你在激愤中所想象的那么坏。最主要的是,你别无选择。
在今天,与其说希望在于:受上等人支配的局面将很快改变;还不如说希望在于:我们头上的上等人能更文明一点,至少不要像“前三十年”中所表现的那样野蛮。当然,个人愿望没有任何力量;但亿万人的愿望就未必如此,那会酿造出一种气氛与环境,这将更有利于某些积极因素的生长。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ort Order:  

Congratulations @chaplin! You have received a personal award!

1 Year on Steemit
Click on the badge to view your Board of Honor.

Do you like SteemitBoard's project? Then Vote for its witness and get one more award!

Congratulations @chaplin! You have completed the following achievement on Steemit and have been rewarded with new badge(s) :

You published your First Post
You got a First Vote

Click on the badge to view your Board of Honor.
If you no longer want to receive notifications, reply to this comment with the word STOP

Do you like SteemitBoard's project? Then Vote for its witness and get one more award!

Congratulations @chaplin! You have completed the following achievement on Steemit and have been rewarded with new badge(s) :

Award for the number of upvotes received
Award for the number of upvotes

Click on the badge to view your Board of Honor.
If you no longer want to receive notifications, reply to this comment with the word STOP

Do you like SteemitBoard's project? Then Vote for its witness and get one more aw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