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明天

in cn •  last month

“世界的明天多美好!”这大概是每个人最喜欢听到的歌词。但是有谁知道,世界的明天会是怎样的呢?

ae856da8e7aca2f0084bc16925e6deac.jpg

60年之前,这不成问题:明天就是共产主义!谁不相信“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呢?

20年之前,这似乎也不成问题:福山在其《历史的终结》中明言,决定世界未来的世纪之战已经终结了,红色帝国的对手将主宰明天;苏联刚刚崩溃后的世界潮流似乎强劲地支持了福山的论断。

20年之后的今天,地平线的上空云遮雾绕,人类的明天究竟将会如何,仍然还属未定之天,而且似乎愈来愈不清晰了。

全球化?

世界的未来是全球化!这并非今日思想家的预言,至少在30年前未来学家所绘制的蓝图中,一个全球化的世界就已隠然成形了。一些学者甚至断言,远在一个半世纪之前,全球化的世界前景就已明白地写在《共产党宣言》里了。

能不相信世界的未来是全球化吗?实际上,今天的世界差不多已经全球化了。

首先是世界经济几乎已经全球化了。与历史上任何时期相比,世界各国的经济都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近30年中,世界贸易几乎增长了10倍,中美、中日、中欧贸易则增长了100倍以上。似乎是弹丸之地的韩国,去年与中国的贸易额就高达2750亿美元。你根本无法想象,今天的任何一个大经济体,离开它的贸易伙伴之后将如何正常生存。

今天世界的主要产品掌控在庞大的跨国公司——其中就包括中国的华为——之手,几乎所有产品实际上都是世界产品。你能说,几乎是美国象征的波音飞机与福特汽车,是地道的美国产品吗?几十个国家——其中就有中国——参与了波音飞机的生产;福特嘉年华车的发动机在巴西与罗马尼亚生产,组装则在墨西哥完成。你能说丰田车是日本生产的吗?它很可能就产于中国!

各国都少不了一些鹰派军事幻想家,努力去制定各种摧毁对手的疯狂计划,也许从未细想,他们想召唤出来的炸弹,相当一部分将会落在本国投资与自己同胞身上!

或许更重要的是,人类的生活方式几乎已经全球化了。今天的旅游者,无论走到世界的哪个角落,所看到的是几乎一样的衣着、一样的饮食、一样的家居、一样的时尚。发端于一个地方的某个供消遣的新玩意儿,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可能风行全世界。

如果说,中老年人对于外来的新奇事物还多少有所保留,那么年轻人则百无禁忌,只一心追赶时尚潮流。没有哪一种时尚不在全球快速流淌;即使尚存的一点点障碍,也会被无所不至的互联网摧毁殆尽。

生活方式的趋同必然导致文化的趋同。无论各国之间有多大的分歧甚至鸿沟,就民间社会而言,严格的界线正在渐渐隐去。你能相信美国的第一号宿敌,其年轻人竟发狂似地追逐着美国文化吗?这个国家就是伊朗!

这就是世界的未来吗?这种前景当然使全球主义者欢欣鼓舞,却招来了一大批愤世嫉俗者的疯狂咒骂。只要看看各种大型国际会议期间声势浩大的反全球化示威,就知道对于全球化的抵制有多么强烈。

人们对于全球化最不满意的两点是:全球化所推动的向世界各地的产业进军急剧地摧毁着人类的生存环境;全球化固然逐步消融着地域差别,但并未造成一个平等的世界,全球范围内的贫富差距似乎更大了。

激进抗议者的喧闹,似乎并未阻挡全球化的步伐。但将全球化作为人类社会的唯一前景,就难以成为普遍的共识了。

由此看来,人们倒不是不相信全球化的未来——实际上它就在眼前,无需理论家来预言了——,而是不太满意这种未来。在人们的想象中,人类应该有一个更好的前景:它既保证普遍的幸福,又能消除全球化时代瘟疫般漫延的社会弊病。这样的理想社会是可期望的吗?有人坚决相信这是可能的,因为一些获得良好治理的福利社会正在向人们示范呢。

福利社会?

那么,福利社会能成为世界的明天吗?

首先得界定何谓福利社会。与其去寻找什么理论定义,还不如直接指出,今天的西欧社会就是典型的福利社会。

欧式福利社会的主要特征是:所有社会成员在物质生活方面得到充分的安全保障,贫富差距维持在一个可接受的水平上,实际上真正的贫穷已被消除;民主制度已经根深蒂固,法治环境已经稳定成熟,公民的权利与尊严得到充分保障,社会实现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文明与和谐;在自由宽松的气氛中,精神文化生活呈现出充分活力与多样性。这是乌托邦式的渲染吗?不!这是现实。倘若不信,你不妨亲自看看去!

没有人认为欧式福利社会是天堂——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人间天堂——,它依然问题多多,生活于其中的人感觉尤为明显;否则,欧洲街头就不致依然游行示威连绵不绝了。

但不管怎么说,今天的欧洲毕竟初步实现了多少代人的理想。至少,消除三大差别——工农差别、城乡差别与体脑差别——这一为马克思所追求的共产主义理想,在今天的欧洲福利社会中已大体实现。

欧洲早已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农民,为数不多的农场主绝对比工人过得好;欧洲也只有少数人住在乡下,他们多半是富人,不需要任何人下乡去扶贫;欧洲的蓝领收人未必比白领少,而且蓝领人数越来越少,越来越不能如马克思所预期的那样构成社会的中坚。

更主要的是,普遍的平等意识已经如此深入人心,体脑差别完全不成为一个社会问题。英国教授改行当管道工的事,在我们听来当然是大新闻,在欧洲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至于我们这里的市井小民,在学界显要或达官贵人面前常常有的那种畏琐与战栗,在欧洲更是闻所未闻的事。近代思想家的社会理想中不那么亮丽的部分——例如8小时工作制、免于冻馁、免于恐惧、普及基础教育、普选权、妇女解放等等——早已成为现实,根本不值一提了。

很少人低估欧洲人的成就。即使最顽强的意识形态对手,在如此明若白昼的事实面前,也不能不承认欧洲社会治理良好,而将批评的矛头转向精神价值、外交等领域。

将欧式福利社会确立为人类的奋斗目标,似乎具有巨大的号召力,不仅足以激发全世界渴望富裕生活的贫穷大众的强烈向往,而且也能得到欠开放社会中那些看重现代人道价值的中产阶层居民的广泛认同。尤其是全世界的知识阶层,很难不以欧洲社会作为他们心中的梦想目标。

这种取向之强烈,只要看看战后欧洲的留学生记录与移民记录就知道了。对于世界大部分人来说,按照欧洲的模样来塑造世界的明天,看来是非不愿也,唯恐不能也

但欧洲只是世界的一小部分。尤其可悲的是,依照目前的人口变动趋势,按人口规模而言,欧洲在全人类中将愈来愈无关紧要。欧式福利社会的辐射力与扩张力似乎都十分有限,或者说,欧洲人根本就缺乏推广其文明价值的意愿。

就是在欧盟的疆域之内,欧洲一体化事业也进展缓慢。更没有任何令人信服的理由可以说明,欧洲的经验将被有效地推广于全世界。因此,没有人能够乐观地预言,欧式福利社会必将是世界的明天。

已经提到欧洲也问题多多。最严重的问题恰好是欧洲最引以自豪的成就造成的:不是因为它不行,而是因为它太好!欧洲的福利太周全了,每个人从摇篮到坟墓全被社会包着,人们就不再有改善境遇的主动性与进取心,社会也就缺少生命力了。而且,欧洲社会也太富裕,它占用的资源实在太多,人们过于骄奢淫逸,而淫乐过度必然导致堕落。

让这样一种社会作为世界的明天,既有地球承受力之虞,又难为道德至上主义者所接受,尤其不被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所认可。伊斯兰教徒持有完全不同的社会理想,其中最极端的人,已抱定决心按伊斯兰的理想来改造世界。这样,世界就可能拥有一个完全不同的明天。

伊斯兰化?

这就产生一个紧迫的问题:世界的明天将会是伊斯兰化吗?

对于非伊斯兰的大众而言,伊斯兰化的前景多半从来不在考虑之中。现存的伊斯兰社会并未显示出任何足以打动人的吸引力。

即使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所许诺的理想化的伊斯兰社会,在最好的意义上也不过是一个安定、有序、纯朴的原始社会,人们在严格的伊斯兰教规的管束下循规蹈矩,老少无欺,路不拾遗。

但这丝毫不妨碍穆斯林男子娶四个老婆,也不妨碍穆斯林用石头活活砸死他们认为违规的少女,更不排除穆斯林战士随意割掉异教徒的脑袋。在那样的理想社会中,女子上学这种事就别再提了;也不要指望什么法治,法律已被绝不仁慈的伊斯兰教规代替了;除了伊斯兰艺术之外的所有其他艺术,也不再有生存余地,当然也无望重修巴米扬大佛了。

让非穆斯林世界自愿接受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希望很小。但这一事实并不足以说明,伊斯兰化肯定不会成为世界的明天。

不要忘记,在穆罕默德时代微不足道的伊斯兰势力,在极短时间内就征服了横跨亚非欧三大洲的广大地区,伊斯兰那种所向披靡的扩张暴力是实实在在的。那么,穆斯林哈里发的现代版还有可能吗?

你会说,在现代文明世界的高科技面前,顽固保守的穆斯林何足道哉!那么,你就想想本.拉登、塔利班、伊斯兰国等的惊天动地之举吧!

伊斯兰是否拥有世界的明天,既不取决于人们是否喜欢伊斯兰,也不取决于伊斯兰是否具有更高级的文明,而只是取决于文明世界是否具有抗拒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意志与方略。今日之世界,几乎每天都有某个穆斯林恐怖分子在某个地方得手的新闻。你已听到,穆斯林敢在伦敦街头大白天砍下英国士兵的头;穆斯林也敢在波士顿扔炸弹炸死马拉松运动员。

穆斯林每向前跨出一步,非穆斯林世界就会胆怯地后退一步。就是欧美社会中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青年,竟也像着了魔一样,络绎不绝地奔赴中东参与穆斯林的圣战。如果没有人能扭转这种局面,那么,对于世界的明天终不免伊斯兰化,你还能持盲目的乐观吗?

幸而,这个世界还有制服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力量在,此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也。车臣穆斯林不可谓不凶,但在斯大林时期他们如何了?而在普京手上他们又如何了呢?乌鲁木齐的穆斯林刀手不可谓不强暴,他们的下场如何了?使凶悍的穆斯林终于屈身服软的,是人类迄今最令人生畏的一种力量,它就是现代威权主义。

威权社会?

那么,世界的明天就只能是威权社会了?

似乎有很强的理由说明会是这样。为庆幸这个光辉的未来,首先得领略一下威权社会的妙处。我们自己就生活在这个威权社会中,就近的观察当然有助于获得更真切的了解。

现代威权主义的空前强势主要源于两点:其一是对社会资源——包括自然资源、人力资源、经济资源与文化资源等等——的全面掌控;其二是在运用社会资源时,可以超越任何规则约束的完全自由的处置权。

拥有以上两大优势中的任何一个,都会使普天之下的任何统治者艳羡不已;而同时拥有两者——其极致就是人们常说的举国体制——就真正天下无敌了,至少在一定时期内会是如此。

如果不是这样,已经十分强势的普京大帝,就不致那样痛惜苏联的解体,以致要千方百计恢复昔日苏联的权势了。超强的威权确实能结出累累硕果,其最突出者是在一定时期经济的高速增长,以及军力的急剧扩张;在这个依然时兴角力的世界上,这两样东西恰恰是强者首先梦想的。威权主义强势崛起的势头震动全球,是无人能够否认的现实。

那么,威权主义是否能拥有世界的明天?这取决于如下三方面的成功:

● 威权社会必须使其现有的成功转化为持续的成功。这不仅要求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而且能够维持社会的持久稳定,还必须逐步消除多年积累起来的社会弊端,包括政治、社会、环境及文化领域的种种问题。

● 威权社会必须完善自己的制度体系,并提升自己的文化价值,使之真正具有某种普适性,因而提供一种足以成为世界样板的发展模式;这种模式的辐射力与影响力应当胜过其他任何竞争模式,因而它最终有可能君临全世界。
● 威权社会必须拥有统领世界潮流的领导能力,这包括得以主导国际秩序的军事政治实力,以及主持世界事务的谋略与掌控能力。

如果以上目标都能成为现实,那么,明日之地球,或许将真正是一个威权主义的世界。哈耶克、福山、哈维尔等人所理想的世界未来,就将成为泡影。这是人类之福,还是人类之祸?这不宜由生活在威权社会中的人来评判。

今天所需要的,是一种冷静的理性判断:威权社会能够达到上述目标吗?

比较现实的估计看来是:威权社会的强劲发展势头依然具有足够的能量,足以让它前冲相当一段路程。随后,减速器将开始发挥作用;今天实际上已被普遍注意到的那些威权主义的弊端,都将起到减速的作用。

威权社会的体制力量与精神价值,从来都是它的短板。如果它能通过自我更新终于脱颖而出,竟然成长为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普世价值,那真是世界之福。不过,这样一来,威权主义就不成其为威权主义了。

问题在于,这种可能性非常之小,几乎不值一提。让威权主义理论家深感沮丧与困惑的恰恰是,他们认定已获得巨大成功的社会模式,根本得不到普遍响应,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近期内会成为席卷全球的时代潮流。

威权主义的追随者之少,且不说与欧美法治社会比较,就是与实行伊斯兰教法统治的穆斯林社会比较,也显得相形见绌。威权主义的强势与成功确实得到普遍承认,可惜这种成功却无法复制,因而不能为世界的明天展示出一幅可行的蓝图。

面对这样的态势,即使是最大胆的预言家,也不能率尔断定:世界的明天就是威权社会。

既然以上所有的可能性都不完全确定,那么,世界的明天究竟如何,依然尚属未定之天。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ort Order:  

恭喜你!您的这篇文章入选 @justyy 今日 (2019-03-18) 榜单 【优秀的文章】, 回复本条评论24小时内领赏,点赞本评论将支持 @dailychina 并增加将来您的奖赏。
@justyy 是CN区的见证人,请支持他,给他投票,感谢!

Congratulations! This post has been selected by @justyy as today's (2019-03-18) 【Good Posts】, Steem On! Reply to this message in 24 hours to get rewards. Upvote this comment to support the @dailychina and increase your future rewards! ^_^

SteemIt 工具、API接口、机器人和教程
SteemIt Tools, Bots, APIs and Tutorial
*Join cnsteem Discord channel: *https://discord.gg/SnNaaYS

·
·
·

已经投票了,新人求关注

·
·

威权主义终会走到尽头的,当然另一个极端的无政府主义也很可怕的

吃了吗?欢迎在steemauto里设置跟赞 @cnbuddy 给整个cn区点赞倘若你想让我隐形,请回复“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