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和博弈

in cn •  last month 

今天,再孤陋寡闻的官员,在其演讲中也不免要亮一些博弈论词汇,例如游戏规则、零和博弈之类,以此来树立自己的时尚形象。所谓零和博弈,就是必有一输一赢的两方对决,且输者所失尽成赢者所得。与其他类型博弈——例如“双赢博弈”、“正和博弈”之类——比较起来,“零和博弈”未必很可取。然而,事实上人们多半更倾向于认可零和博弈;这种思维习惯有很负面的后果。

身边的博弈

在博弈论中,通常分别以正数与负数表达博弈的赢与输。如果在两人博弈中,赢方与输方分别得a分与—a分(这意味着赢者所得全来自输者所失),那么双方得分之和为零。这就是“零和博弈”一词之由来。

最大量的零和博弈或许出现在生意场上。如果你来到一个货摊,看中某件商品之后与老板讨价还价,那么,一场博弈就开始了。讨价还价的结果,市场价为100元的商品,最后以110元成交。这样,你损失了10元,这10元恰好被对方赚去了;这就是一个零和博弈。

如果说,商场上的输赢可用金钱精确表达;那么,在其他场合的博弈,输赢的定量描述就只能是某种模糊的判断。尽管如此,精明的博弈者亦不失多少准确的算计。

街坊邻里之间,常不免发生口角甚至争吵,在失去理性的冲突中,难免互相使对方难堪或者羞辱。这种冲突,通常以两败俱伤告终。如果其中一方于吵架技高一筹,而另一方木讷笨拙,那么就会出现一胜一败的结局,胜者得意洋洋,败者受辱憋气;后者愈丧气,前者就愈快意,可以说一方所得正是另一方之所失,这就是一个零和博弈。无论快意与丧气,都没法准确测量,但其程度的比较,任何有生活经验的人都不难估量得大体准确。

为恰当理解零和博弈,如下几点说明是值得注意的:

1) 博弈双方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等的,他们为争夺同一目标而竞争。
2) 零和博弈只是表达了一个事实,不涉及对双方的价值评判。
3) 对博弈双方得失的评估,通常出于某个中立观察者的判断。
4) 观察者只关注博弈的结果,而不考虑博弈的过程。

博弈既可以文明规范,亦可能粗暴残酷,但都不妨以竞争视之。博弈的过程往往充满了智慧的较量,其中的故事可能十分精彩,或许正是人们最感兴趣的;但那是另一个领域的问题,不是博弈论的对象。

古人斗智

要在古代生活中找出博弈的故事,那是毫无困难的事情。人们耳熟能详的许多历史典故,就是一些绝佳的零和博弈。

楚汉相争 这是中国历史上2200年前的一幕大戏,其主角是气盖山河的楚霸王项羽与被项羽所封的汉王刘邦。楚汉相争在史上影响有多大,只要提到一点就够了:今天中国象棋棋盘上,分明地标出的“楚河汉界”依然赫然在目,那正是本于楚汉相争的典故。

楚汉相争的结果是众所周知的:楚败汉胜。实际上不仅仅如此,重要的是要指出:项羽完败,而刘邦完胜;刘邦独享天下,而项羽则兵败丧身;项羽之败惨烈到什么程度,恰好对应刘邦之胜辉煌到什么程度,这不正是一个零和博弈吗?

至少在逻辑上,楚汉相争完全可能有另外的结局。例如,双方割据并存;一方屈膝请和成为藩属;一方败走域外另立邦国,等等。所有这些情况,对于中国历史影响如何,且不置论,能肯定的只是,它们都不再是零和博弈的结局。不妨指出,凡属争天下的争斗,多半是零和博弈。试想,哪个得天下者,情愿给对手一寸容身之地呢?

荆州易主 读过《三国》的人都知道,围绕荆州一地的故事最多,也最有看头。一般人很欣赏诸葛亮智取荆州、三气周瑜的智谋,不太在意吕蒙智胜关羽、袭取荆州的辉煌战例。此处要强调的只是,占领荆州者的完胜与失去荆州者的完败,恰好构成一个零和博弈。

如果考虑到,后来吴蜀两国都亡于晋,那么,吴蜀两国任何一方独占荆州,似乎都没什么意义。在荆楚大地上的漫天厮杀,无论谁得谁失,就整体而言,都有利于中原的王朝,加速了魏晋一统天下的进程,当然也就加速了吴蜀两国的覆灭。

如果吴蜀的当权者不那么热衷于零和博弈,选择某种双赢的结局,即使未必能避免最终覆灭的命运,或许还可维持一个较长久的鼎立局面。这就遇到类似于刘项的问题:古人是否特别偏爱零和博弈,而错过一些可能更好的选择呢?

新旧党争 “党派斗争”这种现代玩意儿,似乎绝不可能出现于中国古代史中。其实,古代缺少的,不过是党派斗争这个词而已,至于那种事,哪能没有?多少具有人们熟知特征的、真正谈得上是党派斗争的事情,至少可以追溯到东汉时期的“党锢之祸”。

几乎完全成形的党派斗争,就要算北宋时期的王安石与司马光两党之争了。王安石是“新党”之首,代表着当时的变法革新势力;司马光是“旧党”领袖,代表了当时的守旧派。站在新党后面的,主要是宋神宗;支持旧党的则是一度听政的几位太后。这一党争规模空前,几乎卷入了所有朝廷大员,前后经历几代人,一直延续到北宋末年。斗争双方潮起潮落、互有胜负;整体而言,竟然说不上谁是赢家。

但贯穿始终的一个鲜明特征是:其中任何一派一旦得胜,即使是暂时的得手,也一定要“赢者通吃”,囊括全部高级职位,同时毫不留情地清洗几乎所有对手,甚至不放过已去世的对手。

最典型的一次发生在宋徽宗年代,此时王安石、司马光两人都已过世,当权的蔡京属于新党。蔡京所做的最骇人听闻的事情,还不是流放对手,而是实实在在地罗织了一份称为“元祐奸党”的旧党名单,多达数百人,其中就有司马光、苏东坡、苏辙、黄庭坚、程颐、范纯仁等声震古今的人物。这份名单被刻石立碑,无疑是务求使对手们遗臭万年。这种手法,恰好为现代“路线斗争”的大师们超前提供了绝佳典范。

不消说,那时上演的,正是不折不扣的零和博弈。只是,这种博弈并非一次做完,而是多次反复,博弈双方交替扮演主角。如此折腾的结果,就不只是失败者(例如苏东坡)流落天涯海角,而是整个北宋帝国的覆亡;党争的一些主要当事人也未免悲惨的下场。

诸如此类的博弈,究竟锤炼了多少古代智慧,或许是一件值得总结的事情,但不见得是什么光照千古的正面遗产。至于那种博弈的斗法,倒是垂范后世,即使千年之后,仍然被人效法。

这种遗产,不知是否应算作为中华文明的不朽珍品?

今人生死斗

如果进入当代博弈场,古代那点小玩意就根本不值一提了。今人的零和博弈不仅好戏连台,绵延不绝,而且是真正的生死斗。

蒋介石pk汪精卫 蒋介石与汪精卫,一个是已获一定正面评价的前朝领袖,一个是千夫所指的汉奸国贼,似乎不能相提并论。但在二人共事的早期,却完全是旗鼓相当的,而且汪略占上风。

汪精卫出身世家,文才与口才都属一流,且不乏义胆侠骨,颇具声望;早年追随孙中山,深得孙的赏识,是孙中山遗嘱的实际起草人。

若论革命资历与文才,蒋介石当然不能与汪精卫争锋。但实际上,蒋介石是更具领袖气质的人,且在军事上已占先机,在那个以力取胜的年代,在争夺最高权力的博弈中,自然胜算更多。只是那年间波诡云谲,风云变幻,一时还难言终局如何。于是二人攻防不断,瑜亮情结甚深。

但汪精卫异想天开,竟然到日本人那里去另辟蹊径,就注定自毁前程了。蒋介石的完胜、汪精卫的完败,遂使这场零和博弈收尾。汪精卫1944年死于日本医院,对其死因有种种传言,这些都不再有什么意义。如果他活到1945年之后,其下场不会比陈公博更好。

周扬pk胡风 周扬与胡风,作为文人互有高下;而在左派队伍内的地位,则相差悬殊,简直没法交手。但他们偏偏缠斗上了,其结局自然不说自明。

周扬未必不具文才,但几乎以文化官僚终其一生,就没了展现文才的机会。但这并不妨碍他一直占着文坛领袖的位置,深得主公信任。

周扬晚年透露,1957年毛亲授的一份名单,囊括了文艺界全部钦定右派,由周扬受命去执行。周扬受信任之深,于此可见。那时周扬权势熏天,不啻“文艺沙皇”,谁敢争锋?胡风与之较劲,当然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胡风何许人也?不过一介文人而已。

当然,在文艺界胡风亦非等闲之辈。胡风早年追随鲁迅,被认为是鲁迅的真正传人——或许正是这种身份,使得胡风自认不必在周扬面前甘拜下风。胡风以扛起鲁迅旗帜为己任,既不归附国民党,也不在组织上从属于共产党,竟然集合了一支独立的文艺队伍,即使1949年之后,仍然抱团。

一个在野之人,竟然能呼风唤雨,一呼百应,这件事已经难以被容忍;胡风还要挑战文化官僚的权力,那就简直是造反了。文艺界还能容得下两个领袖?别说周扬不能接受,其他党内文人也绝不可能接受。最主要的是,毛根本不可能喜欢一个具有鲁迅风格的人

无论胡风有多大文才,他的政治智慧肯定不高,对于自己所处的险恶形势,浑然不觉,竟然诚心相信最高领袖会替他主持公道,在他与周扬之间裁定是非。于是,就有了那封长达30万言的上书,岂不是自投罗网?

他大概天真地以为,韩愈所谓“天王圣明”已成现实,却忘了前面更重要的“臣罪当诛”这一句。反击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猛,既非胡风所料,亦非任何持常规思维者所料。上书言事而致重罪,虽然不乏先例,但如胡风遭遇之惨,大概也是史上少见。不管怎么说,告状的胡风沉入了地狱,而被告的周扬则更加当红,一个完完全全的零和博弈就此收官。至于1980年代另有说法,那是后话。

胡耀邦pk邓力群 中国现代史上,“党内竞争”这种事儿是搬不上台面的,更别说依据文明规则有序展开竞争了。然而,历史竟然上演了这样一幕,其中居然多少具有某些现代政治的元素,那就不能不说是现代史上一件值得一书的事情。此处说的是胡耀邦与邓力群。就个人形象而言,两人之差距简直不可以道里计:胡耀邦已经成为一致公认的“共产党的良心”,而邓力群则一直享受着“左王”的雅号;实际上,前面还要加上“顽固不化”四字。

1980年代初,胡耀邦组织了开启改革年代的思想解放运动,无畏地主持了平反冤狱。正是这两大成就,赢得了广泛的声望,被推举为取代华国锋的领袖。邓力群亦是改革初期的一员干将,与胡乔木一起主管文宣系统。公平地说,邓氏不愧为党内才俊,早在胡耀邦升迁之前即具文名;较之于红小鬼出身、学历甚浅的胡耀邦,科班出身的邓力群不无优越感,岂能没有当仁不让之心?即使胡耀邦已得先机,屈居其下的邓力群仍然壮志不减;有陈云、王震等大佬撑腰,这也并非痴心妄想。

无论依哪种道德标准衡量,邓力群都算不上是忠于职守的部下;他似乎只专心一件事,即不断在胡耀邦身上挑刺找岔;以其不凡的才智,对付胡耀邦这样一个毫无城府的人,杀伤力之大,可想而知。宅心仁厚、胸怀坦荡的胡耀邦,几乎没有什么还手,这场博弈就不会有什么好结局了。

1986年底,邓力群等人精心策划的合围终于告成,只差临门一脚了。在那个史上最奇异的“生活会”上,邓力群拼尽全力踢出了这最后一脚:他在长达5小时的发言中,全面清算了胡耀邦的“罪行”。以邓力群一辈子练就的整人功夫,又得大佬支持,其出手岂能不收全功!胡耀邦出局,而邓力群则似乎升迁在望,就此而言,岂不是一个地道的零和博弈!

但这场戏并没有完。尽管邓力群演技一流,但毕竟口碑欠佳,而其尽露的锋芒反而伤了自身,不到一年就自己出局了。本来的零和博弈就变成了两败俱伤。

在当代中国,无论是一党领袖还是文坛领袖,岂是随便什么人争夺的对象?但这样的竞争毕竟发生了,无论其结局是喜是悲,都不失为一件有趣的事情。至于其终局是否为零和博弈,则不能说是势所必然。但至少说明了,在我们这块土地上,偏爱零和博弈,实在是社会心理与时尚的主流。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ort Order:  

恭喜你!您的这篇文章入选 @justyy 今日 (2019-05-22) 榜单 【优秀的文章】, 回复本条评论24小时内领赏,点赞本评论将支持 @dailychina 并增加将来您的奖赏。
@justyy 是CN区的见证人,请支持他,给他投票,感谢!

Congratulations! This post has been selected by @justyy as today's (2019-05-22) 【Good Posts】, Steem On! Reply to this message in 24 hours to get rewards. Upvote this comment to support the @dailychina and increase your future rewards! ^_^

SteemIt 工具、API接口、机器人和教程
SteemIt Tools, Bots, APIs and Tutorial
*Join cnsteem Discord channel: *https://discord.gg/SnNaaYS

你那里天气如何?想要参加活动但是不知道从何开始?关注寻宝团@cn-activity每日整理社区活动!倘若你想让我隐形,请回复“取消”。

Congratulations @ancient-light! You have completed the following achievement on the Steem blockchain and have been rewarded with new badge(s) :

You received more than 40000 upvotes. Your next target is to reach 45000 upvotes.

You can view your badges on your Steem Board and compare to others on the Steem Ranking
If you no longer want to receive notifications, reply to this comment with the word STOP

Vote for @Steemitboard as a witness to get one more award and increased up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