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不敌基因

in cn •  4 months ago 

制度不敌基因将社会中每一件坏事都归结于制度(本文概指社会制度)不善的人,期待改革制度的急迫心情,可想而知。只是,一旦制度更新之后,倘景况依然不佳,将情何以堪!那么,在社会肌体中,是否还存在某种比制度更难改变的东西呢?

制度与基因

不必请教任何理论家,人们仅仅凭常识也知道,社会制度是具有高度控制力与制约性的东西,但凡人类生活中涉及产业、民众福祉、国力、社会秩序、安全状态等等的一切,都高度依赖于制度构建的成败及制度的良痞。一旦社会出现疾患且久治不愈,人们的抱怨多半是:根子在制度啊,希望在于改革制度!

于是,对于国家的兴衰成败,制度的选择与建设,似乎起决定性的作用。无论谁说出了这一点,都会被认为是一种深刻的洞见。如果谁不以为然,反驳说,或许政策、宣传、教育、宗教等等起更大的作用;那么,制度决定论者一定会嗤之以鼻:简直是本末倒置!

如此强有力的逻辑,你能不深以为然吗?至少,你不觉得很难反驳吗?

其实反驳不难,立即就可以提出一个显而易见的疑问:当今世界流行的社会制度不过寥寥数种,而各国治理状况与成败得失却千差万别,其差别又决定于什么呢?

这时,就会有比制度决定论者更高明的人出来解释:这是文化与历史传统的差异啊。这种解释似乎更难以反驳,但依然不能尽释疑惑。最主要的是,文化与历史传统都是庞大复杂的东西,完全不清楚,其中究竟哪个因素在起决定作用呢?

这就像一个人身体虚弱,动辄染病,究其原因,各执一词:甲说药不对症,乙说生活方式不当,丙说体质亏损,丁说家族遗传。如果家族病史确证了最后一个解释,那么,几乎就可以肯定,对于他的病况,基因起了决定性作用。

那么,在相同或类似的社会制度下,不同国家所呈现的状况往往大相径庭,是否也决定于各自的基因呢?这正是现代思想界最关注的问题。鉴于基因理论在生物学领域大放异彩,其巨大的解释力已不容否认;对于社会历史领域的某种类似的基因理论,人们难道不能有自然的期待吗?

但事情没那么简单。第一个难点就是:如何界定社会历史领域的基因呢?对此,迄今未见众所公认的明确界说。因此,我们只能满足于一个有点粗略的表述:

一个民族的基因,是该民族在其历史中形成的某种特质;该民族的政权更迭与政治经济变迁,可能改变该特质的表现形态,却不根本改变该特质的取向与功能。

为与生物基因相区别,可将上述基因称为文化基因或文明基因。

制度与基因当然是很不同的东西,在主要方面不妨作如下对照:

A 制度通常具有某些有形的结构,例如包括规章、机构、设施等等;基因则是无形的,并不明显依托于某个固定的架构。

B 流行的社会制度区区可数;而基因则具有可观的多样性,不容易表述为一个无重大遗漏的详尽清单。

C 主要的社会制度,已有世界通行的名称,如封建制度、资本主义制度等;基因则尚无规范成熟、众所公认的名称,写出以下名称只是聊胜于无:执着、专制、尚武、自负、放浪、顺从等等。

D 制度固然具有非人力所能左右的自然生长过程,但通常不免明显的人为干预乃至人工设计的痕迹;而基因则完全自然形成,不可能存在任何有意识的人为塑造。

E 制度仅有低度的稳定性,它通常随着社会的发展或文明的更迭而变迁;基因则具有高度的稳定性,可经受剧烈的时代变迁而保持不变。

F 制度可能因社会革命或外部入侵而剧烈改变;基因既难由革命改造,也不容易从外部输入。基因是否会发生突变,则仍然有待实际事例来说明。

G 在特定时期与特定国家,通常实行单一的社会制度;而一个民族有多种基因集于一身,则是很自然的常态。

H 制度的选择、发育、完善、表现形式与效能,不可避免地依赖于基因;而基因则并非制度所能左右。简言之,制度从属于基因,因而制度不敌基因。

制度真的不敌基因吗?那就只有证诸历史事例了。

犹太人之谜

再没有比犹太民族更奇特的了,它的许多表现根本无法用常识来解释,人们只好归之于“犹太人之谜”。其实,其谜底就是犹太民族的特殊基因,其中之一是所谓孤愤基因

犹太国家以色列,其所实行的政治经济制度,与欧美各国别无二致。但不同于大多数欧美国家,以色列执行一种特别强势的外交政策,几乎没有任何弹性,以致到了十分僵硬的地步,甚至不惜树敌无数,尤其开罪于大多数邻国,致使自己处于高度孤立的危险境地。

以色列的这种取向,完全不能从它所奉行的制度与政治哲学得到解释。如所周知,民主制度离不开一定的灵活性,包含着强烈的妥协倾向。按理说,一个民主国家通常不可能持一种毫不通融的死硬外交政策。这样,就只能到犹太民族的特殊历史与文化传统中去寻找原因。实际上,以色列的几乎绝无仅有的自我孤立的外交政策,正是源于它的孤愤基因。

孤愤基因来自犹太人的特殊历史遭遇。

西方历史中,有关于“永世流浪儿”的传说。犹太人固然没有一直流浪下去,但从其被罗马人驱赶出巴勒斯坦,到以色列复国为止,也足足流浪了两千余年。在此期间,犹太人浪迹天涯,几乎相继寄世界各大民族的篱下,所受到的歧视、排挤、迫害与凌虐,恐怕是史上无二。有如此经历而两千年不灭、始终顽强地生存下来的民族,所锻就的孤愤基因,该有何等强烈!要这样的民族,在逆境中轻易服软,是绝难想象的事情。

这样看来,犹太人的不屈不挠,就不是什么难解之谜了。

德意志之魂

今日之德国,不仅首屈一指的富强文明,而且在国际舞台上中规中矩,是有口皆碑的负责任大国。大概没有人将这一切记在默克尔老太太一个人的账上,多半会归之于德意志民族的优秀。

但德意志民族真的优秀吗?它可是挑起两次世界大战、使全世界陷入灭顶之灾的罪魁祸首啊。只是二战过去70年后成长起来的这一代人,对战争的印象早已淡忘,也就不太在意昨天的德国了。但学者们可不会如此健忘,关于大战的著作从来就没有间断。

一个几乎永恒的问题仍然是:德国人为什么有无与伦比的战争狂热与军事效能?这不能从德国的制度得到解释。从19世纪下半叶起,自由经济制度就已经在德国扎根;而魏玛共和国时代的民主制度,至少在法理上不输于任何其他欧洲国家。

或许不是所有人同意,民主国家不容易陷入战争狂热;但事实上,近现代史上民主国家发起的战争远少于专制国家。看来,德国的好战,又是基因在作怪了,这就是德意志民族的尚武基因,它可是德意志的民族之魂啊。

曾培育了希特勒这类狂人的德意志民族,其自负张狂自不待言。其实,德国人通常具有的那种特别自豪,并非没有疑问。实际上,德国人在某些方面可悲之至。从罗马时代开始的两千年中,德意志人(或即日耳曼人)都没有组织成一个统一民族。自查理大帝时代到1870年促成德国统一的普法战争,德意志与其说是一个国家,不如说只是一个地名!

这样一种四分五裂状况的后果之一,就是几乎连绵不断的战争:查理大帝的儿孙们之间的战争;中世纪德意志地区封建诸侯之间的战争;德意志人与意大利诸城邦之间的战争;德意志人与彪悍的北欧人(维京人、诺曼人等)之间的战争;德意志人与东方强悍民族(匈奴人、马扎儿人、斯拉夫人、奥斯曼人)之间的战争;德意志两强普鲁士与奥地利之间的战争,德法之间的战争……。

经历了这许多战争的人倘不尚武,世界上就不再有尚武之人了。德意志民族的主体普鲁士人尤其尚武。普鲁士在其发迹之初,偏处德意志的东北一隅,那是个四战之地,环境极其险恶,饱受四邻侵凌之苦,在长期的生存搏击中培植起来的可畏的军国主义传统,后来成为德意志帝国的支柱。

有了尚武之魂,要发动战争,就只待适当的时机了。风云激荡的20世纪,岂能没有时机?

双头俄罗斯

据说,俄罗斯国徽上的双头鹰,继承自它曾经的宗主国拜占庭帝国。不过,从俄罗斯的历史看来,更恰当的解释不如说是:历史上,俄罗斯民族的眼睛既朝向西方,也朝向东方,因而深受拜占庭与蒙古这两大帝国的影响。

俄罗斯从拜占庭接受了东正教,这是众所周知的。至于俄罗斯在被蒙古人的欽察汗国占领期间,融合了蒙古人的草原文明基因,这一点就不太被人注意。前面已经指出,并不能简单地从外部输入基因。但俄罗斯与欽察汗国的融合过程实际上可看作一种“联姻”,通过这种途径注入外部基因,是很自然的。俄罗斯由此获得的基因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颇不中听的强盗基因

说草原民族具有强盗基因,一定会使信守政治正确的人、或者车臣一类的草原民族怒不可遏。但我只不过是说出了一个没法否认的事实,丝毫无意加以抨击。多少读过一点中国历史的人,岂能不知道,长城之外的那些游牧民族:匈奴人、乌桓人、鲜卑人、契丹人、突厥人、蒙古人……,他们什么时候停止过对农耕民族的抢劫?须知,从根本上说,这完全不是一个道德问题,而是由那个时代的生存法则决定的经济问题。抢劫的历史锻造强盗基因,再自然不过了。

但俄罗斯并不是草原民族啊。不错,但一旦它从与草原民族的联姻中获得了强盗基因,就不太可能不表现出来。实际上,俄罗斯帝国在其存在的近600年历史中,甚至直至今天,可以说将强盗基因表现得淋漓尽致。况且,俄罗斯生命力旺盛,天赋不凡,还能当不好强盗?它从来都毫不犹豫地抢劫波兰、乌克兰、中亚诸国、乌拉尔、西伯利亚、中国……。如果不抢劫,它怎么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呢?你真的相信,那是上天特别眷顾的结果吗?当普京拍着胸脯说要守住祖宗留下的每一寸土地时,你想过那些土地是怎么来的吗?

可不能将俄罗斯的强盗基因归结为其制度。至少有两个理由足以为证。其一是,制度上接近于俄罗斯帝国的国家并不少,例如华人的宋帝国、明帝国就是。但是这些帝国根本不像俄罗斯帝国那样,醉心于抢劫邻邦、永无止境地开疆辟土。如果中华帝国也如俄罗斯一样具有强盗基因,恐怕早就占有西伯利亚,哪还轮得上俄罗斯?其二是,十月革命后,照理说已经制度更新,你能说其强盗基因不再?你不妨去清点一下中苏边界,曾经发生过一些什么事?那段历史的见证人,不太可能在沙俄与苏俄之间作出区别啊。

日本武士道

今天,关注日本的不只是它的宿敌中国,实际上是整个世界。这除了日本那绝无仅有的另类劲,当然最主要的是这厮能量非同寻常,一旦折腾起来实在动静太大,二战那笔帐至今还没算清呢,人们岂能不记在心里?

那么,日本究竟特殊在哪里呢?是其社会制度独树一帜吗?

恰恰相反!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国家,最不坚持自己的原有制度,那就是日本了。日本是一个岛国,除了二战被美国人打趴于地之外,从未被外人征服过;连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成吉思汗,对日本也只能望海兴叹。

如此独特的经历,使日本人竟没了形成排斥外来制度文化心理的机会,出奇地热衷于学习外域。整部日本史,可以说就是一部向外学习史:1854年以前一直都在学习中国,其后则是狂热地学习西方。一付地道的黄皮囊,居然喊出了“脱亚入欧”的口号!还不是说说而已,除了国土搬不了家之外,经济制度文化上真的成了西方国家,否则哪能成为“西方七国集团”中的一员?

有形的东西变了,却变不了无形的东西,那就是基因。所谓日本特殊,特殊的正是基因!

最特殊的基因,不妨说就是武士道;如果更縮小点说,就是武士道所涵盖的“亡命”;日本人就是不折不扣的亡命之徒,这原不过是亡命基因使然!几个日本浪人,就敢亡命抢劫天朝上国的海疆;一个蕞尔小国,竟要亡命吞噬中华;已经在亚洲大陆百战缠身,还要亡命去挑战世界头号强国;二战中败局已定,还要亡命一搏,不惜将每座岛上的日本居民赶下海去殉国,美其名曰“玉碎”;一个败亡之国,一片废墟,血污未洗,又开始亡命地复兴,硬是在短短几十年内爬上第二经济大国的交椅;为了钓鱼岛那块真正的弹丸之地,至今都在亡命地与中国死磕……。对于有如此亡命基因的国家,全世界——更别说中国人——还能掉以轻心吗?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ort Order:  

恭喜你!您的这篇文章入选 @justyy 今日 (2019-05-22) 榜单 【优秀的文章】, 回复本条评论24小时内领赏,点赞本评论将支持 @dailychina 并增加将来您的奖赏。
@justyy 是CN区的见证人,请支持他,给他投票,感谢!

Congratulations! This post has been selected by @justyy as today's (2019-05-22) 【Good Posts】, Steem On! Reply to this message in 24 hours to get rewards. Upvote this comment to support the @dailychina and increase your future rewards! ^_^

SteemIt 工具、API接口、机器人和教程
SteemIt Tools, Bots, APIs and Tutorial
*Join cnsteem Discord channel: *https://discord.gg/SnNaaYS

帅哥/美女!欢迎各位玩drugwars的华人朋友加入Dragon帮会!已经有一群兄弟姐妹在等待你的加入了!如果不想再收到我的留言,请回复“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