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不是吕洞宾 有特权才能点石成金(比特币系列-2)

in bitcoin •  last year

吕洞宾.jpg

这篇文章整篇都是要说一个问题:为什么比特币是未来货币的可能选项,没打算第一节就说明白。有朋友评论说,相对于除了货币需求外商品本身有其他价值的物品,人们不会信赖比特币这种看起来除了作为货币没有其他价值的服务。每一种创新都是基于对既有模式的痛点提出解决方案的。而以黄金货币为代表的商品货币的痛点就是本节想要进一步澄清的内容,而比特比为代表的数字货币,正应对这些痛点。

在令人抑郁的话题前先讲个神话,上洞八仙的梗。传说钟离权要传授吕洞宾点铁成金成银的黄白之术,可用来救济世人。洞宾问道:“用黄白之术做成的黄金、白银,以后还会有变异么?”答曰:“三千年后,仍要还复本质。”洞宾道: “这样看来,此物会贻误三千年后的人,我可不愿干。”如果历史上的央行行长都有吕洞宾的觉悟,大概法币的悲剧不会发生,黄金的中心化问题也将不是问题,甚至部分准备金的问题也不会发生,然而事实上即使从最善意的方向去猜测,他们最多也不过是钟离权。

但这里说央行还是太早了,央行的存在本是为了“解决”部分准备金商业银行的问题——用吸食海洛因的方式解决大麻成瘾。归根结底还是经济活动在深度和广度上的飞速发展,导致了对交易媒介、货币在交易频次、广度上更高的要求,在之前的文章中我谈过这个过程,可以参考。但我在这里换个角度来说这个过程,就是一个中心化的过程。黄金白银青铜从矿里挖出来,冶炼成金币银币,很快就被淘金者和矿主流通出去,从一地到另一地,本来也是“去中心化”的。不久前考古工作者在西魏时期的墓葬里,发现了古罗马、古波斯金币。但是,越来越频繁,越来越远的交易,让沉重的硬币流通变得成本巨大,对于以铜钱为通货的中国更是如此,飞钱汇票最早诞生于中国是有客观原因的,而对于金银本位社会来说,除了运输成本,还有盗抢、天灾、事故等风险。这样,银行汇兑替代“去中心化”的传统交易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黄金作为国际货币,以借贷或存管的方式集中在商业银行里,银行的存单替代存储物来流通,钱集中了就会遭贼,贼之大者莫过于统治者。——所有的传统商品货币都必然存在着这样的痛点。

凡事有正就有奇,有做四平八稳做生意的就有顶刀冒险发大财的,做银行管理的是别人的钱,在暴利机会面前,更难受风险意识制约。每天巨量资金在账面上进出,却不可能随时递解现金,用户存了1根金条,通过贸易赚了十根,马上去提取,告诉等两天也完全可以理解,客户也无法证实是需要从其他银行调拨,还是把现金借出去生利。挪用存款、开具还没有现金入账的存单这类事情,如果没有银行去做,我们反而要怀疑人类这一物种的智商了(因为我不怀疑大众的道德)。比特币就没有这种担忧,因为即使为了高频交易将币委托给中心化机构,也不存在调拨递解的时间,一切都可以在链上点对点操作,中心机构扩张信用,能更快被发现。

在我们需要把钱托付他人之前,除了利息的计算,最重要的莫过于一旦对方违约,你能不能搞定它。人们通常的理由是没事,衙门能搞定银行,它要是跑路就报案。但是,没枪的骗子你都未必搞得定,有枪的统治者凭什么为你服务?你能搞定统治者?对储户耍手段的银行家当然搞不过衙门,但银行家能让统治者更容易的发财,结果就是银行家难免被搞,但最终的结果是没权没势的你被所有人搞,而你一直在为它提供搞你的机会。本来银行的挤兑、破产,本来可以通过储户的审慎和商业中常见的分摊风险的手段控制住,结果受不了风险向权力机关召唤神龙,拱手让出财产权和自由的被统治者却给了统治者操控货币的机会,可谓太阿倒持。

自由的市场正如彻底的公正,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所以才更需要去追求。从古希腊、苏美尔和周礼的时代,统治者就在利用物价上涨、银行挤兑等带来的个人生活的危机,将闲不住的脏手伸进市场的脉络里。在权力之手的干预下,有特权银行越做越大,而部分准备金过低导致的信贷扩张被清算的周期越来越长,震动越来越剧烈。很多经济学家把经济周期的原因归结为信贷扩张、部分准备金。但我的看法是,部分准备金和商业银行不过是替统治者背锅罢了,虽然勾结朝廷的它们并不完全冤枉,但问题绝不在商业模式本身。难道不是在统治者的“关怀”下,那些与衙门合作的银行家才有了整合其他银行的可能?难道不是统治者提高了行业的准入门槛,让总是出问题的部分准备金银行避免更多新的竞争者和新模式的颠覆?难道不是统治者借天灾和战争之机越来越多的给银行中止履行兑现的义务,最终使兑现成为需要特殊身份和时机才能完成的“恩赐”? 难道不是统治者立法要求可以用银行存单等效还债?最终存单变纸币,纸币变法币。

现在,很多经济史家在论述这个过程的时候,经常把商业银行的信贷扩张,也算在通货膨胀的主要原因,甚至直接原因上。但如果我们不带偏见的,剥离开这个过程中衙门管制的成分,你就会发现,对商业银行部分准备金票据的谴责很大程度是帮统治者推卸责任。

一家民营的商业银行不是吕洞宾,也不是钟离权,它们并没有神力点纸成金。而作为精神健全,没有被“知识”教育的民众,深深知道这背后的风险。今天,一个精明的家庭主妇,也明白投资分散风险,不会只卖一只股票。甚至全部寄希望于某一大类投资品,在没有政府干预的时候,银行存单虽然有伪造、无准备金的危险,但这些票据无时无刻不接受着市场的检验,不但转账提现会考验银行的支付能力,而且人们知道存单不是真金白银,在真实的市场交易中,折现率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只有神仙,才能点石成金,统治者实有半仙之体。

皇上也是人,是不能点石成金的,但它没有魔杖却有权杖。虽然它不能改变存单与金银不同质量的事实,但当它垄断了司法,就可以强行规定存单或劣质货币在归还债务、交易中具有与金银一样的效力。由于安保和司法被统治者霸占,你没有办法拒绝劣币消费者,你也无法追究用劣币归还债务的欠债人,你诉告无门,你维护自己财产权的行动会被说成滥用私刑。在这种情况下,所谓格雷欣法则,或者更通俗的说劣币驱逐良币才会发生作用。

铜元

上图中是光绪年间的大清铜元,足纹一两的字样非常滑稽。但这早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大泉当千孙权大帝玩过,古罗马皇帝也玩过。纸币的开端与这些没有区别,只是把材料从铜换成了纸,并留下政府授权的商业银行的有限而拥挤的窗口,做出虚假兑现的承诺。正所谓否极泰来,价值更低的纸比铜更具欺骗性,因为兑现的承诺,似乎有票面金额代表的真金白银在深锁的金库中。

黄金由此从分散各地的传统流通方式,变成了高度中心化的流通模式。一切传统的商品货币都避免不了这个模式,而高度集中。而中心化带来贼人的窥探,统治者就是最大的贼寇,它以个别银行的破产失信为借口,以保护储户为名义,抢劫了所有银行,让纸币替代硬币成为流通手段,最后让法币与黄金脱钩。这都是中心化货币导致的——或者说是中心化的货币流通引诱的,而比特币的价值就是解决传统商品货币必然中心化的问题。黄金除了交易价值还有其他商品价值,没有什么可以沾沾自喜的,它的缺点同样明显。人们对货币的需求是交易、预筹和经济核算,而不是其他商品价值的需求。

题外话:

本节留了个话题,关于通胀的问题其实并没有说透,我准备下一节专门说。关于这一点,不需要留言反驳了。我现在写文章,尽量纯粹说理,而不引用经典著作,因为我相信,如果一个道理有价值,不是因为米塞斯说过或凯恩斯说过,而是因为它是合乎逻辑的。但是相信一些读者有进一步“深造”了解这个问题的愿望,那么我还是留一些书,以及我的文章与这些书的关系。

  1. 米塞斯:《货币、方法和市场过程》,关于货币价值的来源,以及与商品的关系,这本书论述的非常清晰,可以说是奥地利学派货币理论必读书。比较偏重理论,阅读难度:元婴中期。
  2. 罗伯特.许廷格:《四千年通胀史》,关于统治者对经济操控的漫长历史,以及被我们所称的通胀中,那些非自然的(也就是侵犯私有财产权的)部分的影响。这本书相当通俗,阅读难度:集气后期(相当于初中毕业)。
    下一节准备讲通货膨胀这个复杂到近乎丧失明确含义的词,我希望下周能发布出来。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