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缩是个大王八?实际却是背锅侠——为什么数量上限不是比特币发展的障碍(比特币系列-5)

in bitcoin •  last year  (edited)

前面文章说法币破坏了市场的根基——消费者主权,破坏了市场主体的对等,这都是在一个很高层次的批评。本篇降到更多人可以接受也更繁琐的层面,也就是经济学的层面来说这个问题。但为了不偏离比特币的主题,我们还是尽快聚焦到已经说了好多次,但没有正面回答的问题:“为什么比特币数量有限不是问题”。通过两个大章节的铺垫,本文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其实有一本书,说的非常不错,叫《通缩之问》,但我不可能用一篇绝不超过一万字的文章把问题归纳得像一本书那样细致,所以简明扼要的,还是从之前论述过的,货币的三个主要职能上来说为什么“通缩”不会是比特币的罩门。

wang8.jpg

交易媒介:从未有货币不够用的问题

货币的本质是交易媒介,如果货币数量缺少,不就限制了交易,影响了经济发展吗?大错特错!人们为了交易才找到了交易媒介,并不是有了上帝神仙赐予的交易媒介,才知道交易。没有钱怎么办?易货呗。在商业中这种情况很常见。

在电脑城,每天都有人攒机装电脑。一台电脑有十多个配件,来自不同的商家,没家装机店都不可能亲自代理所有的配件。配件代理商之间,不断发生赊借,而最终按照货值对顶结算。对于价格变化较少的板卡、显示器比较方便,价格每日浮动的CPU、内存、硬盘三大件则要计算以当时的价格。但无论如何,这些结算很少用到真正的货币,而是记账结算。

一家经营汽配的企业,若以大型4S店为客户,常常有这样的尴尬,就是不但要担负三个月以上的账期,而且往往在账期到达时收不到现金,而是用配件冲抵。如果客户是用原厂机油冲抵,那么汽配商是愿意接受的,因为机油的流动性最好。如果是以技术型配件冲抵(包括大型的车身或发动机、变速箱),虽然可能会更赚钱,但流通性不高,要积压数年才有机会变现,一般汽配商是不愿意接受的,一定要在服务中寻找供应商的错处,以中止合作相威胁,迫使其接受,带有罚款的性质。无论哪一种都有很多交易没有用现金进行交易。

在以蝗虫为家徽的托马斯·格雷欣爵士为爱德华六世、玛丽、伊丽莎白三代英王筹划国际贷款的时候,在安特卫普常常备受蹂躏。签定下现金借贷的契约,往往并不能拿到金光闪闪的金币,而是用可疑的消费价格估值的商品来支付,有时是粮食,有时是毛料,有时是坑爹的珠宝。所谓同等价值即使真的可以按照协议的价格变现,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事实上都要折价出售。这使借款的实际利率高于名义利率,这是那个时代为了规避教会对高利贷限制的做法。如果格雷欣爵士想要用商品还债则不容易了,协议约定了明确的还款金币的种类。即使可以用其他物归还,折现率的高度足以让不用现金还债完全丧失意义。格雷欣爵士很大的工作量都在谈判作为现金替代品的商品是什么,追求尽可能高的流动性商品,获得更高的折现比率。哪怕是与黄金的流通性不相上下的白银,与黄金也是有细微的差别的。

这些例子无论具体情境如何,共同的是,交易双方现金稀缺,由于现金不够用,所以额外可贵。如果可以选择,任何卖家都愿意接受现金,而不是机油、配件等物。用现金是需要代价的,这个代价在第一个例子中体现在大客户的势中,没有这个势,没人会接受,或者至少要付出更多的机油或汽配才能让卖家自愿接受易货,这是大客户地位的折现;第二种情况,是市场内经常交易的各方互相给予“最惠国待遇”的做法,是相互之间信用的认可。而对于新加入市场的人来说则是必须现金结算;第三个例子中,用货代替钱是为了隐藏实际的高利息,但也可以说在借贷中商品。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种交易并不能从表象上贬为以物易物的返祖,它的存在依赖于外部货币交易市场的货币价格,虽然交易本身并没有用到货币。

举这个例子只是想说,货币不存在使用层面的不够用的问题。传统经济学受会计报表的误导,把货币和商品间的关系看得像楚河汉界两侧的棋局一样对应,一边是没有流通性的商品,一面是具有高度流通性的通货,于是通货和商品存在着某种程度的价值对应关系,此消彼长,这种想法是机械的,更是错误的。

任何商品都有一定的流通性和购买力,不存在楚河汉界,每个商品的流通力提升都会导致整个经济体的流通性增长。我们知道黄金作为货币的时候由于人们为了货币需求而需要黄金,其价格相对于工业需求有溢价。人们对交易媒介的需求分散到各种具有不同程度流通力的商品的时候,溢价也分摊。每一个经济主体有一个记账单位,社会主流的记账单位就是流通力最强的那个商品。在法币诞生之前,铜钱等辅币其实就是与金银并行(或反过来金银与铜钱并行)的交易媒介,不同货币之间的汇率随行就市,百吊大钱纹银十两各行其是。

不要说上面的例子不具备普遍性——确实似乎不是很普遍——但不用货币的直接原因是相同的,就是不便于用货币交易,而各自不同的是不便的原因,是间接原因。当现行货币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让使用者感到不便,他们也会采取与上述例子中同样的做法。当现行本位货币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适合作为主流货币的时候,不同货币本位的切换(比如银本位变为金本位)也是在边际上,通过越来越多的市场主体改用新的货币交易,进而越来越多的人将新的货币作为盈亏核算单位,而逐渐变化的,不同交易媒介的流动性在这个过程中也在不断变化。市场的变化总是润物细无声的,当政府税收变化单位的时候,市场往往已经基本调整完毕了,保守的衙门的政令变化往往是事后追认。但这些政令总是在历史上记录明确而醒目的,就给人以货币本位变化是政令结果的错觉。即使在统治技术手段空前强大,法定货币当家的今天,印度变钞都有如此大的紊乱,莫说古代中世纪。

在市场经济下,只要你有被广泛需要的财货,就不愁找不到对手盘,多货币(交易媒介)并行完全不是问题。而在市场经济不发达的地区,货币的重要性更是薄弱。所以主流经济学说什么货币不够用和钱荒的神话,在逻辑上存在着内部矛盾。实际上在货币问题上,所谓钱荒是财税问题而不是经济问题。经济的灵活变动给低能官僚机构的税收和财政造成了麻烦和干扰,政府没有能力及时跟进市场变化,导致无钱可用。普通人没钱只能想办法去赚和省,衙门却可以去抢,为抢劫背书的经济学美其名曰解决钱荒,解决市场失灵。他们说什么,尽管说就是了,你信了,就是被卖了还帮着数钱。

这种市场自发的次级交易媒介对货币的替代也完全不存在通胀的问题,只要有市场,每一种商品都有成为交易媒介的潜质,一边减少了对货币的使用需求,另一边也减少了货币交易盘商品的供给,以场内交易价格为基准的场外交易,不伤害任何人,它与用法币增发去解决不存在的“钱荒”有云泥之别。更何况比特币的单位不是BTC而是聪,如果流通需要的时候,更可以修改程序细化为更小单位。在不改变购买力分配制造通胀的同时,满足人们零钱支付的需求,不会因“不够用”出现任何不便。

让我们来看今天加密货币的千帆竞技,把它看作一个新兴非主流经济体,比特币是无疑的流动性之王。除了以太等极少数竞争币存在稳定份额的与法币直接交易,以及USDT等法币“等价物”,所有的竞争币的法币价格都来自BTC的换算,当我们交易它们的时候,如果不是用BTC,也是跟易货一样,以其场内价格做基础换算。只要不是整个BTC网络遭遇了不可修复的突发破坏的情况,如果有一天有一种加密货币替代了比特币的地位,也是在经济过程中在边际上一点一点替代的。放在更大经济体范围内,今天有人用比特币买茶叶买茅台,也是与上面易货交易一样,参照着币和货物的法币场内价格来交易,如果有一天比特币或者某种加密货币替代了法币,也一样是在上述论证过程中实现。

流动性不足:本末倒置 储蓄背锅

比特币是一种通货,囤币是币的储蓄,势必客观上导致通货紧缩(市场上流通的货币减少)。主流经济学认为通过紧缩是有害的,于是在法币领域主张存钱到银行而不是像囤币者一样压箱底。然而这实际上是将钱借给了银行,即便是一种储蓄,储蓄的手段也不是货币,而是银行以货币为单位的债权(你的货币已经借给别人用啦),债总没有现金可靠。

须知,货币的本质是交易媒介,当我把钱借给银行或其他企业个人的时候,我把这个时间段购买力让给了这些机构和个人,银行是转借还是自用,都基于我转让的购买力,我收取利息并承担银行破产的风险。我的好处来自银行或其他债务人的专业性,可保性来自债务人的还款能力。但是,当我把钱压床底下的时候,在这个时间段,我的购买力购买货币本身,对其他财货市场来说,我自愿放弃了购买力,我的购买力弥漫于市场中,必有其他使用货币的持币者收益于我的放弃~当我放弃与其竞价某商品的时候他更容易用更低价格买到。而我则是一个人形金矿,有待企业家开采。我储蓄的可保性来自整个市场对这种货币的需求不会消失。这当然比最大的银行更可靠。而我如果有收益的话绝不是来自数量的增值,而是购买力的增值,是整个市场财货丰盈的增长。如果市场没有增长反而越来越贫瘠,如果人们预料到这种厄运,反而会激发更大的热情去储蓄,因为生命是延续的,我们不但要筹划今天的幸福,更要预筹将来。储蓄是人的正当需求,储蓄是货币的重要职能,反对货币储蓄是对货币职能实质性的戕害。

储蓄背锅已经太久,从巴尔扎克写《欧也妮·葛朗台》的时候开始,这种对储蓄的歧视已经相当普遍,直到今天起点中文网的穿越小说,还要把明朝灭亡的锅扣在铸造银冬瓜藏起来的晋商老财们身上。储蓄太多不花,没人投资,导致经济凋敝,国力减退,好在没有说小冰期的到来也是因为储蓄太多。这种说法同样是倒果为因的谬误。

国力下降是因为财货生产凋敝的问题。生产不仅仅需要钱,更多的是用钱要能买来东西,比如劳动力、土地、生产要素等等,更要有相应的外部环境,比如合法性、财产受到保护的预期,销售市场等等。白银是钱,但真正的资本是可以用银子买来的东西和用银子购买这一市场机制的存在。在一个用户籍和鱼鳞册对人和土地严格管理的国度,一个意识形态上轻视商业的国度,一个商人作为末等公民如果不攀上一个保护人就没有法律上的公正的国度,怎么可能有资本这种东西繁盛的空间?为什么那时候的富人喜欢把银子藏起来?难道不是他们作为人杰的明智吗?至少当战乱发生之时,可以保证自己和后代免于饥馁。

因为市场环境恶劣,没有足够的利益(包括资本上的和消费上的利益)去吸引人们动用资金,这才倒置货币被囤积,或者外流。人的行动不是弱智电脑,一个指令输入进去,要完成了才进行下一个指令。人储蓄要么为了以后钱不够花(生老病死、三灾五难)的时候花销过河,要么为了买现在买不起的东西,这些需求与在现在用资金消费或投资的需求是在同一时点被选择的,当你手里有现金余额的时候,你在用主观价值将各种用途进行排序。如果消费带来的心理满足最高,你就会用它去买买买。如果你觉得投入自己经营的买卖或借钱给其他人未来获得的利益更大,那么同样不会保留现金余额。只有上述两种用途获得的满足感都不足以打动储蓄者的时候,先进余额的储蓄才会实现。所以资金“闲置”率过高不是储蓄者愚蠢,而是企业家无能,无论是生产的消费品还是募股画饼的能力,都不足以吸引这些老财。

但是,市场环境的恶劣又是谁造成的呢?归根结底还是人的因素。那个社会的主流观念对市场和商业不友好,这是当时的人面对的外部环境,然而人性是相通的,人还是追求更好的满足生活的需求,只是知识上的错误,导致一般大众相信统治者和其帮闲的教条,认为用耕读的方式更能达到幸福。在这样的环境下,也有卓越的个体依靠商业发财,然而他们缺乏足够的勇气去改变这个世道和人的观念,他们用才能和血汗在反市场的环境撑出一点空间,获得了财富的嘉奖,然后用一切资源,想方设法让自己最宝贵的后代通过传统的渠道进入体制,将他们培养成自己观念上的死敌,最终导致自由在这片土地永远是必背毁灭的萌芽,这种悲剧在历史上不断重演。今天的奇迹,是否会成为未来史书中被惋惜的又一次萌芽?要看这一代人杰是否有足够的勇毅保卫他们的财富和观念。

在比特币基础上建立的币圈链圈这个非主流的狭小经济体,同样也是这样。为了抗拒邪恶的法币霸权,中本聪这个摩西开启了新时代的《出埃及记》,这出圣经剧目的翻拍最终是谐谑的闹剧,还是悲壮的悲剧或是大团圆的喜剧,最终的结果是人。囤币者是对它的未来有信心的人,相信未来的币能给他带来更美好的自由,这美好的愿望能否兑现,依赖圈子内的企业家精神。不要问囤币是否对这个经济体的发展有利,要问是否有足够的企业家才能来吸引有币的人消费和投资。

囤币者是不是越来越多,我不知道,但从个体囤币量上来说,守币要比守寡还难。熊越老师曾经透露一个秘密,所有的万币侯现在手头的币,都比大家想的要少。这同样是在边际上的选择。囤币者是这个圈子内企业家的金矿,谁能开采,是它的本事。链圈ICO是自由的资本市场,吸引囤币者投币追求币本位的增值。而更具意义的应该是对币的消费,让币能买到更多的东西、更有价值的东西、法币不能也不便于直接买到的东西。币是交易媒介,自由币应该能比不自由的币买到更多的自由!这个经济体的未来除了币本身的安全即去中心化发展,更重要的就是类似IPFS之类的项目是否能真的实现其价值,然而归根结底的是,这个经济体的创业者如何使用其财富?杀人放火受招安?还是为天下先,沿着中本聪在红海中分出的险径再辟坦途。

如果这个经济体在如愿扩展,比特币势必越来越值钱。正如经济的发展物质的充盈,会让主流交易媒介——比如黄金、白银的购买力不断攀升一样。就算有其他交易媒介替代它们完成一些交易,即便有欠条等代币替代它们的应用(这个问题在后面部分准备金相关章节说),其价格也会不断上涨。这种情况下,会不会对企业家的行动带来不良的影响,抑制经济?这还是要回答的问题。这要放在经济过程中来阐释,而货币价值对人在经济过程中的行动的影响,是通过盈亏表来实现的,这就涉及货币的第三个职能,记账单位。接下来本文的最后一节,我们论述这个问题。

盈亏表的正确打开方式

没有中心化印钞机的通胀干扰,加密货币的供应总量是稳定可预期的。而一般情况下,物质生产力是在增长的,特殊情况包括不常见的全球性战争,以及同样不常见的生产技术革命,可以抵消。那么,在正常情况下市场上能买到的货品越来越多。这样主流货币的价格会上涨,也就是物价会下跌。企业是追求盈利的,物价下跌会导致更多企业帐面亏损,不利于企业生产积极性的发挥,进而对经济发展有阻碍作用。这样的逻辑听起来似乎有道理,实际是有很大问题的,虽然它似乎很符合直觉。

财富的增长并不是“自然”的,而是资本投资的结果。而企业家放弃现在的消费,投资未来,当然是为了利润,这个投资是动态的过程,而不仅仅是简单的货币金额相减。我之前在《终日辛苦为钱忙》这一章(文章请在公众号内回复“比特币”查看)中强调货币不是价值尺度也不是价格尺度,就是为回答此问题打伏笔。下面,我可以从两点回答以上质疑。

首先,货币的本质是交易媒介,其核心功能是购买、交换的能力,金额的盈亏并不等于真正的亏损。比如在通胀条件下,一个企业第一年投入了100万运营企业,支付包括工资和资产折旧在内的各种开支,这一年收入了120万。但是,由于通胀物价普遍上涨,维持这个规模的运营需要150万投资,如果想要维持业务规模的话,老板至少要追加30万投资。那么这个20万盈余是虚的,账面盈利完全被通胀导致的成本增长吃掉。反之,老板投入100万,由于物价普遍下降,虽然只收回了90万,但是第二年只需要80万投资就可以维持运营,那么股东可以分红10万,这是盈利的。企业的诞生是为了满足股东的利益,而这种利益通常来说是盈利分红,如果现在不能分红也至少要给股东未来分红画饼。会计报表的盈亏可以被币值变化扭曲,但企业有没有分红,现金流紧张还是充裕,是比账面盈亏更客观的指标。

其次,人类的行动模式是动态的,而不是静态的阶段性核算。人们虽然用金额核算盈亏,但那仅仅是心智工具。无论核算结果如何,人们都是立足现在面向未来。人作为企业家虽然都希望会计核算盈利,在经济生活中的模式并不是机械的被盈亏表指导,无论盈亏,他都追求更高的盈利。如果他意识到有获得100%年盈利的机会,只要他具备他所认为的条件,就会毫不犹豫的放弃现在有80%高利润的项目,把资金投入到新的项目中去。无论通缩带来的账面损失是否让企业家失望,只要资本的购买力没有被吃光(通胀往往会导致这样的后果),他都会去追求更高利润的机会。而人类社会经济的繁荣,正是在这动态的过程中,被从各个方向推动的。只要竞争最基本的公平性没有被伤害,在盈亏表前人人平等(详见之前的文章《货币中心化带来的质地异化》,文章请在公众号内回复“比特币”查看),市场竞争将资源调动到人们最迫切欲望满足的领域的配置能力就不会失效,通缩就不会伤及经济。哪怕是由于人们普遍意识到未来战争威胁而人为通缩,经济凋敝的原因也是对战争的预期,即战争本身的一种存在形式,不需要将过错归到通缩上,那反而是人可以明智的预见未来危险的证明。

当然,反对者不会满足这样的回应,一叠人类没这么理性之类的帽子会批发给我。但是,人可能确实是缺乏理性的,这一点没有什么人会反对。但市场是在比特币之前就已经存在的更加伟大的去中心化系统,在这里需求者与需求者竞争,供给者与供给者竞争,供需博弈议价,每个人都有供需两个身份,每个人都不需要依赖特定的某个人,没了胡屠户不需要怕吃带毛猪,不理性的人会丧失机会,很快他不理性的行为会让他支配的资本转移到能更理性运用资本的人手中。如果这种机制没有很快起效用,我们需要做的不是怀疑市场失灵,而是为何政府的干预能如此灵验,那是市场的观念没有普及的缘故。我们能做的只有拨乱反正,正确的解释不谐的原因,而非用一种反市场的观念去解决另一种观念的问题。正如我们并不能以很多事情上比猴子还蠢的公务员的存在来质疑人类智慧生物的属性,人可能不理性、经常不理性是个事实,人具有更理性的行动的能力,并有理性行动的愿望和动力是另一个事实。

更何况,我们即便引入人会被会计帐面盈亏结果误导而不理性行动的因子,来讨论这种影响,通缩与通胀相比也是有益无害的。下面从不理性行为的角度看通缩和通胀在会计盈亏上,给经济带来的影响。如果你确认一个大前提,未来经济的繁荣、财货的丰裕,与人对财货的使用有关,而货币资本是活的资本财货的一种手段,那么币值变化是通过影响人对资本财货的运用而作用于经济的。以下论述中,我们就有了对话的基础。

一般情况下,通胀推升财货价格,压低货币购买力,通缩正与之相反。或者丢掉通胀通缩两个引起争议的词,因为主张政府操控货币的人想要用货币手段达成的目的,也是对价格的控制,无论原因是什么,价格水平的普遍变化对人的行动的影响和激励应该是一致的。那么当购买力普遍发生变化的时候,通胀惩罚持币者——他买到的东西减少了。通缩惩罚持库存者——他能卖得的货币减少了。如果人们有通胀预期,可能会脱离实际生产需求吃进生产要素库存,这种为了保值的额外需不会普及所有的财货,而会集中于容易保存经常被使用的财货。在四万亿大放水之后,钢材贵金属连续多年普涨,很多企业吃进了超出生产需求的库存,让供需进一步紧张,同时也激励上游冶金、矿山企业超出需求生产,在加上金融杠杆的放大,最终市场回调的时候非常惨烈。这种操作的结果是,让很多本来可以马上应用于生产过程的要素,被囤积于未来生产,经济结构被扭曲了。而通缩奖励持币者,它鼓励企业精简精确的使用生产要素,降低库存加快销售。这样,生产要素在有通缩预期的生产周期上,被最大化的应用于生产过程。那么,两种结果,哪一种对未来财货的丰裕更有帮助呢?

当然,生产是一个结构,绝不是那么简单。劳动力的使用是生产过程中特殊而重要的环节。物财生产要素是要被人使用的。劳动力的使用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工资(使用价格),一个是管理(使用方式)。通胀预期和通缩预期的两种环境下,对劳动力使用的影响也是不同的。一般情况下,当雇员与雇主签订合约后,工资水平会维持一段时间,不会频繁增减。通胀下,当雇员与雇主议定薪水后,工资的购买力会不断下降,也就是实际工资下降。而企业的货币收入在增长(因为物价增涨以及后面段落要说的信贷扩张先拿到新钱)。也就是通胀下,实际工资购买力不断降低,开始忍受不断降低的工资。而企业方面看,实际工资支出比例是越来越低,通胀鼓励企业多雇人,少冒险用新技术或管理来提高效率,同时员工的不满不断因实际工资下降增加,劳动积极性也会受到影响,降低效率。反之,通缩条件下,员工的实际收入在增长,由于企业货币收入没有增长甚至降低,那么企业在忍受员工的工资增长。雇主想要抵消这种亏损就必须向管理要效益,或引进新技术、自动化技术来提升员工的生产效率。没错,这会对就业率造成影响。但是,由于人的消费欲望的发展空间是无限的,失业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自由市场下的失业,不过是劳动者寻找更好机会待价而沽的阶段,由于雇主谨慎雇佣和自动化的提升而产生的失业,会降低创业成本,鼓励创业,开发新的市场需求。简单说,如果大家都快乐无忧的在国企抵消而稳妥的劳动,是没人给你送快递送餐的,美团、淘宝、京东、顺丰和喜来快递都没有创业的基础。

你当然会想到以上用人问题用货问题,企业家能预期到也能解决,别忘了,我们考虑的是货币价格的普遍变化给企业家带来的不理性影响,你不能在这就突然理性了。当然,以上分析有缺点,过于静态了,通胀通缩给市场带来的影响不是均匀的,而是由过程的,下个段落我们来动态的说明这个问题。

通胀的过程可以说是奥地利学派经济周期理论的经典论述了。通常我们讲通胀,是来自信用扩张(这个问题以后讲,加密货币为什么一定要点对点,就是因为避免走黄金的老路),新钱是通过信贷进入市场的。在企业拿着新钱去市场购买所需的钢材、砖块、劳动力的时候,市场没有意识到货币增加了,新钱使用者有很大的机会用低价买到商品。价格上涨要等低价供应者库存被吃净,更高成交价格的信息被商家广泛知悉的时候,价格才会普遍上涨。在这个过程中,薄利多销快速流通的商家反而会受到机会成本损失。在通胀周期,谁能先用掉货币,谁得到账面盈利就最多,进取投资(或莽撞)和一些似乎可保值生产要素(如钢材、土地)惜售等行为被鼓励,市场被扭曲。财货被赋予很高价值,可能同样被快速出售,但并不一定被应用于在较近的周期满足消费者需求的生产过程中。

而在“通缩”情况呢?在之前的文章中,我论述过央行-法币体系下的通缩,并不一定遵循市场商业的原则,从坏生意开始清算,反而在断贷危机中好生意被错杀,支持法币当局和银行有利益关系和偏爱的烂生意,比如公共建设、国有企业等。这不是纯粹的经济问题。但无论是中心化的通缩,还是去中心化的通缩,也是不均匀的。市场上的买卖双方会以前一阶段成交价格作参考,只有当发现货物不能出清的时候,价格才会调整。在这个过程中,先把库存销售掉的商家在这一阶段不会受到通缩的影响,反之,惜售的卖家将遭遇损失。通缩预期鼓励商家快速出货,谨慎(保守)投资。

用心总比含糊困难,谨慎比莽撞困难,高效率销售比缓慢销售困难。通胀有惩罚高效勤奋的人的倾向,通缩则考验效率,提升对高技术和高端资本品的追求,是创新的动力之源,无论是技术知识上,还是经济活力上,价格下降的领域都是最活跃的领域。有一个经济领域就是IT电子市场,数十年来摩尔定律鞭策着整个市场飞奔,价格迅速下降,知识快速提升,这个领域在管理技术上也是最领先的,是新管理技术的输出者。所以,通缩本来就不值得警惕,那么比特币导致通缩也就不是个问题。然后再来说加密货币会不会导致通胀或通缩的问题,这也不存在。

实际上,只要保持去中心化的货币发行(就像没有政府专营权制度下的金矿开采一样),货币的数量根本就不是需要关心和解决的问题。由于人们会用理性去寻找获利机会,争竞利润,那么从货币本身的生产上,无论是数量有上限的比特币,还是数量没有上限封顶的门罗币,甚至每年新产极多的狗狗币,不管其未来前途如何,数量问题都不是它们成为货币的障碍。因为,只要新币的产生是面向每个人平等开放可证的——谁都可以去想办法获取它,最终获取新币投入的资源价值就会与新币的利润在竞争中实现一个平衡,这种平衡使之不会对市场产生中心化通胀通缩那样放冷枪一样的影响,为了获取这种可预期变化带来的利润,人们预先投入了相当的资本,在竞争中利润迅速缩小,最终变为不存在不确定性的固定收益。那么,如果每年新增新币数量是10%甚至20%在平等竞争中不会成为问题,那么0%甚至负的百分数也不会成为问题。当然,如果这种币没有价值,不能吸引人们投入资源争竞,那更不成为问题。

综上所述,比特币的数量问题,不会给比特币成为未来货币制造障碍,无论在交易媒介还是记账单位以及储蓄手段上,都不成问题。但是,这并不能得出加密货币可能成为未来货币的结论,因为这是一种对现有法币的替代,加密货币必须在三个职能上相对于现有法币系统有足够的优越性,那么它才能成为可能。这是下一章的内容。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ort Order:  

好文,很多文章都是通过账面盈亏讲通缩的负面影响,楼主的文章算是厘清了这个误导的观点。持续的现金流才是关键。经济学的很多道理其实很浅显,却不为大多数人接受,可见主流经济学掌握话语权对公众洗脑程度之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