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未来佛?比特币何以可能(比特币系列-序)

in bitcoin •  last year

一个幽灵,比特币的幽灵,在世界经济头上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金融的一切势力,美联储、华尔街、G20财长会议、普沙皇的宪兵队、IRS的税务官和经济秦始皇,都联合起来了。有哪一个体面的法币体系既得利益者不骂比特币是泡沫呢?又有哪一个法币发行当局和分支机构——商业银行不积极限制比特币与法币的账户交易呢?从这一事实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比特币已经被旧世界的一切势力公认为一种势力……

编不下去了,名言人知道,上面这段是脱胎自一个著名的宣言。总之2017年比特币成了热门话题,此外一个小众群体——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粉丝几乎被币圈收编了。然而,抢到美味的头一口汤的却不多。但我个人认为,更大的收获是借此对经济学理解的加深,对货币的认识更加深入,币价跌荡中每每思考常有所得。于是形成这个系列的文章。

2010年我在一个电脑行业的媒体做网络记者,报道了NVIDIA Tesla运算卡进入中国的新闻。在此之前,甚至比特币诞生之前,对分布式计算和用显卡计算的CUDA也已经有了解——我的工作就是理解和传递厂商的声音么。在报道这个图形运算卡的时候,我知道了比特币。NVIDIA的雷总说这个事情的时候,把他当成笑话,觉得是一群狂人。我搜索了一些关于数字货币的信息,但甚至连价格和获取途径都没有研究——不愿意研究。

2012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枫林仙老师那里知道了奥地利学派,加入了一些QQ群。从熊越老师开的一个关于货币的书单开始学习奥派。自觉得初步了解了货币(实际上之后三五年还要不断地颠覆自己错误的理解),似乎明白了比特币的价值所在。然而,我觉得大多数人还会信任法币,比特币没有任何财货做支撑,太理想化了(实际是对主管价值论学习不彻底),结果熊越老师靠着比特币得到了财务自由,我在比特币快一万的时候才哭着喊着进场。至今还为偶尔读者三十五十的打赏而欣喜激动,而熊越老师已经在POIM开专栏赚比特币了。俺忒没出息。如此可见信息不对称真不是什么问题,信息不重要。见识不对称才是人和人之间天差地别的原因。

然而,这绝不是一篇一味鼓吹一币一别墅、年底上10万刀、再不上车就晚了的鼓吹文字。我还不敢太乐观。我越来越少用肯定的语气说加密货币一定会成为未来货币,当我大赞未来的比特世界的时候,正如鲁迅的小说《药》的结尾夏瑜坟上的花环。风雨如磐时事维艰,前途有很多艰难险阻,但比特币的成功说明了人们对自己财富的关切和对货币实质的洞察力,要远远超过人们嘴上说的水平,露出一点光明才是负责任的做法。比特币诚然还不能说是已经成为货币,无论它从诞生以来上涨了多少,被多少人所接受。正如黄金白银今天也不能说是货币,无论它在历史上曾经是全球通用的贸易货币——今天就算是银矿金店也不会用金银开工资、记账,无法直接与万物交易,赋予各种商品一个货币价格,今天起到这样作用的是法币。

法币的风险,归根结底是统治者可以用用虚无换取我们的所有,也是经济大起大落大环境周期性恶化的主因。人们认识到这一点,比特币这样一种可以点对点交易的加密货币才能被越来越多的人赋予昂贵的价值。未来会怎样,并不能用历史来判断。但是法币操控的经济秩序(毋宁说是经济纪律)、扭曲的市场,必将导致系统性的崩塌。在此之前,金银和比特币都可以说是候选货币,一个可贵在历史地位,另一个则是技术优势。一个由于政府高度支配可能会成为法币的救火队员,另一个则借助市场的力量发展,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秦未失其鹿前结果完全无法断言,今天从理论上断言比特币这类数字货币不可能的,都是没有靠得住的根据的断言,正如断言金银复兴不可能一样,本文作为“无现金”系列文章的番外篇,想要说的就是为什么比特币是可能的。顺便也说一些对经济学理论观点的反思和进一步思考。

1000.jpg

【无现金系列可在微信公众号回复“无现金”查阅】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