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之恶 货币中心化带来的质地异化(比特币系列-3)

in bitcoin •  last year

除了没有作为交易媒介之外的使用价值这一点外,比特币另一点被人质疑的问题就是数量。主流经济学说比特币数量固定,一共不到2100万个BTC,除去被锁定在冷钱包中丢失的,最终可流通数量只能更少,货币会不够用。也有经济学家说,数字货币没有国家背书,竞争币山寨币迭出泛滥成灾,干扰经济秩序……。一连串的屁话臭不可闻,还有说因为数字货币能分叉所以BTC是通胀的,不同质的东西能往一起加总数,也不知道这些经济学家跟体校哪个教授学的经济学。

xu1000.jpg

货币数量是一个大问题

货币数量是个敏感的问题,经济学家总有一种妄念,就是货币需要固定在一个恰当的数量上。这势必是个妄想,因为钱很可爱,不咬手,除了流通买东西,还有其他职能以满足人的需求——比如储蓄。狭义的储蓄不包括把钱借给银行——那是一种投资,而仅仅包括存在自家保险柜或银行金库,没有授权银行使用的货币。没有进入流通的货币,就不会影响价格的形成,而这个退出流通的货币量其实是没有常量规律可循的,而货币的增长同样也是这样,比如金银货币时代的矿产开采和毁器私铸。很多古典经济学和现代的错误经济学理论认为,这是一种破坏经济秩序的行为,因为会导致货币不够用——“通货紧缩”——统治者应该通过降低利息,打击这种囤积者;另一方面,包括很多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反对部分准备金制银行,认为这将导致“通货膨胀”的弊害。这是经济学一个非常复杂烧脑吵了上千年的问题。我也是经过漫长的阅读、思考,反复从局部到整体颠覆自己的观点,才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希望能用两到三小节也就是两三篇文章的篇幅,把这个问题说清楚。

从自由主义的观点来说,只要是自愿的、没有侵犯他人财产权利的行为都是好的,那么问题很好解决。然而这样的回答显得没有经济学“深度”,但如果一道题的答案是正确的,简便算法和复杂算法不会出现两个答案,除非是解法错了。人的权利是为了申张个体的功利,个体功利与权利是可以互相校验的,虽然功利方面有太多的错误观念的干扰。现在,我们从另一个角度——货币的效用上来说这个问题。

货币问题大致上是要讨论通胀和通缩。但本篇文章不谈,因为在此之下还有更基础的东西。最近菜价又涨了,刚刚涨了退休金的老爹老妈毫无幸福感,告诉我没买肉买点叶菜就花了三十多块。这是通胀吗?可以这么说。但今天的问题不仅仅是通胀,或者说绝非普通意义的通胀。哪里是涨几块钱菜价的问题,这已经是克制通胀的结果,实际上问题更大。

货币生产的去中心化与中心化

大家知道,西方最早的化学家和物理学家是一群炼金术士,格调比中国的同行炼丹家低得多,他们最大的追求也不过是点石成金,而不是与天地同寿立地飞仙。炼金术士中水平最高的,大概是艾萨克·牛顿。据说牛顿的学术继承者们可以实现先辈的梦想,理论上可以改变原子内部结构制造黄金,但成本远远超过了所得黄金的价值。假设炼金术士们找到了廉价的炼金方法,可以源源不断的制造黄金,直到黄金的价格降到成本以下。在黄金货币时代,这当然是一种通胀——原教旨意义的通货膨胀。假设这种膨胀的新货币对原有货币体系的冲击达到了当年星宿老仙四万亿基础货币对国内经济冲击的程度,在那个廉价制造黄金的平行世界,会有那么多类似高铁那样的政府项目因此而被建设吗?

我在这里不想跟工业党争论高铁有没有用,就算人们真的有对高铁的有效需求,自由市场能够实现的高铁项目也不会是今天这样低效的模式建立和运营。我相信就算是通胀——单纯的通胀,新增信贷也不会落到政府基建项目这样的项目上。因为投资是为了回报,回报需要项目盈利,通胀之下钱虽多,也轮不到凭其组织方式怎么想都不会盈利的项目上。可以想象,没有印钞机作保,现在大多数热门的PPP项目都会全然丧失吸引力。因为没有印钞机的政府,在市场上是平等的,并无点石成金的神力。

在外贸方面,金银通货等去中心化生产的货币与法币区别也非常大。首先货币本身在国贸领域区别就非常大。以金银为货币是不存在汇率一说的,国际贸易间只有金银之间的市场价格以及不同成色的黄金、白银带来的折价,黄金和黄金不会有本质的不同,也不会因为使用人的身份而变化。而在法币时代,当法币与黄金脱钩,各国统治者独立发行的花纸片如何兑换,是一个政治问题。而对一国来说外汇是购买外国货物的支付手段,由于美国在国际政治经济领域的地位,美元成为国际货币,欧元、日元等可自由兑换货币同样可以用作国际贸易。对一国统治者来说,外汇就如同黄金是稀缺资源,而本币不过是自己发行的统治工具,并不具备稀缺性。

在重商主义时代,有一种外贸型的通胀,不需要炼金术士发挥神力,国家有移山之力。重商主义把一国当成一个企业经营(当时经济学也处于错误的“家计学”时期),来追求财务报表的盈利。但毕竟与企业不同,企业想要盈利必须讨好客户,统治者想要盈利,则有方便的强制力工具可以应用。比如鼓励出口限制进口就可以。重商主义时代主要国家都恨不得成为只吃不拉的貔貅,将大量金银维护在经济体内,这当然导致了国内市场的通胀。

但金银之类商品货币条件下,这种情况与今天的新重商主义完全不同。虽然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是谈不上平等的,但是它们的金银是平等的,金银是交易的工具,在市场活动中,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财务报表是平等的。不要说通过千疮百孔的漏洞,商人可以依靠平等的金银走私,来对抗统治者对出口渠道的垄断。而且鼓励出口必须压低价格,统治者必须付出真金白银的补贴给国内生产者才行,随着国内通胀的加剧,统治者必须给予的补贴一点点吃掉获得进口金银的利润,加之官僚经营几乎是必然的低能、低效带来的浪费,重商主义导致的反而是统治者的衰落和市场力量的崛起。英国王室实行重商主义的结果是,越来越多的王室企业脱离掌控,而西班牙用王室垄断的办法避免了立宪危机,却导致经济结构被破坏后的国力下降、经济凋敝的问题。

有了法币,事情就有点不同了。这时候统治者爱惜的对象变成了外汇,同样促进出口限制进口,谋求更多外汇余额的支配力。名义上,法币是央行(统治者下面的一个部门)的负债,但是只有当法币在其税区范围外,才有债务的性质。各国法币当局对货币的进出更加敏感,也更有动力和能力干预贸易。法币时代,统治当局不再需要付出真金白银的补贴,只需要优雅的轻点印钞机,能够通过出口获得新钱的商家,在市场竞争中以威武皇协军的英姿,屹立于市场前沿。拿到新钱的出口商可以在通胀扩散之前,用以未通胀价格买到所需的资本财货,让通胀的痛苦由距离印钞机较远的产业承受。关于通胀的结构和市场过程,我们下一篇再详细阐述,这里看不懂没关系。

中心化带来的不平等

所以,今天的问题不是单纯的通胀,而是中心化的带来的通货变质。去中心化的通胀是只要你有相应的资本,你也可以制造新币——比如投资炼金生产线(寻找金矿挖矿)。而中心化的通胀是,只有具备某些身份的人,才可以决定通胀的程度并使用它,比如统治者的印钞机。人的行动是有目的的,无必要不会行动。统治者印钞不会真是同从经济术士对未来吉凶的预测,而是因为他自己或其党羽,为了维护地位需要钱,而相对于直接从被统治者那里征收或掠夺,印钞更“温和”。与去中心化的货币生产通胀相比,中心化的通胀每一次膨胀都有着行动人(统治者)明确的目的,这种目的或是公开或可猜测的,或是秘而不宣的,无论如何,带来的后果是一样的——破坏市场的基石,也就是行动人的平等地位,并制造不确定性。

市场是人类实现高效社会分工的手段——与奴隶制及其变种相比——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参与者的平等地位来维持,市场交易的背后是一系列契约,契约的甲乙双方是对等的。这里有两个含义,其一是和平的非暴力,市场交易的手段是平等协商自愿交换。另一个意义是所有人都受盈亏表的约束。

人的经济行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的,在自给自足的时代虽然极度窘困,但人们不大会担心自己的劳动结果会没人需求,变成完全的无用功,因为我们了解自己。但是在社会分工的条件下,我们往往是为了其他人干活,甚至我的老板雇佣我也是为了满足他的客户甚至想象中的客户的需求。分工的细化提升生产效率的同时,也让我们的投资渐渐离最终消费非常辽远,从研发到零件设计,到雇佣文案、推广、会计等辅助人员,最终一个产品到消费者手中,以上投资才有意义,至于这个意义的大小如何?如何证明我们的投资和行动是明智的?比如为什么我投资生产SM用品,比生产掏粪工人用的长把粪勺更明智?这些问题的答案就在于行动人的财务盈亏表。如果你生产出来的东西没有需求,就卖不出去,你的投资就毫无价值。如果需求不够,你就会亏本——表现为现金流枯竭,那就说明你投资的业务不被需求是过剩的,除非你降低成本更经济的生产。市场分工能比奴隶制度和其变种要高明,让每个人都有追求更幸福的生活的能力,就是来自于这种市场下位阶平等,自负盈亏,去中心化的决策方式。

货币的异质化破坏的是市场行动人的平等地位,貌似同样的钱,因为使用者不同而有了极大的差别,这颠覆了市场经济的根基,或者说这时一种伪装成市场的计划经济,你的盈亏不再是由消费者主权决定,而是要紧盯统治者的指挥棒来行动,这一不同带来的对生产结构的伤害,让每个人的福利都收到了削弱,毕竟我们的福祉来自生产,而不是分配。当生产的结果由我们用同质的货币裁决的时候,生产者必须为了我们服务,看在钱的份上。而今天,我们的钱与统治者的钱完全不同质了,生产者不会那么尽心尽力的为我们服务,同样是看在钱的份上,我们的福利自然就被削减了一些。这不是一国的问题,是这个时代的问题,所有国家的共同问题。如果你认为我在黑某一国的统治者,那一定是你不了解其他国的情况,我黑它们全体。我们说法币的发行是以虚无换我所有,虚无并不是说它没有所谓“内在价值”,内在价值这个概念才是虚无的,法币的虚无在于作为市场的工具货币反而破坏了市场的根基,使平等交易的市场变得虚无,其害远胜明抢。

我们可以说,从物价的方面看,今天的通胀并不那么严重。物价虽然上涨,但似乎没有上个世纪那样剧烈。这是因为有了法币这一工具,统治者的技术更加精准。定向宽松的背后,还可以定向的紧缩。不过宽松的未必是你最需要的财货的生产,被紧缩的可能是你正需要的物品。直到被捕入狱还在坚持生产,有利润可以帮助还债的女企业家苏银霞拿不到银行的贷款,然后你再看乐视的财报……乐视还不是最严重的,实在算不上什么。有印钞机作保,就有万劫不灭的传奇企业,哪怕它从没做出什么配的上其地位的东西,账面亏损可以用加倍的投资和续贷来掩盖,说成是推广的过程,只要不死且离权力中心更近,总有机会把亏损补上,实在不行可以立个法案把对手禁止。我们把这种企业家叫裙带资本主义受益者,但这其实跟国家资本主义一样,实质是一种计划经济,不属于资本主义,我觉得美国特斯拉和通用汽车就是典型,中国的具体是谁我不说,您自己联想,每个行业几乎都有。

比特币警告.jpg

所以与货币本质的问题相比,货币数量、通胀通缩真不是什么大问题。比特币是同质的,有矿机谁都能参与这个体系,别说有2100万的最高数量限制,就算按照算法每年增加15%问题也不大,那不过是谁来为这个体系付费的问题。数字货币总数量固定,维护这个体系的算力是由所有用比特币交易的人付费的,而像现在推广期这样增发挖新币,囤积者也在分摊一部分费用,由于比特币价值基于算力,我甚至觉得囤积者为此付费也非常合理。货币的大问题是中心化生产带来的不同质,最终破坏了市场的根基,与此相比,通胀和通缩不过是较为细枝末节的次要问题,次要的经济学问题我们下一章说。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ort Order:  

@hellomises, 绝对的码字达人!

·

第一个中文回复,值得纪念。其实我就是想找个好用的墙外博客

连贯读到第三篇,感觉写得太好了,深入浅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