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背影 The Sight of Parent’s Back

in STEEM CN/中文3 months ago (edited)

37d3d539b6003af3ea5eaede0828ce541138b6b6.png

初中时,读到语文课本上朱自清的《背影》,说实话,我并未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甚至只觉得他的多愁善感还有他父亲的唠叨和多虑。少年不识愁滋味,十五六岁的一个毛头孩子,还未走出校门、走向社会,还未经历人生的艰难和风雨,又怎能体会到父辈的那种深深的牵挂和担忧。

直到我成了家,有了女儿,身为人父之时,有了对女儿的那份牵挂和疼爱,才真正懂得了父母对孩子的那种担忧和挂记。父母对儿女的牵挂藏在默默的远望中,藏在无语的沉思里。

我渐渐理解了父母的唠叨,因为我也成为父辈,年轻时读《背影》如喝一碗白开水,总觉得无味;年老时再读《背影》如饮一杯浓茶,越饮越品出其中的苦涩来。

父母的背影不再匆匆,步履蹒跚,甚至一瘸一拐,还弓着人生重负压弯的腰,满脸的沧桑,昏花的老眼。

转眼间,我都已过了知天命之年,父母已经都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可他们身体硬朗得很,在农村老家安享着幸福的晚年。

不知是何原因,老家农村里的人得重病的人多了起来,许多五六十岁的人也得了重病最后去世了。每每有邻居或者沾亲带故的人得了重病或者去世,父母总是心情沉重,一声声的叹息,感叹这年月的不平和上天的捉弄人。

村里有人得了重病,去了市里、省里的大医院治疗,花费自是不菲,就是那押金也要几十万元的。这对于并不富裕的农村来说,不啻是一个天文数字。实在没有办法,同村里的好心人便挨家挨户请求帮助,去筹点钱来。每一次有人来筹钱,父母总会至少捐上100元钱。父母的生活只靠着父亲那点工资来维持着,除去父母高血压吃的药物、头疼感冒治疗的费用、人情世故、走亲访友的花费以外,几乎没有多少剩余了。

父母总会尽自己所能,拿出一点钱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前段时间,后院邻居的弟弟得了重病,去了省会济南的一家大医院,需要动手术。光押金就需要接近二十万元,村子里的好心人挨家挨户筹钱,母亲拿出了100元钱,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母亲还是放心不下,时时挂着后院邻居弟弟的状况。按辈分他们应该叫母亲奶奶的,我们是同姓,但没有族亲关系,只是后院的邻居男主人排行老三,早在几年前就因病去世了。这次得重病的是老四,也难怪母亲很是担忧。

前几天,老四家人传来了消息,手术很成功,老四已出院回家来了。母亲顿时变得高兴起来,像个孩子,连连说老天爷保佑。

母亲一定要去看望一下老四,看一看那个活生生从鬼门关回来的人,并同父亲商定去了给老四200元钱,算是再帮他一把。

老四家住在村东,我们家在村西,母亲急急而去,父亲放心不下,便在后面推着那辆破自行车跟着母亲。推着自行车也算是当作一个拐棍了,并不打算骑着。

母亲在前面走,父亲在后面赶,他们急急走着,去看望一个从鬼门关回来的人,这是不幸中的一种万幸,是老年人对年轻一点人的担忧。

我忽地想起朱自清的《背影》来,父母的背影渐渐远去,在我心中却是越来越高大,而我的眼早已模糊。

注: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