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髀配蛋治

in STEEM CN/中文last month

9e360ad5_d935_4bbf_bd25_6063520b81b9_1_201_a.jpeg

雞髀,可能是世上最美味的食物之一,有什麼比雞髀更美味?可能就是配上一份蛋治。

一隻燒雞腿,香脆的外皮煎得金黃色,有一點點的焦,一點點的光澤在燈光下一閃一閃,你恨不得一手把雞腿拿起,但想起自己不是在家,總要文明一點,趕緊去洗洗手,快速從包裝袋裡拿出餐具包裝,用史上最快最有力的手法一扯,把整個包裝扯爛,再拿出裡面的膠叉,一叉插進雞腿裡,把它拿起。

正當你要咬下去時,突然發現,先咬哪裡好?當然先咬上腿,大大塊肉,每口都是肉,感覺多好,但是,你又想把最美妙的感覺留到最後才享受,那先咬下腿吧,想了一想又猶䂊了,下腿最美妙的就是可以慢慢的啃那腿骨,這麼美妙的事情,當然要留到最後慢慢的,小心翼翼的啃吧!

你想了又想,想了又想(其實只有一秒中,但內心的思維掙扎就像過了一萬年),突然一陣涼風經過,那雞油味道傳入鼻裡,不行了!隨便就上腿吧!本來打算充滿儀式感的第一口,就被那雞油味帶來的慾望完全破壞,就像那未經過人事的丈夫本在幻想洞房時的種種儀式禮節時,打開房門後卻被眼前影像強大地衝擊,慾望爆發的直撲床上。

一口下來,雞皮的脆,雞肉的軟,還有肉汁的鮮,構成最複雜、最有層次的味蕾體驗,這是你作為現代講求健康、追求保健的社會氣氛下,唯一對滿口油脂都沒有罪惡感的時候。這個時候,你會以為我再描述第二口是怎樣嗎?少年你太年輕了,不會再有第二口了,你回過神來,雞腿就只剩兩條雞骨,你已把雞腿吃光啃光,連雞關節的軟骨也已不放過。

蛋治來了,不要以為蛋治能提供另一層次的美味體驗,雖然在單獨吃蛋治的時候,它是另一種美味的食物,但在配上雞腿時,什麼都已失去了色彩,那這蛋治是幹什麼的?你先拿起上層的那片麵包,輕輕咬了一口,讓麵包把滿口的肥油慢慢的吸收掉,吃光後,再拿起下層的麵包和炒蛋,放進口裡,讓炒蛋慢慢的吸引掉滿口的雞肉味,一整塊蛋治吃光口,你終於能夠從雞腿的世界裡清醒過來。

把隨餐的咖啡一口喝掉,你靜靜的收拾外賣盒子,悄悄的丟掉。你偷偷的左顧右盼,看看附近的人有沒有發現你剛才在偷偷的獨享世上最大的美味時,突然背後傳來一陣聲音:「看什麼看?你一打開外賣盒子就聞到了。」,你轉頭一看,是你的同事佐治,他桌上時一個外賣,燒雞腿的外賣,佢旁邊的文迪、後面的莎拉、前面的小李,還有其他七八個同事的桌上,都有一份外賣,燒雞腿的外賣,你心中不期然的聽到一個倒數的聲音,三、二、一,他們同一時間的打開外賣盒子。

如果人生最美妙的一刻是把雞腿放進口的一刻,那麼人生最痛苦的一刻莫過於看見別人把雞腿放進口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