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退出德育

in cn •  6 months ago 

当许多人痛心疾首、抱怨道德沦丧、世风日下的时候,有智者出来开出药方:“该加强道德教育了!”然而如何进行德育呢?智者又补充道:“当然,关键还是加强政治思想教育!”60年来不正是这样做的吗?而且,60年来,自官方至民间,“政治思想教育”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几乎无人怀疑;为展开政治思想教育所准备的组织人事构架则早已形成体系,那是堪与整个教师系统相比的一支庞大队伍,它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然而,老药方能治好新病症吗?

政治思想教育的效果

从纯政治的角度看,政治思想教育确实卓有成效,全社会对于官方意识形态的普遍认可就是明证。但从德育的角度说来,却效果不佳,甚至可以说是起了反作用。

历史事实竟然如此无情:60年来,凡是特别强调政治思想教育的时候,恰好是道德最不堪问的时候。

60年中,有过3次政治运动的高潮:1950—1953年间暴风骤雨般的思想改造运动;1957—1959年间势不可挡的反右与大跃进运动;从1966年开始的史无前例的十年文革运动。正是这些运动,将政治思想教育逐渐推高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也是在这些运动中及运动之后,我们看到了普遍的道德堕落、人心崩坏。那个时期普遍出现的告密、构陷、诬告、倾轧、暴虐、残害、献媚、作伪、吹牛、渎职,无所不用其极,开自古未有之先例。种种事例不仅已成为永久的民间记忆,而且也多少记入各种官方文献中,甚至成为官定正史的一部分。

与上述时期成为强烈对照的是:在1979年之后的十年间,尤其是胡赵执政时期,停止了大规模的政治运动(尽管左王们还是制造了几个小插曲),政治思想教育处于最宽松状态,人们的精神境界与道德面貌实现了奇迹般的提升,民众所表现出的自发的爱国热忱与牺牲精神就是明证。

历史竟然如此吊诡,大大违背了政治思想教育设计者的初衷,也超出了朝野大多数人士的理解力与想象力。即使在今天,也没有几个人意识到问题的症结所在。甚至不少人还在抱怨:社会风气的败坏,问题都出在政治思想教育做得不够啊!

在两股道上的政治与道德

直到今天,包括官方理论家在内的大多数人,依然不能理解政治与道德、政治教育与德育的真实关系。这可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对于现代思想界来说,一个浅显的常识是:政治与道德是完全不同的领域!然而,在我们这里却是一个需要启蒙的问题。

政治从来是由官方主导的,“无产阶级政治”尤其如此;道德则是所有人的行为准则,没听说官方需要道德,民众不需要道德。政治常常是出于有意识设计的主动行为;而道德的最高境界恰恰在于它的无意识,真正的道德不过是习惯使然。

政治变化无常,因时、因地、因人、因派而异,例如,邓小平的政治与华国锋的政治岂可同日而语;道德则相对稳定,持之以恒,没听说偷窃在唐为有德而在宋为无德。

政治的首要问题是分清阵线,无产阶级政治则更要分清敌我;而道德的根基绝不是人类的分裂,在道德面前人人平等,就如同法治社会中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一样。

政治——即使是最文明的民主政治——总不免一定的强力压制,甚至是暴力制裁;而道德不可能依靠强力推行,至多有赖于温和的舆论压力。

政治不排除使用非常手段,甚至不惜违背道德,专制政治更是充满了权谋、诡诈、暗算、凶杀、背信弃义、招降纳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道德则必定排斥并谴责这种种恶行,否则道德就破产了。

如果认可政治与道德的上述种种差别,那么,我不知道如何还能将政治与道德等同起来,更不说用政治来统帅道德了。恰好相反,不是用政治去统帅道德,而应当尽可能用道德来约束政治,至少要求政治行为不违背道德底线,要求政治家具有较高的道德修养。

在现代文明国家中,这些早已成为无可置疑的常识。但我们这里依然在一股劲地强调讲政治,让政治统制一切,让政治高踞于道德之上,或干脆以政治代替道德。例如,当说到某个学生品德好时,通常所指的不就是“政治思想好”吗?毒打彭德怀的那个北航红卫兵,其政治思想当然好极了,从那个荒诞时代的标准看来,也不能不说其道德非常过硬。但从正常人的常识看来,能认可这样的道德吗?

政治之不能代替道德,看来已经清楚了。与政治相比,道德更为纯粹,更具普遍意义,具有更高的层次,对人类生活的影响也更为幽隠深远。

道德的特质与来源

道德究竟是什么,什么是德育,自然成了令人感兴趣的问题。简单说来,

道德就是历史地形成、已成为习俗的对人们行为的非强制性约束。

“历史地形成”意味着,道德并非某个机构或个人的随意规定;“已成为习俗”意味着,道德是一种稳定的自然力量;“非强制性”意味着,道德有别于强制性的法律;“约束”意味着,人们对于违背道德的行为心存顾忌。道德就是笼罩在社会之上的一张无形的网,它使人们的行为不能不中规中矩,否则将承受一定的社会压力,主要是舆论的压力。

就个人而言,道德既是一种观念,更是一种近乎本能的习惯。个人道德的形成主要有如下三个途径:

1 早年生活环境——尤其是家庭环境——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培育了最主要的道德习惯。你不妨自省一下,“不盗”的观念是谁灌输给你的?你想必会认为这不需要任何人灌输,这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实际上,它正是早年生活中不知不觉地形成的。

2 从人生体验中逐渐获得并强化道德修养,对于这种修养,来自家人、朋友、同僚、书本、法制以及社会事件的影响与触动都有作用。

3 学校及其他社会机构的正规教育。

如果一定要综合以上三者构成所谓德育,那么第一条是无形教育,实际上根本无需教育;第二条是自我教育,并不费心他人;只有第三条才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德育或专门的德育

鉴于在道德形成中无形教育起了最主要的作用,自我教育的作用亦不可低估,不妨说,专门的德育反而是最次要的。不要以为,似乎一旦离开学校先生们的教育,社会就将是一片道德沙漠!实际上,主要的德育是在学校之外完成的

政治无助于德育

如果考虑到,政治思想教育主要在包括学校在内的专门机构里进行,那么就不难从以上分析至少得出结论:政治思想教育在德育中所起的作用是极其有限的

以上结论仅仅基于德育本身的特点。如果与政治教育的特点结合起来考虑,我们的结论就要更进一步了:政治思想教育不仅无助于德育,实际上有害于德育!

根本的问题在于:政治思想教育所灌输的那些东西与德育所需的要素多半是不相容的。政治教给你仇恨,道德要求你宽容;政治教会你盲从,道德要求你求真;政治教给你冷酷,道德要求你仁慈;政治教给你紧跟形势,道德要求你忠于理性判断;政治教会你必要时指鹿为马,道德要求你不背良知;政治教给你六亲不认,道德要求你恪守人伦……。你怎么能将这些判然有别的东西调和起来呢?

试设想一下,你始终教育自己的孩子明辨是非,学习好人;在学校里老师今天告诉孩子彭德怀是大英雄,而明天老师却说彭德怀是大坏蛋,你的孩子将信哪一个说法?你教育孩子撒谎是很坏的品质;但就在你邻居饿毙的时候,学校老师告诉孩子形势依然一片大好……。你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他的脑子将来还能管用吗?

政治退出德育

现在已经清楚:政治应当退出德育!让政治去管政治,德育去管孩子吧;让政治与道德各行其道,各得其所,让两者都更有效地为人所用吧!

面对有增无已的人生压力,面对日益复杂的社会环境,我们的孩子的负担已经不轻,请不要用太多的空洞说教去干扰他们吧。

对于一个入世不深、单纯稚嫩的孩子,灌输那么多“毛邓三科”的宏大话语,彻底败坏他们求知的胃口,你还能指望这些孩子什么呢?他们今后还有可能对官方意识形态感兴趣吗?他们还会发自内心地愿意思考宏大问题吗?那些政治教科书的编撰者们,那些坐在高楼里的意识形态主管们,那些政治思想教育的设计师们,难道真的没有认真想过,你们所用的办法与你们的目标不正好相悖吗?

如果所有上面的理由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也不妨看看世界各国的经验。其实,人类的共性比我们的理论家所断言的要多得多,毕竟人类都是需要道德的!任何文明国家都会有一定的德育,只是没有我们所熟悉的那种德育。

就幼童而言,国外学校只教给他们最基本的文明行为规范,例如不乱穿马路、不丢杂物之类的简单常识,不会作任何抽象的道德说教,更不可能涉及任何政治话题。对于较大的学生,德育功能主要寓于各种人文课程,例如文学、艺术、历史、社会学等等,学生们更加远离了枯燥乏味的道德训诫。况且,教会实际上承担了相当一部分德育责任。

与我们的体制比较,西方社会似乎并未赋予德育以特别崇高的地位,也缺少我们所习惯的那许多标语口号。他们更显得润物细无声,但其效果则是扎扎实实的,这已是许多人的真实体验,不必举什么具体事例了。试想,如果真如意识形态主管们关起门来所想象的,西方的教育会吃掉孩子们,国内还会有那么多人——恐怕其中多数是官员——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的孩子送往欧美吗?

既然除了极少数例外,全世界都让政治退出了德育,没有哪个国家因此而“亡党亡国”,实际上大多数文明国度治理得更好,有更高的道德水准,那么,我们怎么能坚持例外呢?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ort Order:  

你那里天气如何?新人吗?《steemit指南》拿一份吧,以免迷路; 另外一定要去 @team-cn 的新手村看看,超级热闹的大家庭。如果不想再收到我的留言,请回复“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