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头的学问

in cn •  last month

你见过白须飘逸的街头半仙吗?他微闭善目,口中念念有词,掐指一算,即可尽知天机,说出你的前世今生、过去未来。你在佩服之余,想必惊奇于他指头的神奇:仅仅掐掐指头,怎么就能悟出那许多秘情玄机?这就太低估指头的学问了,指头有更大得多的功用在,岂止于区区市井细务,更有奇勋于军国大事呢。

timg.jpg

永远的九比一

有些智慧,只有适逢其时的人才有幸欣赏。例如,善用“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之比”,就只有见证过大跃进年代的人,才有机会欣赏这种智慧。成绩与缺点,当然是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之比;炼钢炉的产品中的优品与劣品,也是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之比;人民公社中的好食堂与坏食堂,还是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之比;至于好的生产队与坏的生产队,更不必说是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之比……。

那时的人们,第一次明白了,原来治理国家并不难,只要会掐指头就行了,而且只要会掐一个指头。这一个指头真神,它可以表示缺点、劣品、坏食堂等等,总之世间一切不称意的东西。

这件事做起来很容易,但理解起来就有些难处,而且智商越高的人越难理解,这恰好证明了指头学问的莫测高深。

首先,“一个指头”的结论,究竟是来自科学计算、专家评估还是实地观察?为什么恰好是一个指头而不是两个指头呢?如果某地有一半的食堂办得不好——人们知道,1960年的情况远比这还要坏——,如何能说坏食堂只占一个指头呢?

一个指头与多个指头的区别还不是最重要的;即使必要将一个指头换成两个指头,掐指头时并不更难些。更要命的是,实际情况常常不是一个整数!如果次品占15%,你如何掐指头来着?可怜爹妈没给我多生半个指头,叫我如何掐得了一个半指头!如果碰到17%的情况,那就更无计可施了。

还有,即使一次实测能够证明一个指头的估计正确无误,又怎么能保证这个结论不会因时因地而变化呢?一个指头是命定的吗?

暂且放下这个神秘莫测的指头,转而看看某些更高超的说法,后者总算离开指头,用上百分比了。

永远的百分之五

一个指头的诀窍固然奇妙,但多半不直接关涉人事,其后果还不至于无可挽回。“百分之五”这一招就真的厉害了。不知道从哪一本天书中找到了“百分之五”这一神奇数字,从某一天开始就沿用下来了,直至其尽显神威,累人无数。

反贪污打老虎吗,百分之五;划地富反坏吗,百分之五;划右派吗,百分之五;评落后分子吗?百分之五;在被四清整肃的干部中定敌我矛盾吗,也是百分之五……。

“百分之五”这个数字到底有什么妙处,如此备受青睐,我直到现在也没弄明白,恐怕连数学家与易学家也未必清楚。真是天机不可泄露啊。

你会说,“百分之五”有什么了不得,不过是一个数字罢了。这就太不懂历史了。

你知道这影响了多少人的命运?沦落到“百分之五”以内意味着什么,真的完全没听说过吗?而且,你以为百分之五是一个小数字?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数字!1957年,中国知识分子总数不过500万,百分之五的右派就是25万!而实际上划了55万,大大超额完成了。

在那时,划右派完不成指标的单位领导,下场是很惨的。一位良知未灭的党委书记向上级诉说:“我们单位右派实在就只那么多,如果硬要再划,就只有让我自己顶上了。”上级倒很干脆,二话没说,就真的将这位书记划成了右派,好歹凑足了百分之五向上交差。

类似的故事还真不少,不要以为是天方夜谭,我至少记得其中一位侠风义骨的书记的真名实姓,他就是很有名气的老革命曾彦修!进了百分之五,你以为还能照样过日子?已经是阶级敌人了!开除、劳教、老婆离婚、六亲不认接踵而来,从此掉入十八层地狱,到20年后平反复出时,已经垂垂老矣。遭此劫难者还少了来着?几十万呢!而且,如果不是20年后胡耀邦救人于水火,仅20年就想出苦海?老人家是铁了心要让这些人在百分之五中呆一辈子的,要不然,岂不成了“阶级斗争熄灭论”?

按指标整人,按指标抓人,按指标杀人,而且是按同一指标——百分之五,这实在是天下最易操作的事情,其办理之干脆利落、简捷高效,世无其匹,执行者何乐而不为?只是这样一来,人世间就多了几千万屈鬼冤魂!

指头理论

无论是“九比一”还是“百分之五”,其实施后果的祸害都极其惨酷,有关事实,即使在官方文献中都不乏记载,在野史稗闻中则更是汗牛充栋,此处不拟评述。

我们的主要关注点在思维方法方面。“一个指头”一类的说法,所循的思路十分特殊,其荒诞无稽,愚蠢拙劣,创古今中外之最。

毫无疑问,任何社会状况与施政措施都离不开一定的数字计量。但十分显然的是:一、数量未必是固定的,更不必是整数;二、数量未必是统一的,更不必一国一代就共一个数字;三、关涉大众的数字,应当一据实情,采自闾巷村野;而不是圣心独断,颁发于庙堂之上。这些全都是常识,任何心智健全的人都不会有疑问。如果哪一天,有人公然质疑这一类常识,那几乎是向有数千年文明史的民族的智慧挑战。

一个如此庞大国家的治理,一个如此复杂的现代社会中新制度的构建,其全部数量表述竟然被定格在一个指头与百分之五,似乎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号称自古迄今最伟大的治国英才,其算术能力还停留在儿童阶段,掐指头是他唯一的计算技能,凡是用超过十分之一或百分之五的大数字,去扰乱一颗伟大大脑的高级思维,都是不能容忍的犯罪;要么是老人家并不恐惧于小学水平的算术计算,只是唯有强势推行一组简单划一的数字指标号令全国,才足以达到雷厉风行的施政效果。

二者必居其一,应当相信何者更真实呢?——回答这一问题可不简单,至少仅靠掐指头是办不到的。在我看来,宁可相信掐指头治国的妙处。一个甚至嫌算盘都太复杂的社会,一个将根本不知数学为何物的乡村大爷提拔为副总理的国家,不正好就是活脱脱的一个原始社会吗?这未必一定不好,一个现代社会中许多令老人家深恶痛绝的罪恶,不就自然消失了吗?

能用掐指头解决的问题,与科学和教育毫不相干。“大学还是要办的”——妙就妙在那个“还”字,它再清楚不过地表明,在这句妙语出口之前,已经考虑过也可以不办大学了。

既然小学算术已足以治国,办那些尽学些洋文字洋公式的大学何益?近年在媒体上看到,有人盛赞特殊人物就是敢于数学打零分!真好啊,数学打零分有什么了不得,这有碍于掐指头吗?什么几何、代数、微积分,统统见鬼去,还不照样能出治国英才!

着意于一个指头的“指头理论”,其深邃奥妙之处远未得到探究阐发。洋学者显然无力担此重任,希望只能在国学家了。

国学家从来不要太多的数字,实际上一个数字就够了,就是“一”,即那个初发蒙者最先唸出的、伟大的、孤零零的“一”。不是吗,老子《道德经》就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有了一,就有了万物,世界不就创造出来了吗?

国学的伟大,已不待言。较之于抽象的“一”,“一个指头”直观多了。“指头理论”是否源于国学,未及探究,不敢妄断。但至少就其要义而言,“指头理论”与国学确有异曲同工之妙。因此,“指头理论”之同样伟大,也不说自明。

科学在野?

无论是“指头理论”还是国学,归根到底都不过是线装书所培育的智慧而已。对于这种智慧的妙处,上面已经欣赏过了。

现在要强调的是,这个世界还有另一种智慧在,即“横排书”所培育的智慧,它以科学为其武器,以现代文明为其园地。

科学,这个被陈独秀、胡适之辈奉入文化殿堂的海外圣物,在一百年前曾经是照亮年青人的太阳。经一百年排山倒海般的传播之后,科学已经挂在任何人的口头,似乎反而不再那么光鲜,倒是“反科学主义”之声甚嚣尘上了。

我则认为,当下中国依然缺少科学,只是缺少的并不是科学知识与对尊重科学的宣示,缺少的是科学精神!起源于亚里士多德、阿基米德,经过近数千年的培育,以独立、探索、质疑、实验为其要旨的科学精神,要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真正扎根,一百年似乎还短了点。

科学本来应当具有的那些特质,在我们这里常常惊人地被忽视。科学的生命力首先源于其本质上的民间性质,官方主导从来都不是科学的福音;科学是那些真正感兴趣于宇宙的人们的自由创造物,而不是仅仅服务于某个世俗(未必有用)目标的功利品;科学活动多半是静悄悄的沉思,而不是呼天唤地的喧嚣……。这些都不过是常识,我们周围有多少人在意且真正认同这些常识?

“指头理论”尽管高超,却不具有科学所应有的那些特质;实际上,几乎在所有方面都恰恰与科学精神背道而驰。

“指头理论”之所以能大行其道,除了那个时代特殊的政治现实之外,也在于科学精神的普遍缺乏。如果真有科学精神,那个无人知道所从何来的神谕般的“指头理论”,还会有市场吗?

面对荒谬绝伦的无知妄说,学界那些头顶光环的大佬,即使不敢品评,就不能表现出一点高贵的沉默吗?如果真有科学精神,将如此复杂的社会问题归结于几个简单数字的原始思维,还能得到举国一致的膜拜吗?

人类文明史所昭示的经验是:对于社会的真知主要来自那些置身于社会治理之外的智者。因此,社会治理与社会研究的适度分离,是文明进步所不可缺少的社会机制。用主流意识形态所习用的词汇来说就是: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是完全不同的功能,不可由同一批人来完成。

自古以来,无论中外,都是“政在朝,学在野”,政学分离是人类历史的通例,而君师合一则只是特例,中国历史也不例外。你听说过几个中国皇帝将全国的教育、学术抓在自己手里?社会越进步,中枢就越脱离对于科学文化的直接控制。但进入20 世纪之后,中国反而实行起君师合一来,具有最高智慧的学问家在朝而不在野了。那个陶醉于自己所鼓动的宗教式崇拜的盖世真神,傲视整个知识界的那种专横傲慢,敢于就自己一无所知的问题妄发神谕的那种放肆,都达到了完全不可理喻的疯狂地步。

这样一来,特别在社会科学领域,就不再有最低程度的民间研究与民间学术了,而这对于一个健全社会恰好是最不能缺少的。这样,我们的民族智慧就只能全靠“指头理论”来滋养了。

今天,我们总算将“以君为师”的这页历史翻过去了。但官方完全掌控与主导科学的局面则依然如故。如果历史不再翻一页,那么与国力相称的科学进步,其希望将十分渺茫;特别,对于诺贝尔奖的期待,将没有什么现实性。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ort Order:  

帅哥/美女!这是哪里?你是谁?我为什么会来这边?你不要给我点赞不要点赞,哈哈哈哈哈哈。假如我的留言打扰到你,请回复“取消”。